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1053 切不能死守城門

郭勁遠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平凡的人,年少的時候習過武,后來進入部隊也是有驚無險,從偵察兵順利轉業,之后便成為了一個司機。
  直到遇到方志誠之前,他就覺得,一輩子就是這么一回事,拿著固定的薪資,娶老婆生小孩,然后安然度過一生。
  他并沒有想到,生活發生變化,短短不到十年的時間,他發生這么大的變化。
  郭勁遠以前穿衣服不修邊幅,如今卻是穿了一套價值不菲的西裝,打著一條略騷包的紫藍間隔斜條紋領帶,他臉上的須發修理得整整齊齊,臉上帶著嚴肅不茍的表情,站在任何地方,都能給人一種足夠成熟與安全之感。
  除了方志誠之外,所有人都不知道郭勁遠一直在給自己充電,盡管不喜歡看那些深奧的哲理書,但他還是每天逼著自己啃一兩個小時。
  并非有人在后面督促,而是老板方志誠給他的觸動太大。若是自己不努力,終有一天會從方志誠的隊伍里落下,按照方志誠的性格,他是一個充滿感情的人,不會踢自己出去,但郭勁遠從來不是一個喜歡拖后腿的人。
  在張曉亮眼里,郭勁遠是方志誠的心腹,之前一直他很嫉妒郭勁遠,并把他視作競爭對手之一,但相處久了之后,張曉亮發現自己錯得厲害,郭勁遠是自己沒法動搖的,因為方志誠太過信任郭勁遠,已經達到一種境界。
  郭勁遠與安妮溝通了片刻,轉身出門。
  安妮笑著與張曉亮,道:“老郭,是一個挺有意思的男人。”
  張曉亮意外地望著安妮,道:“在我們的眼中,他特別無趣,仿佛沒有個人感**彩。”
  安妮搖著頭,眼眸中閃著光,淡淡道:“錯了,他的感情其實特別濃烈,只是不善于表達,將所有的一切全部轉化為行動。”
  張曉亮張大嘴巴,長長地吐了一口氣,暗忖安妮的分析沒錯,郭勁遠從外表到舉止,都表現得如同機械人,甚至給人一種生硬的感覺,但就是這種生硬,說明了他足夠努力,想要成為老板盡心盡職的專職司機。
  張曉亮自嘲地笑了笑,暗忖方志誠用人還真夠藝術,他和郭勁遠完全是兩類人,但利用巧妙的方法,讓自己和老郭都心甘情愿地為他賣命。
  以前他不相信,有天賦才能這個說法,但相處久了之后,方志誠對于人性和人心的判斷,真得超乎常人,所以他能夠讓自己和老郭,愿意成為他的忠實手下。
  ……
  方志誠走進外資司辦公室之后,便有人敲門前來匯報。
  來人戴著一副金絲眼鏡,雖然年齡往四十邁進,但因為保養得體,所以單從臉蛋看不出來時光留下的痕跡,不過,這張臉稱不上好看,只能說是中等偏下,臉型太過周正,表現出一股太過嚴肅的氣質。
  方志誠見來人氣焰洶洶,指著沙發,微笑道:“宦姐,請坐!”
  宦文芳,外資司的副司長,工作經驗豐富,業務能力強,多次被發改委評為優秀干部。只不過因為性格太過強勢,在三年前說了一句話,得罪了國務院某位領導,結果宦文芳就在外資司沉寂了多年。不過,宦文芳并沒有怨言,扎扎實實工作耕耘,在外資司的位置很重要,被認為很可能接任外資司司長職務。
  方志誠跟宦文芳有直接的利益沖突,若不是自己突然回到發改委,現在的位置恐怕就是宦文芳的了。
  “方司長,昨天你在外商會上的行為,已經成為諸多報紙的頭條,這件事你并沒有在班組會議上討論,讓外資司承受巨大的壓力,特別被動。我想,此事需要你解釋一下。”宦文芳目光凌厲地在方志誠臉上掃了掃,平靜地問道。
  方志誠開始泡茶,聽著壺中傳來滋啦滋啦的聲音,緩緩道:“沒有什么好解釋的!”
  宦文芳盯著方志誠看了許久,怒道:“方司長,我是誠心誠意地在與你溝通問題。你這是什么態度?”
  方志誠慢悠悠地將茶分在兩個被之內,嘆了一口氣,迎向宦文芳,輕笑道:“宦姐,你好像還沒有擺正自己的位置。外資司的司長,并不是你。從級別上來看,你是我的下屬,我有必要將任何事情都給你一一解釋嗎?”
