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1054 外資司的水不淺

外資司的水不淺,方志誠對宦文芳沒有說狠話,一方面看中宦文芳的個人能力,知道她主動找自己,大多數還是為了工作而來,自己近期打回那么多材料,已經影響了外資司的正常運轉,她必須要讓方志誠知道這一點,在以后的工作中,方志誠要加大材料的通過性,保持流程的暢通。
  不過,很意外,方志誠駁回的所有材料,都是有理由,而且理由充分,讓宦文芳找不到任何破綻。
  這只能說明,方志誠實力很強,他完全掌握工作節奏,以及宦文芳的心態變化。
  方志誠在審批流程表現得很嚴格,主要還是希望下面的人員在處理材料時,更加地縝密,這是方志誠一直保持的風格。盡管外資司的材料,已經做到很精準,但方志誠認為還得在原來的基礎上,提高水平。
  對宦文芳表現得很寬容,另一方面是考慮宦文芳身后的勢力,宦文芳是經濟派中為數不多的女性,是國務院副總理李思源摯友,閩南省省委記,錢熔的心腹干將。
  方志誠現在的身份是蘇系,但因為與宋文迪有師徒之名,所以與經濟系也有千絲萬縷的關系。方志誠沒有必要和宦文芳搞得水火不容,這會讓李思源很為難。
  難得來辦公室,所以事情還是不少,很多下屬直接來匯報工作,大多圍繞之前被駁的材料。
  方志誠將頭緒梳理得很清晰,大約一個小時之后,就處理完了所有的事情。等最后一個拜訪之人出門,商燕敲了敲門,微笑道:“老板,下午要出席國際產能合作論壇籌備會,這是您必須要參加的。”
  方志誠點了點頭,商燕將一份材料放在他的手邊。
  多年的官場磨練,商燕已經褪去了青澀,變成了一個成熟穩重,有內涵與思想的女官員。商燕現在是綜合處副處長,同時也兼任方志誠的秘。
  其實按照商燕的能力,方志誠離開曹堯的時候,商燕若是留在曹堯,會有更好的發展,因為方志誠會將自己所有的資源,全部留給商燕,只要她踏實肯干,不出幾年,肯定能步入曹堯官場腹心。
  但商燕決定跟著方志誠,方志誠也只能將她帶到發改委。不過在級別上,依然給商燕副處級。不過,因為兼任方志誠的秘,所以商燕基本上在外資司全權代表方志誠,所有的文件、材料,均是由商燕負責。
  算一下年齡,商燕也有三十歲左右,還記得在霞光剛擔任自己秘的時候,商燕是一名剛出大學為多久的青澀少女,如今眉宇凝重,眼神清涼,一舉一動充滿自信,讓人感嘆時光的奇妙。
  商燕頭發披灑在兩肩,染成紅棕色,發尾帶一點燙卷,柔和地承托臉型的精致與小巧,帶著美瞳的緣故,一雙眼睛顯得含情脈脈,薄潤的嘴唇涂抹著紅色的唇膏,平添幾分知性女人的內涵。
  商燕上身穿著淺灰色的小西裝,領口開得很低,露出精致的鎖骨,與隱約的事業線,比起多年之前,商燕在打扮上更為大膽了一些。
  衣服是定制剪裁,線條流暢,她單手撐著辦公桌,整個人展現出一個曼妙動態的弧線。
  方志誠情不自禁地暗嘆一聲,商燕真的已經熟透了,看一眼似乎都能瞅出水來。
  方志誠摸著下巴,沉默片刻,道:“下午關于國際產能合作的會議,我不打算過去。”
  商燕眼中露出驚訝之色,低聲道:“之前可是定好了,您今天一定會出席。”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就這么通知下面吧,沒有我地球照樣可以轉!”
  商燕頓了頓,終于還是沒能忍住,問道:“國家能源委員會,真的要重組嗎?”
