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1049 扇動蝴蝶的翅膀

作為國家核心部委重要位置的負責人,絕對不會在公開場合,發表如此強勢的言語。方志誠的言論,已經突破了底線。
  方志誠說的是實話,現在進入華夏的外商,都是帶著到華夏撈金的目的,他們看上去給華夏的經濟繁榮提供了動力,但外商的自私、傲慢深入骨髓,并認為這是應得的自由。
  今天的外商會議,表面上是為了解決外商們的實際需求,但骨子里何嘗不是外商聯合起來,想與華夏政府叫板,討價還價?
  一般的外商會議,都是早已撰寫好的講話稿,但組織方知道方志誠的習慣,所以講話稿準備得比較簡單,方志誠果然只是瞄了一眼,就推到一邊,以開放式的演講為主,與外商代表進行互動。
  “榮司長,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外商代表將榮康建圍成一圈,他們從未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冷遇,被華夏政府高官直接丟在座位上。
  榮康建咳嗽了一聲,也不知道如何圓場,道:“今天的外商會議的確發生了一些意外,關于其中的前因后果,后期我們會另行召開發布會進行解釋。”
  “你們也太傲慢了,難道就不怕我們撤資?”一名法蘭西外商憤怒地說道,“我在華夏工作這么多年,還是第一次遭到如此羞辱。”
  榮康建頭皮發麻,秘書和保安已經過來,在榮康建面前形成人墻,將榮康建和外商代表隔離開來。
  榮康建內心在憤怒地咆哮,目中無人的方志誠,晚點我就會申訴,讓紀檢部門追究你的失職之罪。
  榮康建工作這么多年,還是第一次如此尷尬,同時方志誠這樣的性格,也是第一人,他在公開場合說出如此烈性的話,完全沒有國家和集體概念,這樣的人如何能擔任重要位置,理應直接剔除才是。
  出了東華酒店,榮康建給上司撥通了電話,“趙部長,有件事需要跟您通報一下,今天的外商會出現失誤,因為發改委那邊一名司長肆意發表了挑釁性的言論,所以恐怕會造成巨大的影響,涉及外交。所以還請您趕緊協調,看后續該如何處理。”
  言畢,榮康建添油加醋地將會場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趙部長皺了皺眉,疑惑道:“發改委?參會的司長是誰?”
  “方志誠,是一個年輕干部,唉,這幾年國家在培養年輕人,但在核心位置上還是得用經驗豐富的老人,否則,也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榮康建語氣凝重地說道。
  “此事我會安排人接手。”趙部長掛斷榮康建的話,無奈地苦笑,想了想,他給卜一仁撥通電話。
  “老趙,什么事?”卜一仁正在參加一個由國務院牽頭召開的部委聯合會議,參與者都是部級以上干部,還有部分大省的一二把手。
  趙國義無奈笑道:“方志誠那家伙,又惹事了。”
  卜一仁微微一怔,哈哈大笑,道:“志誠才來燕京沒多久,若是他什么事情都沒做,豈不是不正常?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如果小事,就幫他處理了吧。”
  趙國義頓了頓,道:“今天在大使館區,有一場外商會議,討論擬定外商投資政策。方志誠當場表態,部分外商沒有社會責任感,然后直接離開。”
  卜一仁沉吟片刻,嘆了一口氣,道:“我們是看著志誠長大的,你覺得他是沒道理做出這種事情的人嗎?”
  趙國義摸著下巴,突然道:“莫非國際形勢有變化?”
  卜一仁輕聲道:“昨天有一艘南海漁船被擊沉,今天部委召開會議,就是在應對此事。”
  趙國義道:“損失嚴重嗎?”
  卜一仁悲嘆了一聲,“近百名同胞,全部喪生,無一人生還。”
  這個消息還在緊密封鎖之中,涉及到外交的問題,比較敏感,一石激起千層浪,所以一般都是由高層決議,商量對策。
  趙國義憤怒地嘆了口氣,怒道:“真是太可惡了!究竟是什么人在幕后操縱?”
  卜一仁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沉聲道:“表面上是亞洲的一個小國家,但如果不是有人在背后給與支持,他們何嘗有膽量挑釁華夏國威?”
