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1047 強者有扇臉資格

手機鈴聲響起,萬怡從堆成山的文件中,找到手機,看了一眼號碼,糟糕的心情瞬間變得明朗起來,她起身抱著手機來到走廊上,貼靠在墻角,低聲道:“方叔叔,有什么事?”
  方志誠與父親萬衡同輩,萬怡如此喊他,并不覺得突兀。
  方志誠笑著說道:“我現在人在外交部,回燕京這么長時間,一直忙于各種事情,還沒有空找你聊聊,今天正好有空,給你打個電話,不知道你有沒有空?”
  萬怡遲疑片刻,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道:“我手里還有許多事情要忙完……”
  方志誠并沒有覺得萬怡冷落自己,反而覺得她很用功,笑著說道:“那你就認真做事吧,等下次有空咱們再見面。”
  聽著手機中的忙音,萬怡失落地嘆了一口氣,辦公室有一名老員工,又將幾份文件擺在她的桌上,吩咐道:“這些材料需要趕緊復印出來,你現在放下手頭的工作。”
  萬怡眉頭皺了皺,道:“可是我現在手上有急事,需要翻譯材料,下午就要!”
  那老員工不悅地說道:“時間都是擠出來的,那份材料用不了一個小時吧?你中午不吃飯,就可以節省下來。”
  萬怡被這句話堵住,愕然無語,只能拿著材料去復印機前,老員工不屑地說道:“還在試用期的新人,也不認清自己的位置,讓做什么,就做什么唄?”
  另外一人笑道:“我們試用的時候,連喝口水的功夫都沒有,她還有閑工夫出去接電話?”
  萬怡突然意識到,一切是因為剛才那個電話,惹得老員工不高興,故意又指派自己工作。
  萬怡無可奈何,心里有韌勁,她望著復印紙一張張地進出,暗忖自己是托方叔叔找關系才進入外交部,不為自己,也得為方叔叔爭口氣。
  肩膀突然一沉,萬怡詫異地回過身,只見一張熟悉親切的面孔溫和地望著自己。這張臉看上去很年輕,只不過三十多歲,棱角分明,頭發很短,黑亮有澤,兩道劍眉橫飛,身材高挑勻稱,靜靜地站著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
  “方叔叔,你怎么來了?”萬怡驚訝地問道。
  方志誠笑道:“好不容易來外交部一次,自然要來見見你,看你工作得如何?”
  旁邊有老員工發現辦公室多了陌生人,立即站起來,看到方志誠身邊站著的那個人,吐了吐舌頭,又縮了回去。
  方志誠轉身與吳陽,笑道:“老吳,打個招呼,跟你借個人一天,行不行啊?”
  吳陽沒好氣地說道:“這話說的,搞得外交部是黑礦場一樣,你直接帶走。”
  萬怡意識到方志誠想帶自己離開,連忙道:“我手里還有一堆事……”
  吳陽哈哈大笑道:“外交部雖然平常事情多,工作繁忙,但也不至于少了你一人就轉不了,放心吧,你手上的事情,全部交給我來處理。志誠,你帶著她離開吧,等下我會關照負責人。”
  得到吳陽的承諾,方志誠見萬怡還是一臉猶豫,板著面孔,道:“給個面子行不行啊?”
  萬怡嘆了一口氣,點了點頭,道:“那行吧。”
  吳陽朝一個熟悉面孔招了招手,與她交代道:“萬怡手上的所有工作,全部分配給其他人。你們科室人員的配備情況,我心中有數,事情也不是特別多,不能全部交給新人來做。”
  那人連忙點頭,道:“我等下就分配一下。”
  吳陽嘴巴動了動,搖了搖頭,沒有繼續說什么。
  見方志誠帶著萬怡往外走了好遠,吳陽才反應過來,暗忖方志誠怎么見到小姑娘,就忘了自己似的,也太重色輕友了吧。
  等三人離開之后,幾名老員工開始交流,“剛才那個人是誰啊?說話語氣牛哄哄的。”
  那名答話的女人嘆氣道:“你連他都不知道?咱們外交部最年輕的司長,吳陽!負責干部司,簡而言之,所有的外交官想要晉升,全部都得他點頭。”
  “原來就是他啊,沒想到這么年輕。”那人輕聲道,“萬怡真正靠山是他?”