  方志誠覺得這種事情也沒必要瞞著商燕,道:“沒錯,從2010年成立以來,國家能源委員會在成立后表現平平,沒有做出實際的成效,所以二號首長上臺之后,準備從能源委員會入手,重新部署領導小組成員。估計今年7月,會有正式的消息下發出來,在此之前,領導班子沒有定,談任何能源合作,都是無用功,所以沒有必要出席這個會議,浪費時間。”
  在制度森嚴的華夏規則,偶爾可以率性而為,但對有些規則必須熟稔。
  國際產能合作會議,討論的是下一步與其他國家產能合作的規劃,但主導國家能源體系的委員會成員,還沒有敲定落實,現在談出來的規劃,沒有方向性,不知道新上任委員長的態度和想法,所以很難確保后期的執行力。
  方志誠因此才沒有參加那個會議。
  商燕嘆了一口氣,道:“我等下就去通知。”
  方志誠點了點頭,補充囑咐道:“國際產能合作處,近期也要進行部分崗位調整,以適應未來國家能源委員會的變化,你現在可以著手準備材料了。”
  方志誠繼續埋頭看資料,商燕慢慢地退出辦公室,帶上門的一刻,從縫隙中偷偷地掃了一眼方志誠認真專注的神情,內心深處忍不住輕微的蕩漾著,盡管知道這是一份永遠不會成功的暗戀,但藏在內心深處的情感,還是偶爾會往外溢出。
  商燕不再年輕,被方志誠拒絕過很多次,這么多年來也相處過一些男人,不乏一些優秀之人,但她下意識地會將他們跟方志誠相比,最終果斷地淘汰。
  商燕在某些感情中,也是試圖沉浸過,但當看到方志誠那張英俊的臉上露出溫柔的笑容,眼神中透著自信與睿智的光芒,那些愛情仿佛就可以隨風吹散。
  “商燕,我建議你以后不要再談戀愛了。因為你沒有能力愛人,你連愛自己都做不到。”曾經有一個對自己投入大量心力和精力的優秀男人這么對商燕說。
  兩人差一點就步入婚姻的殿堂,最終還是被商燕給否決。
  商燕沒有把內心話告訴他,“我的確不能談戀愛,我的確連愛自己都做不到,一切是因為,我將所有的感情,全部投入在了一個男人的身上。”
  自己對方志誠的愛,并非一見鐘情,而是在朝夕相處過程中,沉淀積累起來的情感。作為方志誠的秘,她幾乎所有的事情都圍繞著方志誠轉。方志誠有任何煩惱,就會很快傳染到她的身上。
  感同身受,朝夕相處,讓商燕將對方志誠的愛情,當成了一種習慣。
  習慣是可怕的慢性癌癥,如果有一天方志誠讓商燕離開,那猶如抽掉內心的靈魂。
  所以商燕努力地告訴自己,如果自己對方志誠表現出一點奢望,很有可能將失去留在他身邊的機會,她不能把對方志誠的愛意泄露出來,
  商燕輕輕地吸了一口,步履平穩地往自己辦公室行去。
  下班時間到了,方志誠還在辦公室修改材料,商燕敲門而入,遞了一杯咖啡擺在他的手邊。方志誠掃了她一眼,笑道:“還是比較喜歡你化濃妝,比以前要更有魅力了。”
  拿著咖啡喝了一口,方志誠又道:“人是會改變的,在遇到王國岳之前,我一直覺得茶比咖啡好,但與王國岳接觸久了之后,他告訴我一個道理,其實咖啡也有自己的優點。所以人還是不能一根筋。”
  商燕很敏感,聯想到自己,面色漲紅,不知該說什么好。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望了商燕一眼,低聲道:“個人的私事,我不好為你做主,但作為你的上司,也是你的朋友,我需要告訴你,除了我,除了工作,你必須要有另外一塊心靈休憩的港灣。”
  商燕垂下眼瞼,低聲道:“老板,我”
  望著商燕下意識地擺弄著手指,局促不安,方志誠溫和地笑了笑,道:“商燕,我知道你對我的心意,而我對你,也是有感情的,否則也不會讓你這么多年跟著我天南海北到處跑。你聰明、機敏、漂亮,任何男人都會動心,我也難以例外,但我必須要保持克制與冷靜,以為咱們一旦要突破了上級和下級的關系,那將影響到你我的未來。”
  商燕抬起頭,目光平和地說道:“我不在乎那些”
  方志誠有點意外,搖頭苦笑道:“但我在乎!你是一個優秀的女官員,身上具備許多人沒有的素質,只要穩步向前,一定能成功。我不能毀掉你,玷污你的前程。另外,在我的未來設計中,你是一個重要的角色,尤為重要。”
  與男性官員不一樣,女性官員的名節尤為重要,方志誠希望商燕不僅僅是自己的秘,她在未來承擔更重要的職務和崗位,所以他必須要保護商燕的清白。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站起身,將商燕輕輕地抱在懷里,望著她漂亮的眸子里透出一股難以置信的目光,低聲說道:“商燕,為了我,更為了你自己,你必須在乎。”
  商燕也不知如何走出方志誠的辦公室,她只覺得自己的步伐變得輕快,嘴角帶著不由自主的上揚微翹。
  雖然老板嘴上說,為了自己的仕途,要在感情上保持克制,但未來的事情,誰知道會怎么變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