  趙國義沉思片刻,身居高位,已經能縱覽全局,嘆道:“看來與TTP有關啊。”
  TTP,全名叫做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議,也被稱作經濟北約,是由亞太經濟合作會議成員國中的新西蘭、新加坡、智利和文萊四國發起,原名亞太自由貿易區,旨在促進亞太地區的貿易自由化。
  但在這個組織中,并沒有華夏的身影,主要是因為華夏沒有申請參與TPP談判。
  對于華夏的態度,美利堅等國家的心情是復雜的,他們一方面希望華夏能夠加入這個組織,另一方面又不愿意華夏打亂原本內部的格局。戰爭與經濟形影不離,此次南海漁民受襲事件,與即將在年底敲定的TTP組織有關聯。
  華夏并不愿意加入TTP,反而正在組織申請加入APEC,其中就更耐人尋味。
  ,兩個組織的成員國有很多重合,為何有了一個組織,還要有另外一個組織,明顯是華夏在扶持后一個組織,用來針對經濟北約。
  經濟北約的部分成員國產生了心理失衡,所以才會出現南海漁民受襲事件。
  利用戰爭給華夏施加壓力,讓華夏低頭,認清自己在亞太地區的地位,同時在經濟策略上保持開放。
  外商會議舉辦的時間也如此巧合。會議是在一個月前敲定的,幕后有人可以操控劇本的發展和變化。
  外商原本是趾高氣昂的,他們認為華夏剛剛在南海遭遇到威脅,所以此刻洽談一些投資政策,應當更加處于弱勢。但是,結果出乎意料,方志誠表現得很強勢,與平日里中庸溫和的官員表現出了不一樣的態度。
  卜一仁笑道:“部委聯合會議一團糟,但態度大致相同,用成熟的方式給予回擊。不過,方志誠這一次恐怕要扇動蝴蝶效應的翅膀了。”
  所謂成熟的方式,無外乎發布新聞聲明,給與口頭警告,不會用武力處理。但因為方志誠的言論,外交部必然會引起波瀾,屆時恐怕就不會“鄭重聲明”那么簡單了。
  趙國義也看出背后的變化,道:“國家發改委外資司,是對外開放的窗口。志誠這一番話出口,說明了對外開放的態度。如果往深處去想,恐怕也是代表了唐蘇聯盟的外交態度。”
  卜一仁嘆了口氣,道:“在部委聯合會上,老家伙們之所以一直不表態,是因為不知道一號首長的想法,等方志誠的消息傳播開,他們恐怕就知道風向如何變化了。”
  趙國義道:“要動武?”
  卜一仁眼中閃過一道厲芒,沉聲道:“唐首長有鐵首之稱,擔任一號之后,他必須要在各方面展現自己的實力與魅力。南海漁船被襲事件,只是導*火索而已,即使沒有這件事發生,他也會主動出擊,讓眾多國家明白他的立場。”
  趙國義摸了摸下巴,道:“我大致明白什么情況了,如此看來,商務部這邊也得收縮政策?”
  卜一仁點點頭,“未來三到五年之內,對外政策將會逐步收緊,商務部要重新修改并完善現有的體系。”
  趙國義笑道:“志誠,在這些方向性上的東西上,總有先人一步的眼界。”
  卜一仁道:“畢竟是宋文迪的高徒,師徒兩人一脈傳承,都有一雙鷹的眼睛,只不過宋文迪性格比較內斂,不像方志誠這么鋒芒畢露。”
  趙國義突然道:“年輕人沒有血性,華夏還有未來嗎?”
  卜一仁微微一怔,許久后,緩緩道:“是該如此!”
  趙國義知道卜一仁在開會,不宜多聊,掛斷電話之后,想了想給榮康建回復了個電話,“對于外商會議,商務部保持緘默的態度,至于那些外商若是想投訴,那就讓他們通過外交部吧。”
  榮康建沒想到趙國義是這個態度,張大嘴巴,不知該如何說,趙國義此言太明顯,是放任方志誠的行為嗎?
  “趙部長,這涉及到外商投資,與我們商務部有密切關系,難道……”榮康建正準備試圖說服趙國義。
  趙國義皺了皺眉,打斷道:“康建同志,這是卜部長的決定,你遵照去處理,便是了。”
  言畢趙國義掛斷了電話,對于榮康建此人,趙國義接觸過幾次,也私下安排人調查過他,之所以能在商務部立足,主要其大哥榮康博,是外交部副部長,有望角逐繼任外交部長的重要候選人。
  榮康建借助大哥的關系,所以與許多外商的關系不錯,在外商投資管理司工作也就得心應手。
  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你與外商的關系好,但在國際形勢緊張的氛圍下,難免就處于劣勢。作為一名華夏人,你胳膊往外拐,這是要被人戳脊梁,被千夫所指的。
  榮康建心中憋了一口惡氣,他想了想,冷笑一聲,既然你讓我把事情推給外交部,那么我就順水推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