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1052 醉于春曉的頓悟

雖然集團內部事務繁多,但秦玉茗依然保持每天練舞,因此身體保持高度的韌性、緊繃與彈性,她此刻跪在方志誠的身前,腰部成弧形下拉,從方志誠的角度往下望去,依稀可以窺見她胸口一片白膩,及后翹的豐*臀。
  咕咚咕咚,伴隨著秦玉茗輕微的吞咽口水聲,方志誠感覺到一股電流,漫過全身,他伸手輕撫秦玉茗額前的劉海,秦玉茗微微抬起頭,嘴角有些水漬,嫣然一笑,繼續埋下頭……
  “茗姐,你真美!”重新換了個姿勢,方志誠望著雪白如玉的秦玉茗,感慨道。
  盡管房間內的燈光朦朧,但依稀看得很清楚,皮膚白皙,體毛很少,用鬼斧神工來形容,并不為過,她微微逼著眼眸,精致秀氣的臉蛋外在一邊,由脖頸再到身體,流暢的線條如同藝術家筆下雕琢的藝術品。
  方志誠將手搭在她的肩上,竟然瞬間升起一股不愿褻瀆的情感。
  柔美的鎖骨,渾圓堅挺的臀部,平臺光潔的小腹,兩條**交疊……
  秦玉茗眼睛瞇成一條縫,但方志誠很清晰地展現在自己眼前,這個比自己小若干歲的男人,為什么能給自己帶來如此大的充實感?
  不知為何,這一刻她突然想到了程斌,那個讓他早已忘記多年的男人,與方志誠相比,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秦玉茗眼中的男人,從程斌變換為方志誠,從方志誠又變換為程斌,盡管知道這是有多么的罪惡,但她還是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刺激,如同浪潮般席卷而來。
  心里藏著一直小貓,不停地撩撥心尖最為敏感的那個部位,每當撓動一次,靈魂便會劇烈的顫抖一次。
  女人是水做的,無數條小河在她體內流淌,每一條小河蜿蜒崎嶇,順著骨髓侵入血脈,因為水的滋潤,她覺得自己每一寸肌膚,每一個毛孔都在歡呼且雀躍。
  早已干涸許久的身體,如今變成了肥沃的土壤,如同綠芽嫩草的毛孔,冒出一滴滴晶瑩透亮的水珠,伴隨著秦玉茗每一次的呼吸,肌膚、血液、五臟六腑都在歡唱。
  早已發芽的種子,長成了參天大樹。
  “熟悉的美妙的滋味。”
  秦玉茗已經失去了理智。
  方志誠感覺到了她的明顯變化,力量不再那么溫柔,節奏加快許多,因為這種變化,房媛心口的那只小貓,幻化成了狐貍。
  體內的河流,變成了恣意的汪洋。
  大海上的波浪一個接著一個。
  正當措手不及的時候,方志誠側過身體,要手輕輕地扭過秦玉茗的脖頸,用一個詭異刁鉆的姿勢,讓秦玉茗的靈魂再次驚顫……
  靈與肉的最高境界,莫不如此。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于歸為平靜。
  秦玉茗貪婪地呼吸,剛才激烈的糾纏,一度讓她窒息,“你想要了我的命吶?”
  方志誠噙*住秦玉茗鬢角的一線汗痕,笑道:“的確想要了你的命,把你的命和我的命融合在一起。”
  秦玉茗動情地輕撫方志誠堅實的胸膛,笑道:“我突然感覺自己特別的脆弱,無法想象,若是沒有了你,我該如何生活下去?我是不是依賴性太強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在別人眼里,你可是威風凜凜的女董事長呢。前幾天給釘子通電話,他還抱怨,說你的脾氣比幾年前越來越大了,動不動就發火。搞得他都戰戰兢兢。”
  秦玉茗自嘲地笑道:“到了那個位置,如果你不有點性子,下面很難有人真的去做事。”
  方志誠笑著點了點秦玉茗如同玉錠一樣的鼻梁,感慨道:“這是管理的哲學嗎?不過,也能理解,現在玉茗傳媒集團員工近萬,已經是一個縝密的機器,如果一個地方掉鏈子,導致運作失誤,會引起許多不好的后果。作為掌舵者,你必須要令行禁止。”
  秦玉茗靦腆一笑,道:“是啊,像我這樣的弱女子,如果還是保持那么和善,這個集團就會變得一團糟。”
  方志誠嘆了口氣,道:“其實你現在可以考慮更換另外一種管理思維。”
  秦玉茗柔軟的身體在方志誠的身側扭動了幾下,問道:“什么思維?”
  方志誠笑道:“你應該退位讓賢!”
