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1048 這是要捅破天啊

“這么低?”鄭淑芬眉頭緊緊地走起來,譚先生是鄭氏家族聘請的第一高手,由他出馬一般都能馬到功成,但沒想到他這么沒信心。
  譚先生嘆了一口氣,撩起袖子,鄭淑芬眼中閃過驚容。
  譚先生面對猴子時,一直保持沉默,并非他沒有膽氣,習武之人若是連膽氣都沒有,何談天下任我行?
  一條森然可怖的傷口,從手腕一直往上延伸,譚先生做了簡單處理,傷口沒有流血,已經結疤,但能夠說明剛才交手有多么的慘烈。
  譚先生苦笑道:“我剛出門,就受到狙擊,對面是雇傭兵,很有戰斗經驗。幸好他們只是給我警告而已,若是他們對我有殺機,恐怕我也難以第一時間趕到東華酒店。”
  蘇家的布局太過縝密,如同鏈條一般,東華酒店出事之后,另外一條暗線就開始動手,對譚先生帶隊進行狙擊。
  鄭淑芬眼中露出一絲決然,低聲道:“蘇家的實力太過強大,沒想到這么多年來,蟄伏在陜州,竟然培養出這么多厲害高手。除了唐家之外,恐怕蘇家最為神秘不可測。兩強聯手,勝局已定。”
  譚先生點了點頭,道:“董事長,這件事你處理的方式是正確的。蘇家這條潛龍,從淮南進入燕京,內心早已憋了一口氣,準備找個墊腳石踩一踩。如果你今天處置不當,鄭家可能會成為他的磨刀石。”
  鄭淑芬輕嘆了一聲,苦笑道:“關鍵在于廖家趨于弱勢,從去年年底開始,全國上下席卷了一場風暴,在唐首長問鼎之前,廖家的勢力已被連根拔起。咱們之前與廖家走得過于近了一點。”
  譚先生低聲道:“既然知道錯了,那就重新調整定位。”
  鄭淑芬眼中閃過復雜之色,不做多言,此次短暫的交鋒,鄭淑芬感受到了蘇家可怖的力量,只是鄭家高層之中,意見并非永遠一致,自己也非那個能拍板之人。
  來到二樓會議廳,鄭淑芬找了個角落坐下,盡管鄭氏也是此次外商洽談會的組織者之一,但她在會議過程中沒法直接參與,只能以旁聽身份列席。
  列席的都是來自各國的外商代表,約有五六十個主流國家。
  此次國家參與的部門,包括商務部、外交部、發改委、辦公廳等多個機構,不過主角卻是國家發改委利用外資和境外投資司。
  利用外資和境外投資司,主要職責包括這幾個部分。
  第一,制定我國利用外資、境外投資的戰略。也就是說與資本的進出政策,全部都是由該司負責;第二,擬訂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外商能投資什么,不能投資什么,全部都是由該司說得算;第三,起草利用外資、境外投資的有關行政法規和規章。外商有沒有違背規則,是由該司來判定;第四,負責我國全口徑外債的總量控制。國家外債多少,由該司給出詳細的決策;第五,負責組織編制國際金融組織貸款、外國政府貸款和國際商業貸款規劃。向國際拿多少債款,也是該司來決定;第六,參與審核外商投資重大項目;負責外資項目進口設備免稅確認工作;第七,組織協調多雙邊投資合作工作
  總而言之,這個部門對外商的影響很大,能不能進入華夏投資,或者到其他國家去投資,都是有利用外資和境外投資司的權力范疇。
  方志誠作為司長,他如果沒到場的話,那么就意味著外商想提出的所有愿望,都是無效的,因為最終制定的規章制度,都是方志誠說得算。
  兩點四十分左右,商務部外國投資管理司司長榮康建暗嘆了一口氣,不緊不慢地起身,往方志誠的方向迎了過去。
  榮康建五十五歲,兩鬢白斑,在商務部工作多年,經驗豐富,不過,此人在外界名聲不好,不太擅長與他人相處。
  榮康建對方志誠很不滿意,原本定好的會議,竟然放了鴿子,使得會議不得不延期。
  “不好意思,康建同志,上午出了點問題,所以沒能如期到會。”方志誠面帶微笑,抱歉道。
  榮康建暗忖方志誠演戲技巧一流,說得跟真的似的,表情神態找不到任何破綻。
  可惜,他已經聽到消息,方志誠其實上午一直在三樓咖啡廳,故意沒有下來參會。
  榮康建不動聲色,淡淡道:“上午我們已經聊了很久,因涉及到的內容很多,所以延遲到下午,繼續溝通交流。另外,我們討論出來的內容,也希望發改委能到場,屆時才能制定出具體的文件。”