  答話的女人道:“好像萬怡跟他不是太熟悉,那個帶走萬怡的男人,好像才是關鍵人。咱們趕緊把事情分一分吧,領導下達的指令,趕緊辦完才行。”
  “萬怡,你在外交部干得如何,有什么不滿意的地方,當著吳司長的面說。”方志誠邊走邊笑道。
  吳陽淡淡一笑,不以為意,與方志誠的關系很不錯,這么說話才不顯得生分,“有什么不滿意的地方,可以提出來,我會再進行調整。”
  萬怡搖了搖頭,露出燦爛的笑容,雪白的牙齒如同一粒粒銀貝,道:“外交部很鍛煉人,我正在慢慢適應,大家對我都挺好。”
  見萬怡這么說,方志誠眉頭卻是微微一皺,因為國家機關大院,若是這么順利,反而有點不正常,因為萬怡沒有顯赫的教育背景,也沒有過人的家庭環境,在機關大院這個深不見底的水里,恐怕得忍受不少委屈。
  方志誠盯著萬怡漂亮的眼眸,看了許久,才笑道:“今天你就跟我跑吧,剛才老吳已經發過話,他在外交部還是有點實力的。”
  吳陽沒好氣地白了方志誠一眼,提醒道:“你別忘記正事,半個小時之后,有一個外商會,外交部這邊已經排好幾個人增援,你自己別遲到了。”
  方志誠漫不經心地笑道:“放心吧,誤不了事!”心中卻是暗道,今天這個外商會,對于國家而言,沒有什么實質性的好處。
  吳陽看出方志誠的心思,道:“你啊……后面恐怕外交部要收到一堆投訴了。”
  歐洲現在經濟情況特別嚴峻,列強紛紛將目光瞄準華夏,想在這塊潛力無窮的蛋糕上分一杯羹。幾個國家的大使便組織了個外商洽談會,邀請各個機構的主要領導人參加,方志誠就是其中之一。
  與在地方政府不一樣,如果遇到有實力的外商,你肯定要跪著、求著,但身處國家發改委利用外資和境外投資司司長這個位置,思考的角度又得不一樣。
  與吳陽分手之后,方志誠帶著萬怡上了黑色的奧迪轎車,郭勁遠笑問:“去會場嗎?”
  方志誠皺了皺眉,道:“不去,讓他們自己玩著吧。”轉而與萬怡道:“你想吃點什么?”
  萬怡看了一下時間,才十點多,道:“我不餓!”
  方志誠笑道:“那就去喝杯咖啡吧。老郭,去使館區附近找個咖啡廳。”
  東華酒店位于燕京第一使館區,是今天外商會議的地址。
  燕京第一使館區分為兩大區域:南使館區和北使館區。使館區充滿異國情調,每個使館大都自成單元,多是2-3層的小樓,如同一個放大了的別墅。街道也基本按各國使館布局分割,方方正正,井字形交叉,公路窄而密集。
  東華酒店的老板姓鄭,只有鄭氏才有能力,在豪強林立的華夏使館區,拿下金貴的地段。
  東華酒店三樓就有咖啡廳,會議在二樓召開,所以方志誠帶著萬怡來到三樓,點了咖啡和甜點,聊起天來。
  萬怡性格外向,但在方志誠的面前,卻是顯得很拘謹,方志誠雖然外表年輕,但在自己心中的份量很重。
  所以聊天主要以方志誠問,萬怡答為主。
  “前天剛與你父親通了電話,雖然精力不比以往,但能活下來,就證明還有希望。”方志誠微笑著說道,“他對你很關心,讓我一定好好照顧你。所以你要記住,需要任何幫助,都要告訴我,我會幫你解決。”
  萬怡眼睛一紅,鼻子發酸,忍著淚,道:“放心吧,暫時沒什么事。”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喝咖啡吧,味道還成。”
  兩人正說話間,從咖啡廳外走入兩人。
  “謝科長,你看那是誰?”陶娜驚訝地望著不遠處的萬怡。
  謝菲順著陶娜的目光望去,詫異道:“萬怡,怎么會在這里喝咖啡?”