  宦文芳被方志誠傲慢的態度給刺激到了,她研究過方志誠的履歷,履歷非常干凈,可以用獨一無二的驚艷來形容,但與眼前之人完全判若兩人。
  方志誠來到發改委之后,很少露面,基本是我行我素。平時有什么資料要批復,也是由秘書接收。從方志誠履新之后,宦文芳見到方志誠最多五次,其中四次是在外資司班子會議上,剩下的一次,就是自己親自上門。
  這樣一個不負責任的人,能做出那么多政績嗎?難道是履歷造假?
  可能性極大,大家族為了扶持核心子弟,故意在履歷上添加許多政績元素,從而包裝一個人。
  所以在宦文芳的心中,方志誠是一個什么都不懂的草包。
  宦文芳的性格火爆,內心的不滿被點燃,怒道:“如果你做出足夠的成績,我愿意認可你。但你若是每天瀆職,那么我會向紀檢部門舉報你。”
  “瀆職?”方志誠瞪大眼睛,似笑非笑地望著宦文芳。
  宦文芳道:“沒錯!一個連文件都不親自批閱的干部,難道不是瀆職嗎?”
  方志誠笑著反問:“為什么你會認為我不批閱文件?”
  宦文芳冷笑道:“因為你大部分時間都不在辦公室。”
  方志誠哈哈大笑兩聲,道:“宦姐,你也是官場老人了,竟然說出這么幼稚的話,難道非要在辦公室才能批改文件?我沒記錯的話,前天綜合處提交上來的那份《關于促進外貿回穩向好的若干意見》中,有一個明顯的疏漏,減免規范部分涉企收費中,沒有著重強調對電器、電子產品出口提出政策扶持。”
  “從這兩年來的出口情況來看,電器、電子產品出口規模大,所以可以考慮免征廢棄電器電子產品處理基金這種方式給予扶持。因為既然是出口,所以電器和電子產品并不涉及到本國的后續處理,如果還加部分費用添加在內,是一種不合理的存在。如果將之注明在意見中,可以更好地說明,國家扶持外貿的決心。”
  宦文芳見方志誠侃侃而談,努力回憶《意見》的內容,的確有這么一個條款,不禁感覺意外,方志誠莫非真的仔細閱讀了《意見》,而且用心審閱了?
  方志誠繼續道:“原先準備上報的《2013年1-2月吸收外資情況》,也被我攔下來,里面有很大的水分。同比去年,增加52.86%,這是不符合邏輯的,盡管現在國外金融危機嚴重,許多外商將資本投入國內,但因為我們沒有完全打開準入口徑,所以2013年1-2月,同比增長絕不會超過40%。”
  “我在審批時,給出意見:強調需要重新進行調研,去除水分。對待數據時,我們要保證精度與準度,因為任何一個微小的差距,都會影響到領導們的判斷。”
  隨后,方志誠又陸續說了幾個遞交上來,被自己駁回的材料。
  宦文芳今天直接上門興師問罪,并非自己在外商會上不當的言論,而是因為自己這段時間,打回了不少文件。在宦文芳看來,這是方志誠故意在挑刺。
  又見方志誠很少來辦公室坐班,所以她心中才會有強烈的怨憤。
  但讓宦文芳非常意外,方志誠沒有動用任何材料,眼睛平視著自己,將這幾天所有駁回的文件材料,全部一一指出來,足以讓宦文芳信服,方志誠對待每一份材料都很認真,盡管他沒有坐在辦公室,但所有的材料都格外認真地審讀了。
  方志誠指了指茶杯,道:“宦姐,請喝茶!”
  宦文芳面色復雜,端起茶杯,飲了一口,算是給彼此一個臺階。
  宦文芳剛才太過激動,面對自己的頂頭上司說出那么多威脅性的話語,這的確不是成熟行為,或許還是因為見方志誠太過年輕,所以心生輕視之感。
  方志誠見宦文芳愿意喝茶,知道她心中已經有所聳動,淡淡道:“作為咱們這些國家核心部門的高層干部,切忌就是死守城門,華夏這么大,單憑我們坐在辦公室內,就能運籌帷幄嗎?即使諸葛亮在世,恐怕難以做到這一點。”
  “所以下一步,外資司的任務是,輪流到基層去看看。不能高屋建瓴,要真實地了解下面的實際情況。”方志誠補充道,“宦姐,我知道你對我充滿不信任,但也請你暫時忍一忍,外資司目前而言,我是司長,你作為下屬,必須要聽從我的指揮。”
  隨后方志誠有指出,外資司各種不合理的弊病,并要求在兩個月之內進行整改。
  宦文芳也不知道,自己是帶著什么心情,緩緩走出方志誠的辦公室。方志誠進退有度,讓自己有種乏力之感,似乎今天找方志誠發怒,如同跳梁小丑一般可笑。
  宦文芳深吸了一口氣,眼中閃過一絲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