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1044 十五年曹堯騰躍

(今天補了1041章,大家可以看一下。最近太忙,有點亂,見諒。)
  終于傳出方志誠要離開曹堯的消息,這并不是一個令人意外的結果,作為一名掛職副市長,他的根原本就不屬于這里,曹堯對他而言只是個跳板而已,當達到自己的目的,就得往下一站前行。
  不過,方志誠掛職的時間太短暫,差不多只有十個多月,讓不少人覺得又有些可惜。因為很多人都感受到方志誠對曹堯的改變。
  方志誠最擅長之處在于城市規劃,他從發改委入手,將曹堯原本一團亂麻的規劃思路梳理清楚,形成一體兩翼齊飛的大好局面。
  所謂的一體,指的是曹堯大都市圈。以曹堯為中心的大都市圈已經有了框架結構,隨著國家各種政策到位,都市圈將能夠實現快展,而曹堯是經濟中心更是政策中心,向四周進行輻射。
  所謂的“兩翼”,指的是以新城區與老城區為經濟增長點的商業模塊。新城區由宏達集團籌建,以國際最新的智慧城市設計理念進行打造;老城區由曹堯本土商會集中力量改造,創新的同時遵循曹堯文化,注意對古街文化的保護。
  常委例會結束之后,王國岳主動喊住方志誠,邀請他到自己的辦公室坐一坐。隨著宋文迪省長位置坐穩,方志誠與王國岳之間其實就沒必要那么針鋒相對,所以彼此的關系還算融洽。
  王國岳喜歡喝咖啡,等方志誠坐定之后,秘書擺好咖啡機,王國岳朝秘書擺了擺手,秘書笑了笑,離開辦公室。王國岳開始熟練地泡咖啡。
  虹吸式咖啡機,分上下兩截,下方裝水用酒精燈加熱,?咖啡豆要磨成中等粗細放在上方,?中間隔有包布濾網,待水沸騰后,蒸氣壓力逼使水透過管子上升,此時上壺中的咖啡豆粉與熱水接觸,經由攪拌的后會散出獨特的濃香。
  這是比較古典的煮泡咖啡方式,很符合王國岳的性格特點。
  咖啡杯不大,一杯一口就能喝完。
  王國岳笑道:“這就是你和我的區別,你喜歡喝茶,我喜歡喝咖啡。”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王書記,你的意思是,咱們道不同應該不相為謀嗎?”
  王國岳聳了聳肩,道:“志誠,你有點太敏感了呢。”
  方志誠道:“你現在的說話風格,倒是讓我覺得,能跟你稍微聊一聊了。”
  “沒那么假了嗎?”王國岳自嘲地一笑,“前段時間我去漢州,與臧毅見了一面,他對我的評價和你一樣,看來我是要改一改自己的毛病了。”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沒必要因為別人的觀點而改變自己,其實你已經做得非常不錯,作為一名市委書記,你身上擁有合格的素質。只是你與我、臧毅,都不太感冒而已。”
  王國岳嘆了一口氣,道:“很意外,你能和臧毅成為朋友,而我和你倆都難以成為朋友。”
  方志誠微微一笑,道:“朋友?臧毅恐怕不會認同我和他的關系吧?”
  王國岳聳了聳肩,“他嘴巴上雖然不認可,但內心是這么想的,至少我能看得出來,他對你的態度與眾不同。”
  方志誠又喝了一口咖啡,濃香在牙齒間漫溢,讓大腦變得清醒與理智,“或者我離開曹堯的話,能有所改變,畢竟一山不容二虎嘛。”
  他頓了頓,又道:“省委組織部安排人考察干部,對于市長的職務,你有何打算?”
  王國岳沉吟片刻,反問道:“你是怎么考慮的?”
  方志誠笑了笑,道:“要不咱倆玩個游戲?將心中的答案寫下來,看是否一樣?”
  王國岳也覺得有趣,起身從辦公桌上取了紙幣,遞給方志誠一份,各自寫了自己猜測的人選。
  王國岳接過方志誠的紙條,打開之后,淡淡笑道:“咱倆若不是敵人,會成為極好的知己啊。”
  方志誠沒有打開紙條,知道王國岳心中的人選與自己一樣,道:“對于曹堯甚至淮南,咱們終究只是路人,離開之后,必須要有真正能扎入曹堯的人選。雖然常夢圓此人有些滑頭,喜歡專營,但從他這么多年來所作出的成績來看,他是一個合格的干部,能做到心系群眾,兢兢業業。”
  王國岳點頭認可道:“他分管黨群多年,在黨校有很強的號召力,曹堯的年輕干部多出自門下,我之所以培養陳震,也是看中陳震與其關系不錯的基礎上。”
  方志誠對于王國岳在人際關系的安排上還是感到欽佩,王國岳在某些方面的布局,不僅僅是為自己,更多地是在為曹堯長久展做鋪墊,按照曹堯都市圈的計劃,至少十五年才能初具規模。
  王國岳在曹堯的時間最多也只有一屆而已,當他離開之后,必須要有人接過展的交接棒。雖然常夢圓在暗中對王國岳多有小動作,但王國岳依然能夠坦然面對,并且豁達地處理,這充分證明了他的實力。
  方志誠道:“陳震和常夢圓的組合,的確可以考慮是曹堯下一個班組的基礎。”
  王國岳似笑非笑道:“常夢圓一直想和你接觸,你為何對他置之不理?”
