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1050 老板實在太霸氣

方志誠回到房間,萬怡已經換了衣服。萬怡身材偏瘦,這種體型屬于衣服架子,穿任何衣服在身上,都有一股獨特的味道,加上萬怡那酷似湯雪的甜美容顏,讓方志誠竟然有點短暫的失神。
  每次看到萬怡,方志誠都會忍不住想起她的母親,盡管這是一種邪惡的念頭在作祟,但他也無可奈何,每個人心中都藏著惡魔,方志誠只能做到盡量地控制惡魔不會去傷害別人。
  “事情辦完了,咱們離開吧。”方志誠見萬怡手上提著袋子,新袋子里裝著滿是咖啡漬的衣服,“衣服臟了就扔掉吧。”
  萬怡搖了搖頭,道:“這代表著我過去的心態,我留著它,是為了讓自己清醒地認識到,之前自己是有多么的脆弱和不堪。”
  方志誠點頭,笑道:“強大的人,在任何處境之下,都能展現出強勢的一面,而如果只有弱者之心,給你再多的幫助,你也只能仰人鼻息。萬怡,你的狀態終于調整好,讓我很高興。”
  萬怡笑著點了點頭,道:“我已經做好打算,回到外交部之后,與謝菲相處的時候,要學會據理力爭,若是那些老同事還是故意欺負我,我也會選擇拒絕。”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你不用去那個科室了。”
  萬怡眼中露出驚訝之色,道:“為什么?既然在那里跌到過,我一定要從那里爬起來。”
  方志誠暗忖萬怡這小姑娘的性格咋就這么可愛呢,哈哈笑了兩聲,解釋道:“我對你的安排,原本只是在外交部的基層安排個位置,熟悉一下工作氛圍,你難道以為自己真的要從底下慢慢升上去?”
  萬怡露出困惑之色,道:“我有點搞不明白了!”
  方志誠在萬怡的肩膀上輕輕地按了一下,萬怡感覺到一股溫暖的力量在肩頭散開。
  方志誠輕聲說道:“既然讓你來到外交部,我自然早已為你設計好路徑,之前的安排,是為了讓你感受到人間冷暖,對你的個性是磨練,真正的磨礪還在未來,現在的位置太低了,不利于你的成長。我與吳陽已經溝通好,他會把你調入干部司工作!”
  萬怡眼中閃過驚訝之色,道:“真的嗎?”
  萬怡內心深處還是排斥那個科室,雖說她不懼怕謝菲,也有韌性,但畢竟有過結仇,以后相處的過程中難免還是有些尷尬。
  方志誠點頭道:“記住今天我給你上的課,面對別人可以保持微笑,但決不能容忍別人欺凌。你沒法打倒的敵人,我會站在你身邊,幫助你打倒。”
  萬怡眼中銀光閃閃,暗忖方志誠這話也太動人了吧,這叫做什么?溫柔的大叔,內心藏著霸道的魅力。
  萬怡發現自己看著方志誠的時候,心臟劇烈地跳動著,仿佛隨時會蹦出來似的。
  方志誠從桌上抽了紙巾,遞給萬怡,道:“傻姑娘,這有什么好哭的?”
  ……
  開車將萬怡送到她的住處,方志誠望著那棟精品公寓樓,突然走了會神。
  從淮南來到燕京,突然發現以前的經歷太過簡單了一點。燕京是華夏的首都,也是政治文化中心,這里潛藏了太多厲害的人物,稍有不慎,就會受到重挫。
  萬怡在漢州是個天之驕女,但來到燕京之后,什么都不是,方志誠必須要給她上一課,才能讓她意識到自己周圍的環境充滿危險。
  但富貴險中求,若是不在燕京這種龍潭虎穴里,闖蕩出自己的天地,又如何能證明自己呢?
  方志誠看到萬怡,在聯想到自己如今的狀況,感慨頗多。
  劍刃跳舞,形容或許比較恰當。雖然之前自己在國家發改委已經掛職兩年,但事實上大部分時間都在國外度過,如今不一樣,國家發改委不是自己的跳板或者暫歇之地,自己需要一步步地扎實得走好,才能確保為蘇家未來的發展提供作用。
  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方志誠接通電話,對面傳來寧薔薇的聲音。
  “你沒事吧?”寧薔薇滿是擔憂地說道。
  方志誠笑問:“我能有什么事?”
  寧薔薇嘆了一聲,沒好氣道:“外商會議上,你羞辱眾多外商的事情,已經傳播開了,現在輿論一面倒,說你這個官二代,是個草包。當然了,也有一些腦殘,認為你做得沒錯,作為大國,應該有這樣的氣度。”
  方志誠摸著下巴,苦笑道:“不過才半個小時而已,怎么就傳播開了呢?”
