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1040 傭兵團相互角力

安妮和亨利經過那次行動之后,已經投入末日仲裁者組織,原因很簡單,末日仲裁者給了兩人超乎想象的酬勞,若是他們還在銀色時代,做十年恐怕也拿不到一次任務的獎金。更關鍵的是,末日仲裁者組織管理嚴密,裝備精良,資源豐富,是任何一個冒險家都憧憬的傭兵組織。
  經過短暫的幾天接觸,安妮和亨利就心動了,不為國家,只為自己戰斗。
  安妮和亨利作為十人組跟隨蘇霖回國,蘇青出面為他們入境提供便利,他們的責任是保護方志誠。安妮望著遠處的方志誠,心情很復雜,因為她沒想到自己的身份已經變化,從一個傷害者的身份轉變為保護者。
  這次的對手很強大,從資料來看,是俄羅斯黑幫組織成員。
  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俄羅斯黑幫之間的戰斗肆無忌憚,各派系成員穿著西裝,經常在街頭利用汽車炸彈和飛車槍擊相互廝殺,搶奪地盤和勢力范圍。他們從事的活動包括政治暗殺、搶劫、走私、販毒、收取保護費、販賣人口等等劣跡累累,臭名遠播,造成社會動蕩不安。
  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后,由于俄羅斯經濟局勢惡化,軍方大量裁員與預算刪減,原來的特種兵(克格勃)的許多精銳即為俄羅斯黑幫所吸收,成為對抗政府法治的中堅力量,公然與社會對抗,明目張膽地進行各種犯罪活動。目前,俄羅斯的打小黑幫已經超過六千個。
  隨著俄羅斯黑幫勢力的壯大,俄羅斯本土和前蘇聯的加盟共和國已經遠遠無法滿足他們的要求。他們組織傭兵團,向尼日利亞提供武器,從哥倫比亞購買毒品,與意大利黑手黨合作洗錢,跟日本“山口組”攜手開拓色*情市場,他們販賣甚至交易核材料高濃縮鈾。
  亨利手中翻閱著一份資料,眼中露出難色,道:“這次對方主要戰力名叫米歇爾,俄羅斯烽火傭兵團主力戰將,年齡五十歲,但作戰經驗豐富,尤其擅長暗殺,在2006年曾經殺死剛果總統,2009年殺死克羅地亞總理而名聲大作。每次出手果斷而狠辣,銷聲匿跡多年,沒想到這次再度復出。”
  安妮眼中露出凝重之色,道:“俄羅斯一直試圖干涉華夏內政,目前華夏以唐系獨大,而蘇系是唐系的堅定支持者,只有剪去羽翼,才能試圖威懾唐家主政之后的立場和態度。”
  亨利雙手抱在腦后,依靠在車座上,嘆道:“這些政治家的心思真是讓人難以猜測。不過,此事跟團長有何關系?他的主要精力放在中東和非洲,對亞洲的時局并不特別關心。”
  團長指的是末日仲裁者。
  安妮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淡淡道:“團長的想法,很難讓人理解。他雖然人在國外,且從不插手亞洲事務,但能看出他對華夏一直很關心,畢竟他是華夏人。”
  亨利撇了撇嘴,不屑地說道:“職業傭兵,根本沒有家國的概念,只有利益。”
  安妮沉默片刻,對講機傳來沙沙的聲音,她面色變得凝重,壓低聲音與亨利,道:“對方開始行動,咱們趕緊保護目標撤離。”
  此次末日仲裁者十人組,分為五個單獨的小隊,從不同的角度保護目標的安全。每個小隊都是獨當一面的高手,他們有超強的作戰能力與戰場解讀能力。
  “靈狐小隊已經被攻滅。”對講機內發出緊張的聲音,“對方準備充足,直接被秒殺了。”
  靈狐小隊是跟蹤此次俄羅斯烽火傭兵團的小組,他們擅長偵察與隱匿,兩人的身手均不錯,尤其是隊長埃弗頓的槍法精準,是末日仲裁者組織中最強大的射手。
  “對方人數不多,不超過五人,進攻方式極為粗暴,有重武器,媽的,哪來的重武器,華夏肯定有人給他們支援,他們發現了我們隱匿的位置,正在朝我們進攻。太突然,華萊士已經受傷了。”獵鷹小隊隊長杰米暴躁地說道。
  安妮和亨利已經沒有那么輕松,如同他們所判斷的,此次方志誠從曹堯來到瓊金,將是他們動手的一次機會。因為經過幾次在曹堯的接觸,對方知道方志誠在曹堯的保護力量極為強大,所以才會等到來到瓊金發動進攻。
  方志誠和佟思晴坐著兩天,兩個外國人朝他們走來,方志誠眉頭皺了皺,有些意外。
  安妮直截了當地說道:“現在您很危險,請跟我們離開這里。”
  方志誠對安妮有印象,嘆氣道:“金發安妮,我為什么要跟你走呢?我們的關系似乎并不是特別融洽。”
  安妮淡淡道:“現在我的任務是要保護你,如果你不愿意離開的話,我就只能用強行手段了。”
  方志誠眼中露出深思之色,亨利嘆了一口氣,準備上前動手。
  安妮擺了擺手,阻止亨利,道:“以前我代表的是銀色時代,現在代表的是末日仲裁者組織。”
  方志誠眼中閃過一絲驚訝,意識到安妮此次是隨著蘇霖回國的那個十人組,他們肩負抵御外部入侵傭兵團的責任。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我跟你們離開。”
  安妮松了一口氣,方志誠的果斷配合,十分明智,她心中沒底,自己的那些同伴究竟能抵御多久。
  “FUCK,這些人是哪來的?”一向鎮定地米歇爾狂躁地罵道。
  波克多手臂中彈,不過他依然在控制著卡車的方向,沉聲道:“鬼知道!我們的行蹤是不是泄露了?”