  陶娜心里一陣好笑,這萬怡莫非不想干了?
  上班時間跟朋友在一起喝咖啡,關鍵還找了頂頭上司外出辦公的地方,被迎頭撞上!
  這是故意的,還是倒霉呢?
  陶娜嘆氣,挑撥道:“謝科長,是不是萬怡心中有氣,故意在這里等著咱們?她肯定是不想繼續留在外交部了。”
  謝菲眼中憤怒之色,一閃而過,露出沉穩之色,道:“你過去問問!”
  陶娜想了想,笑道:“你先坐會兒,等我男朋友過來再說!”
  陶娜有自己的小心思,對面帶著個男的,自己現在過去,被打了,豈不是自找的?
  因為一個重要官員未能及時趕到,會議出現變故,所以得延遲到下午才正式開始,見時間還很長,所以陶娜便琢磨著借機與謝菲多積累感情,同時打電話給姜斌,讓他過來買單。
  兩人選擇在咖啡廳的另一側坐下沒多久,姜斌也已經趕到,他穿著韓式西裝,稍短的頭發根根直立,身材越有一米八,臉型俊朗,眉宇斜飛,嘴角帶著一抹笑容,屬于女性比較喜歡的那種類型,帶著一些壞壞的英俊。
  陶娜先于謝菲介紹了一下自己的男朋友,隨后朝姜斌招了招手,拉他到一邊,笑道:“帶你去見個人。”
  姜斌眉頭微微一皺,笑道:“朋友,還是敵人?”
  陶娜湊到姜斌耳朵邊,低聲道:“都在試用期的同事!”
  姜斌臉上露出恍然之色,暗道:“那就是仇人了。”
  第1047章強者有扇臉資格
  陶娜挽著姜斌的胳膊,兩人走向萬怡那邊,謝菲靜靜地品著咖啡,觀察著兩個新人斗法,挺有意思。陶娜的那點小心思,謝菲哪里不清楚,她也是過來人。
  謝菲的家境比不上陶娜,與萬怡相仿,所以這么多年來,她只能做到科長的位置。遠不及自己的那些人,如今卻成為了自己的上司,所以她現在很享受,發生在自己眼皮底子下面的事情。
  萬怡在她看來,也是一個犧牲品。
  “萬怡,沒想到竟然在這里看到你!你難道不用上班嗎?”陶娜笑吟吟地望著萬怡。
  方志誠微微一怔,抬頭望了她一眼,這年頭很難看出女人的真實面目,因為化妝技巧可以掩飾,不過,方志誠大致能掂量出陶娜的成色,只能算是一般,貼著假睫毛,開過眼,牙齒矯正過,下巴尖削,估摸也動過刀子。脖頸上雖然抹了很多增白的護膚品,但依然能看出本身并不白皙。
  轉觀萬怡,眉毛略微修剪,只涂抹了BB霜,臉型輪廓清晰,膚色白嫩,鼻梁小巧挺翹,眼神干凈清澈,比起陶娜多了一抹清純的味道。
  萬怡發現了陶娜,轉身環顧一周,在角落里看到了謝菲,眼神中出現些許慌亂,道:“我已經請過假了。”
  “真可笑!請過假了?謝科長怎么不知道?”陶娜伸手指了指萬怡桌上的咖啡,“原來還以為你能和我一起留下來,沒想到你自暴自棄,主動放棄機會,真是太掃興了。”
  方志誠咳嗽了一聲,淡淡地掃了一眼陶娜,問萬怡道:“她是誰啊?”
  萬怡沒想到自己狼狽的樣子落在方志誠的眼中,慢慢低下頭,垂著眼瞼,道:“是我的同事。”
  方志誠估計其中還有其他故事,等晚點在于萬怡詳細聊聊,抬眼看了陶娜一眼,道:“萬怡今天的確是請假,并得到同意,至于那個謝科長,級別太低,所以不知道此事。”
  陶娜見方志誠口氣很大,不屑地看了一眼他,道:“你算哪根蔥,插什么嘴?”
