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1051 想讓你吃了我呢

金色的沃爾沃S80轎車緩緩駛入將軍胡同。
  沃爾沃盡管在多年前已經被國內公司收購,但國外生產線依然保持獨立經營,在華夏國內沃爾沃4S店中只能購買到S80L,正宗瑞典沃爾沃生產線只生產S80。國內人喜歡加長版,所以沃爾沃便在S80系列華夏版本進行加長設計,L則是加長的意思,并非代表它有多么高端,就跟喝法國酒莊的紅酒配雪碧,展現出國人特殊的嗜好。
  S80緩緩停下,從后排走出一名身材高挑,雙腿纖長,穿著時尚的女性,紅潤的嘴唇上抹著肉色的唇膏,顯得晶瑩粉量,領口開得很低,但絕不暴露,秀出兩肩精致如玉的鎖骨,她似乎醞釀許久,才緩緩吐了一口氣,摘掉眼鏡,露出一方俏顏。
  若是只看這張臉,不論她身上涌現出來的氣質,怕是誤以為,這是一名二十五六的少婦,但舉手投足展現出來的優雅,充分說明她是一個充滿閱歷的女人。
  方志誠邁出門檻,笑著迎向秦玉茗,道:“茗姐,你來了啊。”
  秦玉茗靦腆一笑,道:“后備箱有禮品,有點多,你幫我拿著吧。”
  方志誠點頭,跟著秦玉茗來到轎車后方,司機打開后備箱,S80寬大的后備箱竟然被塞得很滿,方志誠無奈地翻了個白眼,道:“只是過來吃個飯而已,買這么多東西做什么?太隆重了吧?”
  秦玉茗用手指戳了戳方志誠的腰際,道:“話這么多干什么,又不是給你的,給你*媽的。”
  方志誠無奈嘆氣,秦玉茗雖是第一次上門吃飯,但私下里其實她與蘇青見過很多次。蘇青對秦玉茗的印象很不錯,一個全心放在自己兒子身上的紅顏,不求奢望,這等心志讓蘇青感動。
  終于,蘇青主動邀請秦玉茗來將軍胡同的蘇家吃飯,這讓秦玉茗感動且緊張。
  玉茗傳媒集團如今是國內少數呈直線漲勢的妖股,秦玉茗早已是億萬富婆,但此刻秦玉茗的心情非常緊張,手一直攥成拳,手心的汗多得凝成了水。
  方志誠提了兩波,才將禮品堆到大堂,笑著與秦玉茗低聲道:“你先坐會兒,我去做飯。”
  秦玉茗疑惑道:“你做飯?”
  方志誠無奈嘆氣道:“我媽被我慣壞了,現在只愛吃我的飯菜。平時我也不怎么做,所以她吃得很少,今天你上門拜訪,我自然要親自下廚,我媽這是沾你的光。”
  秦玉茗伸手捏了捏方志誠的腮幫子,笑啐道:“你什么時候嘴巴不騙人,我就阿彌陀佛了。”
  方志誠抓著秦玉茗的手,在嘴巴上親吻了一下,道:“哥會騙女人不假,但也分什么人,對你,我永遠都會騙著。”
  憑心而論,這甜言蜜語,方志誠對秦玉茗說得的確最多。
  方志誠下了廚,秦玉茗雙手環抱在胸口,在旁邊偷偷打量著他,有種不真實的感覺,當初青澀的青年,如今已經變成了沉穩的男人,她從旁邊慢慢注視他的成長,有種難以說出的自豪感。
  誰能想到,那個一臉青蔥的青年,如今已經是國家重要部門的年輕干部?
  又有誰能想到,受到方志誠的鼓勵和影響,自己從銀州大學的舞蹈教師,也成為一個文化傳媒公司的董事長,在行業內可以做到呼風喚雨。
  人生在于經歷,成功蛻變了,可謂是幸福。
  方志誠動作很麻利,三下五除二,已經做好了飯菜,他看了眼腕上的手表,道:“時間掐得很準,還有五分鐘,老媽就回家了。”
  蘇青果然很準時,踩點進入家中,見餐廳已經擺滿了裝好飯菜的碟碗,與秦玉茗微微一笑,道:“我去洗手,換件衣服,你們稍微等我一會。”
  秦玉茗望著蘇青親和的模樣,內心一片溫暖,誰能想到國務院副總理,有鐵娘子之稱的蘇青會有這么居家的一面。
  女人再強大,也會有軟肋。蘇青,秦玉茗,兩個女人的軟肋都是方志誠;但換個角度,這兩個女人何嘗不是方志誠的軟肋呢?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情感的作用也是相互的。
  三人上桌吃飯,蘇青用公筷不停地往秦玉茗的飯碗里放菜,不一會兒,秦玉茗的碗上已經堆滿了菜。
  方志誠嘆氣道:“媽,你就隨意一點吧,這樣對玉茗,她反而很拘束。”
  “好,是我考慮得不周到,玉茗你自己喜歡吃什么,盡管夾!”言畢蘇青覺得玉米蝦仁不錯,往秦玉茗的碗里放了一勺。
  方志誠無奈嘆氣,見秦玉茗面帶笑容,琢磨著索性讓她倆去謙讓著吧,等以后真正熟悉,或許就好了。