  米歇爾沉聲道:“不管有多少敵人,咱們都只能硬上了。我們已經暴露位置,想要全身而退已經沒有可能,現在只能孤注一擲,完成任務。”
  話音剛落,身后傳來悶哼一聲,米歇爾眼中射出怒火,又一個同伴被干掉了。
  波克多朝扛著重武器的湯姆斯,大聲叫道:“放開手腳吧,咱們已經沒有退路了。”
  湯姆斯重重地點了點頭,吐掉了嘴里的雪茄,怒道:“知道了!”
  俄羅斯傭兵團已經殺紅了眼,重型機槍發出突突的聲音,交戰的位置,雖然在瓊金西郊的一處空曠地,但因為動靜很大,已經引起周圍的注意。
  按照米歇爾的計劃,他們的行動應該是以暗殺為主,但沒想到進入瓊金之后,發現后面有人追蹤。對方只有兩人,但戰力超強,為了干掉他們花費了三個人的代價。對方的防備有計劃性,一環套一環,后面的追蹤者才被干掉,前面又多了堵截者,盡管只有兩人,但給他們很多麻煩。
  “這幫人不是華夏軍方,是傭兵組織。Shit!我們遇到同行了。”波克多努力控制著方向盤,憤怒地咆哮道。
  米歇爾依舊很冷靜,道:“對方只有兩個人,不用怕他們,直接用火箭彈!”
  “沒搞錯吧,如果這么干,我們真的就沒有退路了。”湯姆斯驚訝地說道。
  米歇爾嘆了一口氣,道:“對方準備得比我們更加充足,我們只有展現出更加強大的魄力,才能獲得成功。即使讓華夏軍方發現,那也無所謂。華夏軍方最強的實力在邊境,駐扎在國內的軍隊全部都是垃圾。”
  抱著火箭炮的夏利,嘿嘿一笑,道:“米歇爾,我相信你能讓我們安全回國。既然你決定了,那就大干一場吧。”
  未過多久,火箭炮飛出,火光閃現,對面再無聲息。
  米歇爾對波克多沉聲發出指令,道:“趕緊向目標進發,成敗在于時間。”
  ……
  位于瓊金西郊的東渡派出所,接到了一個群眾舉報,“我們這邊發生了激烈的交火,你們趕緊出警吧。”
  “交火?請您說得更加仔細一點。”接話員很難反應過來。
  “有人在火拼……動用了槍械……還有一些其他武器。”群眾緊張且斷斷續續地說道,“這幫人像恐怖組織。”
  接話員第一反應,這可能是一個虛假信息,每天110電話系統都會接到許多不實的信息,在瓊金發生恐怖組織襲擊,這似乎天方夜談,“請將您的位置報給我,我們立即通知派出所到現場勘察。”
  “這里是東渡鎮,派出所怕是不頂用,對方好像有火箭炮。”群眾頓了頓說道。
  “火箭炮?”接話員沉默片刻,“您盡量保持鎮定,稍后會有警員抵達現場。”
  接話員將信息記錄下來,正準備將信息轉交東渡派出所,這時三名穿著軍裝的軍人走入省公安廳110呼叫中心,其中一人簡單說明情況之后,呼叫中心的領導走出辦公室,問道:“剛才有沒有人接到東渡鎮發生恐怖襲擊的舉報?”
  接話員舉手道:“我接到了。”
  領導點了點頭,道:“你來我的辦公室一趟。”
  接話員立即明白原因,消息恐怕是真實的,按照此次處理的方式,恐怕是要全面封鎖消息。發生恐怖襲擊這種大事,若是傳播出去,會引起社會恐慌。
  “重申一次組織紀律,對于今天的消息,你不能對任何人透露。”領導異常嚴肅地說道,“另外,你等會給家里打個電話,近一個月你需要出差。”
  接話員驚訝地說道:“這是要將我隔離嗎?”
  穿軍裝的一人,淡淡道:“這是組織上的要求,放心吧,我們會給你提供最好的待遇。等事件平復之后,會讓你立即自由,同時你可以享受三等功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