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105 民心與政績之辯

方志誠在很多人眼中是一個心胸開闊的青年,其實他心眼很小很細,非常護短,盡管瞧出佟思晴不大看得起自己,但在這酒桌上,他覺得佟思晴與自己是同一個陣營的人。見姚寅開玩笑逼著佟思晴吃龜鞭、鱉鞭,方志誠有點不高興,不過他在表面上很給姚寅面子,笑著舉起酒杯,道:“姚處,你就不要為難思晴姐了,我敬你一杯酒,可否?”
  “喲呵,出來一個護花少年……”姚寅不動聲色地舉起酒杯,手掌扶著小半瓶未分掉的茅臺,“一杯可不夠,起碼得三杯!”
  方志誠見姚寅架子擺得太高,卻是冷笑一聲,往椅子上坐下,冷哼一聲,酒杯干脆放到一邊,把姚寅晾在一邊。
  “小方,你怎么坐下了?”姚寅挑著眉頭,以訓斥下屬的語氣,淡淡道,“這酒桌上有規矩,不要如此不懂禮貌。”
  方志誠乜了姚寅一眼,輕蔑地說道:“突然覺得頭暈,這酒沒法喝了。”
  “你……”姚寅是市委辦綜合一處負責人,即使市長、局長見到他,也是客客氣氣,沒想到方志誠竟然如此囂張。
  佟思晴知道方志誠方才是為自己出面,所以惹得姚寅惱羞成怒,端著酒杯,輕聲道:“姚處長,這看上去挺嚇人的東西我就不吃了,這樣我敬你三杯酒,如何?”
  旁邊的王柯也打圓場,笑道:“小方身體不適,這我知道。既然思晴頂上敬酒,老姚你就給個面子吧。”
  姚寅暗罵方志誠不識抬舉,真以為自己是市委書記秘書,眾人就得抬著他走,未免太囂張了一點,但今天是頂頭上司王柯請客吃飯,他也不能將事情鬧僵,便與佟思晴碰了三杯,順著臺階下了一步。
  方志誠心情不佳,便要了一杯飲料,與眾位處室負責人寒暄,唯獨不與姚寅交流。姚寅也暗恨于心,琢磨著有機會要給方志誠一點顏色瞧瞧。
  姚寅是市委辦的老人,今年三十八歲,正當壯年,若是沒有王柯異軍突起,這市委辦主任遲早是他的。姚寅表面看上去與王柯相談甚歡,其實心中腹誹很多,不少人都傳王柯沒什么本事,靠著吹溜拍馬,講黃段子,才能破格成為市委辦的一把手。
  見王柯為了表示對宋文迪的衷心,請各處室主任吃飯,還將市委辦公室的兩個秘書請到現場,姚寅說到底還是覺得憋屈,所以故意拿佟思晴開玩笑,沒想到方志誠出面擋住了,然后故意將他晾在一邊。
  姚寅心中的郁悶,自然可想而知。
  佟思晴酒量不錯,方志誠不飲酒,自然壓力全部轉移到她的身上,不知不覺,她飲了差不多有半斤酒,方志誠卻發現她的眼神沒有渙散,反而越來越亮。
  方志誠暗贊佟思晴當真是女中豪杰,同時為自己的小聰明感到羞恥。方志誠不太飲酒,主要是因為開車的緣故,酒駕雖然被抓到也能用關系擺平,但畢竟對自己人生安全不負責,所以方志誠如今漸漸地控制酒量,除非萬不得已,輕易不舉酒杯。
  還有一個原因,主要姚寅太倒胃口。
  姚寅是市委大院的名人,據說人品很差,色狼一個,市委大院報得上名字的“搭子”起碼有十來個。見姚寅調戲佟思晴,方志誠隱隱覺得自己的東西被玷污一般,所以才會表現得如此不近人情。
  方志誠的這種犯橫的態度,有利有弊。他是宋文迪的代表,若是與這些市委辦負責人觥籌交錯,打成一片,反而影響不好。與這些人的關系要若即若離,不能走得太近,也不能離得太遠,控制住其中的分寸,方是大道。
  方志誠用大半年的時間總結出一個經驗,自己只需巴結好一個人,那就是宋文迪,與其他人的關系,可有可無。
  在座一共有十二人,三名女性,九名男性。女性之中又以佟思晴最為奪目,她越喝越精神,而且故意與姚寅勸酒,姚寅雖然酒量不錯,但第七瓶茅臺啟封的時候,他已然醉態可現,身子搖晃不已。
  “思晴,沒想到你是真人不露相……咯……可以成為酒中女仙了……咯……”姚寅端著八錢酒杯的手微微顫抖,滿臉漲紅,舌頭開始打結。
  佟思晴嫵媚一笑,玉手輕輕地掠了一下劉海,嬌媚道:“姚處,我看你的酒量才是真心好。我這人最佩服酒量好的領導,要不,我們再喝一杯?”
  姚寅做了一個打住的手勢,嘟囔道:“那可不行……那可不行……”
  佟思晴美眸流轉,朝在座其他人看了一眼,笑道:“姚處,你得聽聽大家的呼聲。”
  其他人紛紛哄笑,老姚,男人可不能說不行,虧得思晴如花似玉,你怎么能臨陣萎了呢?