  方志誠皺了皺眉,這幾年他的脾性收斂很多,否則的話,早已一巴掌呼上去了,心中暗嘆現在的九零后,實在太囂張,不可一世。
  方志誠冷笑道:“我不是哪根蔥,請你現在離開,我們正在聊天,這里不歡迎你。”
  方志誠雖然說得比較客氣,但讓陶娜很不高興,她用胳膊捅了捅姜斌。姜斌無奈地聳了聳肩,暗忖這陶娜真會惹事,不過自己很喜歡,以前談戀愛,總是玩一個丟一個,陶娜不一樣,總能“作”出花樣,別有一番味道。
  姜斌用手指捏了捏鼻子,嘿嘿一笑,突然一腳踢中咖啡桌,咖啡桌被掀翻,惹得萬怡驚呼了一聲,咖啡也翻倒了兩人的身上。
  姜斌牛哄哄地說道:“媽的,跟我女人說話客氣一點,別搞得自己神五神六的。”
  方志誠搖了搖手腕,角落里已經站起身的人影才又坐了下來。
  另一邊,服務員發現有人鬧事,趕緊打電話通知人安排保安。
  方志誠從地上的紙巾盒里抽出紙巾,遞給萬怡,萬怡此刻眼神閃過一絲堅毅,暗忖這小姑娘比自己想象中要堅強許多。
  方志誠用紙巾擦了擦領口的咖啡漬,道:“你想怎么樣?”
  姜斌見方志誠這么說,以為他認慫,得意地指著萬怡,笑道:“簡單,讓她滾出外交部。”
  方志誠似笑非笑地說道:“如果,不呢?”
  “沒有如果!”姜斌不屑地說道,“拒絕,就整死你倆。”
  陶娜對姜斌的表現很滿意,她就是喜歡姜斌身上的猛勁,下身夾了夾,竟然發現有反應,出水了。
  咖啡廳的服務員通知酒店保安上來。東華酒店的保安都是正規保安公司安排,統一是退伍兵組成,素質很高。保安隊長見到姜斌,微微一怔,笑道:“原來是斌少啊。”
  姜斌點了點頭,想了想,道:“你是老于吧?我在辦事,跟你們無關,到一邊呆著去吧。”
  老于憨憨一笑,知道姜斌惹不起,伸手一招,帶著人往角落里去了。
  服務員問道:“鬧事的人是誰啊?”
  老于無奈地聳了聳肩,道:“鄭董事長的兒子,你都不認識,真沒眼力勁。這不是省油的主兒,咱們站在旁邊看著就好。”
  東華集團是華夏著名的實體投資大鱷,原本是由國有資產改制,后來整合之后,變成了如今涵蓋各個領域的綜合體。東華酒店歸屬于東華集團的餐飲生態體系,掌舵者名叫鄭淑芬,是鄭氏家族的重要靈魂人物。
  姜斌則是鄭淑芬的獨子。
  東華集團涉及的經營與眾多海外投資有關,所以與外交部關系不錯,因此姜斌才能輕易地找到人,為陶娜疏通關系。
  姜斌掃了一眼萬怡,突然發現這女人長得挺不錯,沒有陶娜那么艷,但如同清水芙蓉,說不出的一種清爽。這種感覺猶如大魚大肉吃多了,突然吃點蔬菜,那滋味也挺不錯。
  姜斌淡淡一笑,湊到陶娜耳邊,低聲道:“你同事,其實長得挺不錯呢!”
  陶娜噗嗤笑出聲,道:“要是你能搞到手,我不攔著你。”
  姜斌捏了捏陶娜的面頰,笑道:“你真懂事!”
  姜斌和陶娜的對話,雖然聲音壓低,但方志誠和萬怡都能聽清楚。
  萬怡眼中露出憤怒,但她又不敢多言,畢竟此事是因自己而起,她害怕因為此事,讓方志誠惹上麻煩。因為姜斌明顯看上去很有實力,輕易不能惹。
  方志誠緩緩嘆氣,道:“真是一對賤男賤女!”