  榮康建的態度不卑不亢,給人一種沉穩的感覺,同時他也是在暗示發改委很重要,但沒有發改委參與,他們一樣可以開會。
  方志誠微微一笑,朝自己的位置上坐了過去。今天參加外商洽談會的,大多是來自各國的企業代表,他們想爭取一些好的政策,或者綠色通道。
  這些企業代表雖然是外國人,但都是華夏通,操著一口非常標準的普通話,所以溝通起來,并沒有太多不便。
  “我們建議,華夏應該進一步放開金融政策,讓外國銀行能順利進入華夏市場。相信因為我們的加入,華夏的金融體系會更加多元,同時也刺激華夏本土銀行茁壯成長。”來自荷蘭的一名銀行業代表說道。
  方志誠擺了擺手,微笑著搖頭,道:“據我所知,任何一個國家的銀行業,都沒有能做到絕對開放。相對于幾年前,我們在不斷地嘗試讓外國銀行進入華夏,但事實證明,大多會出現水土不服的情況。當然,這不表示,在未來我們不會繼續深化銀行業的改革。”
  資本猛如虎,銀行家不是慈善家,反而是吸血鬼,不要期待他們會給你帶來什么,他們利用資本養肥你之后,會一口將你囫圇吞下,連骨頭渣都不剩下。
  方志誠此話說得很有技巧,一方面解釋了為何不開放外國銀行進入華夏的原因,另一方面也間接地表明了華夏的態度,短時間內不會允許外國銀行進入華夏,而且會繼續縮緊政策口子。
  “我們希望華夏在宣傳上對于國外企業有所傾斜與支持。去年包括央視、華夏日報等眾多央媒對我公司進行負*面報道,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我們可能會考慮退出華夏市場。”來自美利堅的一個從事手機行業的企業代表說道。
  方志誠皺了皺眉,語氣變得凝重,道:“我們對于外商會重視和關注,但不代表會放任外商發展。貴公司去年在華夏的營銷收入已占整體銷售的三分之一,但你們從來不是一個負責任的良心企業。據我所知,你們一直將海外的資金通過各種渠道轉移到避稅國家,甚至為了避免美利堅本土的高稅收,不愿意將海外利潤轉移國。所以對于你們這樣的企業,你覺得華夏政府的印象分會高嗎?因為種種行為,華夏的媒體才關注你們,媒體有監督權,自由民主,我們要尊重他們的權力。”
  方志誠接連答了好幾個問題,答案都讓外商措手不及。顯然,方志誠對所有參會的外商代表都有過研究,當外商提出要求和建議之后,方志誠都對他們進行了反問。
  方志誠與榮康建的態度截然相反,太強硬了。
  這使得今天與其他的外商洽談會太不一樣。
  對于外商,政府部門都是給與足夠的尊重,但在方志誠這里,他不停地追問這些外商,有沒有承擔自己的責任,是否自己做得足夠好!
  榮康建皺了皺眉頭,意識到方志誠雖然參會,但心中與自己的想法不同。繼續這么問下去,恐怕外商都得被得罪光了。
  榮康建咳嗽一聲,打圓場道:“上午會議,我們討論了很多。處于商務部外商投資管理司的角度,我認為很有價值和意義。會后我們會認真研究,到時候出*臺政策文件,還請大家等待一段時間。”
  方志誠掃了榮康建一眼,淡淡一笑,會議比想象中時間要短,看來榮康建知道繼續聊下去,會議的節奏要跟著自己來走了。
  方志誠淡淡地咳嗽了一聲,緩緩道:“我原本是不打算來參加這個會議的。”
  此言一出,滿堂震驚,誰都沒想到方志誠把實話說出來。
  方志誠手指摸了摸茶杯,繼續說道:“之所以不參加,主要因為這個會議沒有意義。為什么沒有意義?是因為諸位外商還沒有擺正自己的定位。”
  “我承認,在很多年前,華夏曾經貧窮過,需要國外資本、技術的支持,但現如今,華夏已經成為全球排名靠前的經濟綜合體。所以在研究政策的過程中,需要以我為主,而不是以你為主。我這話,你們聽了可能不舒服。”
  “但事實證明,在過去多年,大量盲目引入國際資本的過程中,華夏的資源流失慘重。比如,很多外商借著中外合資企業的名義,享受了大量優惠政策,撈足了金桶,當發現勞動力成本上升之后,毅然決然地放棄華夏。”
  “我們不需要這樣的企業,如果你們只是帶著分享利潤,卻不懂得饋的企業,我們不歡迎。”
  方志誠說完此話,拂袖離開。
  隱蔽在外商堆里的鄭淑芬,眼眸困惑,自言自語道:“他這是要捅破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