  方志誠與蘇青的關系,已經如同平常的母子一樣,可以互相指責對方,有時候甚至還為了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紅臉,幾天不理睬對方。
  但誰的心里都離不開誰。這也是為何蘇青讓方志誠從淮南到燕京的緣故,兒行千里母擔憂,方志誠就是蘇青心中最重要的東西,遠遠地勝過一切。他沒有什么大出息也無妨,只要平平安安地,每天讓自己能夠看到他,蘇青就已經很滿足。
  三人吃完家常飯,方志誠收拾桌子,去洗碗筷,蘇青拉住秦玉茗,坐在大堂喝茶聊天,感慨道:“聽說你和志誠的媽媽,很熟悉,我想多了解她。”
  秦玉茗微微一怔反應過來,意識到蘇青提及的是方志誠的養母,輕嘆一聲,道:“是一個特別好的女人,堅強、聰明、獨立,她經常放在嘴上的一句話,就是,‘志誠,你一定要成為正直的人,不然我會特別特別特別傷心’。”
  蘇青嘆了一口氣,道:“每次想到她,我都特別覺得愧疚和羨慕。她就這么離開,讓我愧疚;她能守著他長大,又讓我羨慕。”
  秦玉茗眼眸一亮,雖然蘇青說得很平實,但她能夠感受到語言中的母愛,鼻子酸酸地說道:“在我眼里,你和她都是偉大的母親。”
  蘇青站起身,笑了笑道:“我感激志誠,因為他的出現,讓我重新找到了人生的滋味。別人都看我在官場上步履堅實,披荊斬棘,但那時候的我,只是一個腐朽的皮囊,當知道志誠的存在,我的靈魂在回歸了軀殼。”
  秦玉茗點頭微笑:“你也影響到她,他找到你,才變得更加自信和優秀。”
  蘇青對秦玉茗很滿意,因為她的性格特別的恬淡,輕聲道:“志誠,很多東西都給不了你,但你在我的心中,與他一樣,都很重要。他是我的兒子,他奉若珍寶的東西,我也一樣珍惜,所以我會好好照顧他,好好照顧你。這是我對你倆的承諾。”
  秦玉茗聽出蘇青的言外之意,淚水終于流下,動情地說道:“謝謝你的承諾,蘇阿姨。”
  蘇青將手放在秦玉茗的肩膀上,輕輕地按了一下,低聲道:“以后你也喊我媽。當著薔薇的面,也這么喊,她不會介意。”
  秦玉茗聽到蘇青這么說,點點頭,含淚微笑道:“媽!”
  方志誠其實早已洗好碗筷,站在院子的中央,抬頭看著滿天的星星,他知道蘇青和玉茗有很多話講。
  秦玉茗這么多年來對自己的付出,方志誠都記在心里,但有些話,他與秦玉茗說了,也沒有什么太大的作用,因為彼此太熟悉了。相反,若是轉由蘇青來說,效果可以更好一點。蘇青很懂自己,她應該會安撫秦玉茗,讓她理解自己的真心。
  不離不棄。
  經歷這么多風雨,盡管方志誠沒能給秦玉茗一個好的名分,但他還在堅持當初雨夜那句誓言。
  年少風流,無論在花叢中游戲多少次,他內心深處重要的位置,還是那個讓自己魂牽夢縈,每天偷偷寫下暗戀日記的嫂子。
  身邊多了一縷清香,方志誠歪過頭,望著秦玉茗比皎月還要精致的臉蛋,輕聲道:“哭過了?被我媽罵了?”
  “呸!”秦玉茗沒好氣地剮了他一眼,“晚上她讓我跟你睡一個房間。”
  方志誠摸著下巴,上下打量秦玉茗,點頭笑道:“你是不是喊她媽了?”
  秦玉茗臉色張紅,紅到了耳垂,低聲道:“是啊,怎么了?難道不能喊,沒有資格喊?”
  方志誠哈哈大笑,彎下腰,一把將秦玉茗抱在懷里,朝著遠處的一個房間,道:“當然有資格,走,我帶你到咱倆的婚房去,為了準備那個房間,我可是準備好幾天呢。”
  秦玉茗心里甜蜜,雖然她不介意,但若是跟寧薔薇公用一個房間,的確是對兩人的不尊重,由此可見,方志誠內心很細膩,將自己捧在心上。
  來到秦玉茗的房間,方志誠將秦玉茗直接摔在了床上,秦玉茗卻是做了個停止的手勢,方志誠哪里聽秦玉茗的,一個虎撲,光著上半身,將秦玉茗壓在了身下。
  “志誠,房間里的那張海報,太扎眼了吧。”秦玉茗紅著臉,差點背過氣,好不容易指著床頭最大的那張秦玉茗的畫像,低聲道。
  方志誠伸手拖住了秦玉茗柔膩的下巴,微笑道:“這是你在玉茗舞蹈學校,教別人跳舞時,我偷拍的,技術怎么樣,是不是特別真實,還原了你的內心。”
  畫像上的秦玉茗,一字馬,彎著腰,胸脯貼靠在地上,露出一道深深的溝壑,舞蹈服被成熟的身體繃得很緊,臀部印出了內褲的邊緣,臀*肉挺翹,誘人無比。
  秦玉茗一把摟住方志誠的健碩的腰肢,兩條腿在方志誠的身下水蛇般的扭著,她嫵媚地低聲道:“是啊,我的內心,就是這么放*蕩,現在特別想讓你吃了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