  方志誠嘆氣道:“還不是怕你太過在意?常夢圓也是太心急,他并沒有認清楚自己的實力,以及我倆的想法。”
  “常夢圓看似聰明,其實也有點底氣不足,這也沒辦法,誰讓我倆之前在曹堯鬧得動靜太大?連曲康也只能悄無聲息地躲到省委養老了?”王國岳唏噓道,之前曹堯的王方之爭,的確用力過猛,驚動省里和國家高層才得以平復。
  不知不覺,咖啡機的酒精已經燒完,秘書似乎早已有準備,掐準時間進來換了酒精。秘書心中暗自嘀咕,今天王國岳的心情不錯,怕是要和方志誠長談很久了。
  這也能夠理解,方志誠即將離開,兩人再也沒有實際的利益紛爭,談得就更加深入了。
  “有件事我想拜托你。”方志誠嘆氣道,“等我離開之后,幫我好好照顧隋琦,她外表看上去堅強,但骨子里很脆弱。”
  王國岳深深地勘了一眼方志誠,淡淡道:“我只能在旁邊默默地看著,你也知道,她最需要的是什么。”
  方志誠無奈地說道:“你也知道,要徹底打消蘇隋兩家的恩怨,必須要有個結果。我已經將程度削弱到最低限度。”
  王國岳點點頭,道:“的確,蘇家讓隋家留有余地,讓任何人都特別意外。隋琦只要在曹堯,我會關照她,這點請放心。”
  方志誠看了一眼王國岳,壓低聲音道:“讓你照顧她,但也是有底線的。她是我的女人。”
  王國岳微微一怔,哈哈大笑,道:“怎么,難道你還害怕我乘人之危?”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若是臧毅的話,我倒是有點擔心,不過你嘛,我還是很了解。你這人有道德潔癖。這點比大多人要強。”
  王國岳輕松地笑道:“很意外啊,這是你第一次當面夸獎我,以前都諷刺我是個偽君子。”
  “真偽只是在一線之間。”方志誠聳了聳肩,“在你的眼中,有時候我辦事也挺正能量的吧?”
  王國岳笑道:“殊途同歸,你比我更加靈活。”
  方志誠放下咖啡杯,站起身,主動伸手,王國岳面帶微笑,也伸手與之緊握。
  雖說之前兩人的矛盾與嫌隙已經消淡,但真正地徹底消失,從此刻開始。
  兩人重新坐下,王國岳才問道:“下一站,你有何考慮?”
  “國家改委那邊已經有一個位置,不過我還在考慮,畢竟離基層太遠,有種施展不開手腳的感覺。”方志誠微笑道,“我其實很羨慕你,執政一方,造福一方的感覺很不錯吧?”
  王國岳搖了搖頭,苦笑道:“你有點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意思了。執政一方,肩上是數百萬的百姓,任何決定都不能有失。不過,你的確適合回到改委,那里才是你能夠一展所長的土壤,曹堯的格局太小,你的視野太廣闊,難以施展拳腳啊。”
  方志誠暗忖王國岳對自己的評價很高,他并沒有想那么多,雖說蘇青等人對自己的道路選擇給予尊重,但他大多數的仕途按照家族的利益來走。
  在潮流的汪洋中,個人大多時候是一葉扁舟,需要隨波逐流。
  與王國岳分別之后,方志誠坐在轎車上,與郭勁遠吩咐道:“就不回市政府了,在周邊轉轉吧。”
  郭勁遠理解方志誠的意思,沿著幾條主干道,放緩車,帶著方志誠在城內兜兜轉轉。
  作為一名政客,方志誠心中幾乎已經沒有故鄉的概念,每到一個地方,他就會將心血融入其內。當離開的時候,也是百般滋味。曹堯市是自己停留最短的一地,但感情絲毫不弱于漢州與東臺。
  方志誠望著遠處新城區的標志性主樓大廈,心中充滿期待,十五年之后的曹堯絕對是淮南北部城市的標志,曹堯大都市圈會成為推動淮南展的重要引擎。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