  姚寅已經飲過量,感覺酒水漲到了喉嚨口,見其他人都在煽動,心里的狠勁涌了出來,重重地拍打著桌子,震得筷子跳動,嘆道:“也罷,那我就舍命陪女子……咯……再飲一杯……不過呢,這杯酒必須是……咯……交杯……”
  方志誠在下面聽得暗自皺眉,怒罵了一句臟話,暗忖這姚寅還真色到骨子里,醉得像爛泥了,竟然還不忘要吃佟思晴的豆腐。
  其他人趁火打劫,起哄道,交杯!交杯!
  佟思晴目光復雜地看了一眼方志誠,發現他的目光中也流露出惡心的神色,嘆了一口氣,舉著酒杯來到姚寅的身前,壓抑著心中的不適,低聲道:“那就請姚處喝一個……”
  姚寅嘿嘿一笑,伸手探了過去,望著佟思晴那張俏臉,原本不受控制的臉更顯得瘋狂,嘴巴下意識地噴出酸臭的酒氣,惹得佟思晴忍不住眉頭擰起。
  “噗……”姚寅正準備挽住佟思晴,只覺得小腹一陣不舒服,隨后腹中的酒水食物如同噴泉般激射而出。佟思晴被嚇了一跳,只覺得胳膊被輕輕一拉,躲過了那惡心的渣滓,然后重重撞在一個人的身上。
  方才哄鬧的酒桌,頓時安靜下來,大家都沒有注意到方才發生了什么,都以為姚寅喝醉了。眾人都沒有注意到,佟思晴起身的那瞬間,方志誠笑嘻嘻地來到姚寅的右側,佯作看戲的模樣,然后以一個很隱蔽的搗拳砸在姚寅的小腹上。
  姚寅喝得云里霧里,被打了一記老拳,哪里能意識到自己白白地挨了揍,胃部被重擊打得痙攣,腹中的穢物噴涌而出,隨后大腦便是一片空白,癱倒在地上。
  眾人都以為姚寅喝倒了,交頭接耳當作笑話來看,于是這場酒宴變成鬧劇,然后進入尾聲。至于佟思晴則因為這場飯局一戰成名,第二日消息便如同野草瘋長,赫赫的酒仙威名,使得市委大院沒人敢與她在酒桌上叫板,此為后話。
  方志誠將捷達車停靠在玉湖邊上,依稀能瞧見玉湖中央的沙洲燈紅酒綠,好不艷麗。佟思晴吹了陣湖風,體內的酒氣散了不少,雙臂合抱在胸前,方志誠瞧出她察覺到冷意,輕聲道:“天氣冷,送你回去吧?”
  佟思晴搖搖頭,眸光與湖中燈光一般清亮,她突然問道:“姚寅為什么會吐?”
  方志誠笑笑,“還不是因為你酒量太好?”言畢,他從口袋掏出一根煙,湖風太大,打火機根本點不著,他嘗試幾次,終究還是放棄,不過依舊將煙叼在口中。
  佟思晴發現有點看不清方志誠這個人,說他討厭無賴,但在關鍵時刻又會突然出現,說他正義勇敢,偏生現在看上去又像一個流氓。她輕聲問道:“那時候你是不是打了他一拳?”
  方志誠微微一怔,反問道:“你瞅見了?”
  佟思晴滿眼疑惑,道:“沒有!”
  方志誠輕聲笑道:“那就不要亂說,小心我告你誹謗罪!”
  佟思晴聽方志誠如此說,印證了自己的猜測,也不點破,嘆了一口氣,與方志誠道:“走吧。”
  佟思晴的家住在南苑區,這一處屬于舊城新建的計劃之中,留有獨特的明清時代的風格,若是白日里游覽宛如穿越到另外一個世紀,不過深夜而歸,卻是多了一種陰森的感覺。若是一個人在白墻青磚灰瓦間行走,難免心神惶惶。
  巷道很窄,捷達無法駛得更深,方志誠下車將佟思晴一直送到門口。等厚重的大門打開之后,方志誠與佟思晴才揮手作別。
  佟思晴盯著方志誠在朦朧的燈光中漸漸消失,高瘦的背影竟有一股謎般的感覺。她升起沖動,想要更深層次地了解方志誠。
  佟思晴踏入里屋,將風衣披在衣架上,老公李明學正伏在案前批改試卷,他提了提黑框眼鏡,抬頭只瞄了一眼佟思晴,抱怨道:“怎么現在才回來?還滿身酒氣的,不是說好,不喝酒嗎?”
  佟思晴笑了笑,走到李明學身后,在他肩膀上按了幾下,撒嬌道:“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李明學舒服地悶哼了一聲,嘆氣道:“官場不好混,要不依我的,辭職不干算了!”
  佟思晴撇撇嘴,不悅道:“若是丟了工作,以你窮教書匠的工資,能承擔家里的開銷嗎?”
  李明學面色一黯,不再多言。
  佟思晴意識到自己戳到了李明學的痛處,在他耳邊啄了一下,媚聲道:“我先去洗澡,在床上等你……”
  李明學“嗯嗯”應付了幾聲,等佟思晴進了衛生間,臉上閃過一抹苦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