  “還不是有人在暗中挑動,恐怕是外交部那邊施加的壓力,他們收到大量的外商投訴,但本身并沒有實際權力,只能利用輿論給你施加壓力了。”寧薔薇漂亮的眉毛緊皺,“要不要我動用關系,把消息給封鎖?”
  方志誠搖頭,道:“不行!還得繼續發酵。”
  寧薔薇揣摩不明白方志誠的心思,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方志誠眼光朝向窗外,語氣冰冷地說道:“我要為南海漁船受難者,找回一點尊嚴。”
  寧薔薇知道方志誠所指何事,嘆道:“雖然死了一百名漁民,但他們對于國家而言,太過渺小了。”
  方志誠淡淡道:“我沒法讓他們起死回生,但必須要讓他們的家人知道,國家有尊嚴,作為華夏國民也有尊嚴。”
  寧薔薇嘆道:“以你一己之力嗎?”
  方志誠默默道:“事在人為!”
  寧薔薇動容,道:“你也不只是一人,我也幫你!等會我就跟爸爸打電話。”
  方志誠笑道:“寧中將那里不需要你去做什么,我對他很了解,他跟我絕對是一樣的看法,站在同一個立場。”
  寧薔薇疑惑道:“你們似乎沒有什么共同語言,每次吃飯從來不交流。”
  方志誠道:“男子漢都是用行動交流彼此的立場和觀點。”
  寧薔薇酸溜溜地說道:“在我眼里,你永遠就是個江南小男人。”
  ……
  互聯網上事件在發酵,方志誠在外商會上的發言,也被廣為熱議。但隨著另外一段視頻的公開,熱度減弱,紛紛轉移。
  來自于某軍事類型論壇的一則匿名評論:
  這段視頻來自于南海,華夏軍艦正在打撈一艘漁船殘骸,一百五十噸漁船,變成了廢渣,其中找到了大量的尸體。
  這來自于境外某些國家的有計劃挑釁。華夏盡管沒有針對性發布新聞會,但在一些場合已經表明自己的態度,比如發改委外資司司長在外商會上的講話。
  將兩件事情聯系來看,充分證明華夏對待此事,用實際行動開始表達自己不滿,并維護自己的尊嚴。
  十個小時之后,另一則匿名消息出現:南海艦隊已經出動,正在往挑釁國家進發。附上另外一則視頻,一個小國家的船艦正在被掛著國旗的巡邏艦追逐。巡邏艦不停地撞向船艦,在海浪中宛如一葉扁舟般風雨飄搖,當被撞得殘缺不堪,數道紅光沖天而起,畫面戛然而止。
  幾則消息聯系在一起,有人將邏輯理清楚,首先,國際豪強為了讓華夏認可TTP組織,不惜借南海小國挑釁,制造漁船災難;隨后,國家發改委外資司司長,在外商會議上表明態度,正懾諸國外商,并表達要緊鎖外商投資政策;最后,軍方觸動南海艦隊,以武力入侵南方小國海域,并摧毀其海艦。
  當然,故事遠不止論壇上描述的一切,聯合國秘書長金友林為此特地召開內部會議,召集涉及此事件的諸國外長,強烈要求亞洲國家保持冷靜克制,千萬不要因為戰爭,破壞如今大和平時代。
  方志誠閱讀著由張曉亮拿來的材料,摸了摸鼻子,嘆氣道:“對面死了多少人?這個材料上似乎沒有提及。”
  “至少一千人,之所以沒提及,是因為是高度機密,即使蘇家調取資料,也對數據保密,我也是動用不少關系,才得到確切數據的。”張曉亮補充道,“這些人全部都是士兵,沒有平民。”
  方志誠點了點頭,嘆氣道:“軍方還是太沉穩了。”
  張曉亮道:“如果傷及貧民,會踩到底線。”
  方志誠擺了擺手,淡淡道:“俄羅斯國內,每次鬧分裂,派軍隊鎮壓,平民死傷至少過千,他們怎么不害怕輿論壓力。關鍵還是我們自己沒有信心,怕這個怕那個。同時也太妄自菲薄,小看自己在國際眼中的地位。”
  張曉亮道:“下一步,該怎么辦?”
  方志誠嘴角微翹,道:“既然軍事上已經有所反擊,如今自然要從經濟上進行制裁。晚點會有文件下發,對外商投資標準進行嚴格審核,不允許那些濫竽充數的企業來華夏淘金。”
  張曉亮瞇著眼睛,拍馬屁道:“老板,您實在太霸氣了!”
  方志誠淡淡地嘆了一口氣,笑道:“這也是那些老家伙們希望的,他們要保證自己的形象穩重、可靠,沖鋒陷陣的事情,自然由我們這些年輕人來辦了。”
  張曉亮壓低聲音,建議道:“您也不能總被當槍使吧?”
  方志誠掃了一眼張曉亮,見他笑得諂媚,淡淡道:“棋盤上的勝負,不到最后一兵一卒,誰也不知道是小兵成了炮灰,還是小卒干掉了大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