  姜斌皺眉,罵道:“小子,你真有種啊!”言畢,抬腿就朝方志誠踢了過來。
  突然,姜斌腳落空了,他只覺得耳邊呼地一陣風,自己就被抗飛,在空中兜了個圈,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
  猴子吐掉嘴里的牙簽,與方志誠笑道:“老板,這小子好像練過幾天跆拳道。”
  方志誠點了點頭,嘆氣道:“給他點苦頭嘗嘗,即可。”
  猴子嘿嘿一笑,將姜斌給提了起來,卡擦一聲,卸掉了他的胳膊。姜斌如同殺豬一般痛嚎起來。
  旁邊的保安看到此景,這才反應過來,紛紛沖上前,將猴子、方志誠、萬怡堵在原來的位置上,陶娜一臉驚恐,沒想到事情會變得如此曲折,下意識地往后退了幾步。
  猴子皺了皺眉,單手提著姜斌,道:“還有幫手啊!”手上的動作并沒有停止,繼續卡擦一聲,將姜斌的胳膊又上了上去,然后又卡擦一聲,卸了下來。
  “媽的,趕緊救斌少!”老于瞧出對方手法純熟,很不好惹,但養兵千日,用在一時,東華酒店高薪聘請他們這些保安,關鍵時刻就不能掉鏈子。
  保安們紛紛從口袋里掏出巡邏棒,朝猴子撲了過去,猴子冷笑一聲,原地一個旋踢,將五六人全部踢飛出去,砸在桌子上,再也起不來。
  老于額頭冒汗,自己雖然是特種兵出身,也上過戰場,但基本判斷強弱的能力還是有的,他意識到跟猴子相比,自己這幫人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解決普通的斗毆還行,但對面明顯是高手,就是千軍之中,他也能取敵性命。
  猴子手里的動作依然沒停,還是不停地裝卸姜斌的胳膊,姜斌已經疼得昏眩過去。
  老于往后退了兩步,終于還是沒有勇氣上前,朝地上吐了一口痰,道:“媽的,你給我等著!”
  萬怡目瞪口呆地望著猴子,再望向方志誠,心中大定,突然想起方志誠并非隨意揉捏的軟柿子。
  這主要因為方志誠平時與萬怡都很親和,感覺就像鄰家大叔一樣,照顧著自己和母親。他總是面帶微笑,仿佛天塌下來的事兒都沒法惹他生氣。
  萬怡突然明白,方志誠這樣的人,理應有很多手段,否則,他也不可能一句話,就將自己送到外交部。
  “老板,等下估計還有事,要不你先撤?”猴子雙手摩擦了一下,似乎剛才只是熱身運動而已。
  方志誠朝面色慘白,不敢多言的陶娜指了指,道:“把那個女人給我拉過來。”
  猴子就壞笑著走到陶娜的身后,輕輕地一推,陶娜就跌坐在地上,她此刻彷徨無奈,原本以為依靠姜斌,可以完全欺凌萬怡,沒想到局勢扭轉。
  方志誠牽起了萬怡的手,將她帶到陶娜的身邊,淡淡道:“扇她!”
  萬怡驚訝地看了一眼方志誠。
  方志誠慢慢地將萬怡的手掌打開,鼓勵道:“萬怡,這就是社會現實,強者欺凌弱小,現在你比她強,所以你可以欺負她。當然,如果你沒有這個意識和決心,那么我建議你,永遠生活在童話中,回到漢州市委組織部工作、生活,不要輕易嘗試來到燕京這個龍潭虎穴。”
  萬怡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勇氣,望著陶娜那張滿是脂粉的臉,心中的委屈突然宣泄而出,她揚起了手腕,狠狠地搭在陶娜的臉上。
  啪啪啪,陶娜的臉高高的腫起,嘴角甚至出了血絲,但萬怡還是在不停地扇著。
  終于方志誠抓住了萬怡的手腕,笑道:“可以了,繼續打下去,你的手恐怕要受傷了。”
  萬怡這才發現自己的手掌通紅、微疼,她鄙夷地望著陶娜,然后微笑著與方志誠道:“她的臉皮太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