  “退位讓賢?”秦玉茗眼中滿是困惑。
  方志誠輕輕點頭,道:“還是那句老話,專業人做專業事,如果你想讓玉茗傳媒集團變得更強,應當推出管理圈子,聘用最專業的團隊來幫你做事。而你的職責,是處理外圍,只關注最重要的資金流向。”
  秦玉茗笑道:“沒那么輕易能松手呢。”
  方志誠搖頭,提醒道:“管理權握在手中的滋味特別美妙,但同時也是雙刃劍,會讓你感覺疲憊,甚至力不從心。當企業發展到一個規模之后,個人已經很渺小,必須要有一個專業的團隊,幫你分擔事務。”
  秦玉茗笑道:“你說出了我的心里話,不過我還是得考慮考慮。”
  方志誠繼續道:“如果你不改變,玉茗傳媒集團的未來,將受到巨大的限制。不能因為你個人的私心,阻礙了集團的發展。”
  秦玉茗面色變得嚴肅,點頭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突然,她停頓片刻,拾起粉拳朝方志誠的胸口就是一記,氣呼呼地說道:“這些話是不是沈薇跟你說的。”
  方志誠尷尬地張了張嘴,咳嗽了一聲,嘿嘿笑道:“你怎么猜到的?”
  秦玉茗輕哼了一聲,道:“沈薇之前跟我提起過,走國際化路線,同時聘請幾個跨國團隊,當時被我故意轉移話題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笑道:“你可不能當老佛爺,搞一人堂,獨斷專權。”
  秦玉茗嘆了一口氣,沒好氣道:“把我說得那么壞。虧我對沈薇那么好,竟然背后吹枕頭風。那我也不瞞著你了。沈薇上個月跟她老爸要了一個公司,這是準備單干了。”
  方志誠皺眉道:“單干做什么?”
  秦玉茗瞪了方志誠一眼,道:“還不是為了沈璇,她怕以后沈璇長大了吃虧,所以給她籌備嫁妝。”
  方志誠哈哈大笑,道:“沈璇才多大啊,就準備嫁妝了?”
  秦玉茗咬著方志誠的耳朵,道:“她歸根到底是姓沈,總不能拿你方家的財產吧,玉茗傳媒集團以后是方家的根底,所有一切都是留給名正言順的繼承者。”
  方志誠呆呆地看了秦玉茗一眼,沒想到她有這種心思,笑道:“怎么感覺有種子女爭奪家業的味道?”
  秦玉茗點了點她的腦門,道:“你現在家大業大,是個土地主,把心思放在工作之余,也得關心關心家庭圈子,表面上大家平靜,但其實已經分幫結拜了。”
  方志誠微微一怔,笑道:“你屬于哪個派?”
  秦玉茗輕哼一聲,道:“原本我以為沈薇和我站在一起,現在知道她有這個壞習慣,以后也得提防著她了。”
  方志誠愕然無語,勸說道:“剛才那事兒,真與沈薇沒關。”
  秦玉茗眨了眨眼睛,莞爾笑道:“逗你玩呢,我和沈薇相處這么多年,早就如同姐妹,她的心思我還不知曉?你們說得沒錯,我是得考慮聘請一個專業團隊,玉茗傳媒集團想要實現國際化,靠我一個人是肯定不行的。”
  方志誠暗忖秦玉茗還是那樣,只要自己開口,她就永遠不會拒絕。把權力交給專業的管理團隊,雖然是一身輕松,但那種大權旁落的滋味并不好受。
  望著秦玉茗面帶微笑,安然入夢,方志誠突然大腦特別的清晰,很多事情,很多想法,很多設計,瞬間聯系了起來。
  佛學中,有個叫做頓悟。方志誠突然頓悟到了許多東西,這是一種對環境與關系完全掌握并駕馭的能力。
  由古至今,但凡成功之人,都有這種能力,他能從錯綜復雜的關系網絡中,很快地能找到突破口,有人將之稱為,所謂的天運之謀。方志誠琢磨著,自己此刻或許是觸摸到了那個邊界。
  秦玉茗這一覺睡得很沉,方志誠什么時候離開,她竟然不知曉。
  依稀記得,自己在迷迷糊糊中,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慢慢地穿著襯衣、西褲,系上皮帶,然后俯下身親吻自己的額頭,她嘴角含著笑意,將頭往柔軟的被褥里埋下去,又陷入深睡之中。
  郭勁遠拿著一塊黑色的布,正在擦拭轎車,他見到方志誠,面帶微笑,道:“今天比往常早了一點。”
  方志誠笑瞇瞇地說道:“其實是起遲了,沒有去晨練。”
  郭勁遠淡淡地笑了笑,道:“秦董事長難得來,你當然得好好陪她。”
  方志誠哈哈大笑,道:“今天太陽是從西邊升起的嗎?老郭也能開玩笑,實在太讓人詫異了。”
  將方志誠送到發改委所在的大樓,郭勁遠又開車行往西郊,來到一個廢棄的倉庫內,他就看見張曉亮正在和一個外國女人說話。
  張曉亮看見了郭勁遠,笑道:“老郭,你終于來了啊,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安妮,負責保護老板的安全傭兵團負責人。”
  郭勁遠與安妮握了握手,道:“你好。”
  安妮微微一笑,道:“以后很多任務需要與你直接聯系,因為你是老板的貼身警衛,負責他的直接安全,所以我們要保持聯系暢通。”
  郭勁遠認真地說道:“我們好好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