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104 別動兔子窩邊草

方志誠偷偷打量著佟思晴,只見她目光低垂,凝視著筆記本,極為認真地聽著方志誠的每句話,不時地點點頭,又或者下意識地將簽字筆放到唇邊,將豐潤的紅肉抵成一個怪異的凹陷。他還注意到佟思晴的眸光很亮,應該是帶來了隱形眼鏡的緣故,所以顯得眸光與眾不同。
  方志誠從小是在一個單身家庭長大,因此性格中難免有些小怪癖,比如一般發生在女性身上的潔癖,比如對于年長的女性有種淺淺的崇拜。佟思晴身上流露出來的氣質與風格,很能吸引方志誠,與秦玉茗那種氣質相近,但又有很大的區別。
  秦玉茗因為經常跳舞,所以由內而外能散發出一種活力的躁動,而佟思晴身上散發著一種屬于書卷氣息的味道,淡淡的墨香與脂粉氣息糅合在一起,形成一種極具沖擊力的精神誘惑。
  辦公室里開著空調,佟思晴似乎有點微熱,她飽滿晶瑩的額頭冒出如同珍珠般的汗滴,于是輕輕地挪動了一下桌椅,將外面的大衣給褪去,露出一件粉色的束身羊絨高領衫,將完美的線條給展現無遺。
  方志誠知道佟思晴結婚多年,還有一個五六歲的兒子,暗嘆她身材保養得還真好,玲瓏剔透,蜿蜒有秩,尤其胸口那傲然的弧度,如同春雨下挺拔的嫩筍,讓人忍不住想伸手撫上一把。
  佟思晴見方志誠眼珠子滴溜溜地轉,她表面不動聲色,心中卻是給方志誠下了個“色狼”的定義,忍耐住性子,繼續聽候方志誠的安排。
  按照方志誠的計劃,以后文件的收集、整理與歸檔,由佟思晴來負責。而自己主要處理市委書記辦公室與各部門之間的協調。這樣也就能讓他從繁瑣的雜事中脫離出來,更好地為宋文迪掌控大局。
  市委書記做得好不好,關鍵在于其能否“動”起來。華夏官場還處于人治的階段,有些關鍵的問題,必須市委書記到了現場協調解決,才能徹底地解決問題。所以,市委書記跑動得越頻繁,為老百姓解決地實際問題也就越多。
  與佟思晴開完小會,方志誠領著熱水壺,進里屋給宋文迪蓄滿一杯水,出門之后,發現王柯坐在自己辦工作上,笑道:“王主任,你怎么有空?”
  這倒不是方志誠的寒暄,王柯破格被升為辦公室主任之后,忙得團團轉,方志誠平常想要坐下來與他說句話,那難度也是極大的。
  王柯笑笑,下意識瞄了一眼正在伏在桌上整理材料的佟思晴,輕聲笑道:“之前老早就想請大家吃頓便飯,交接工作太忙,所以才耽誤了。擇日不如撞日,我想著今天請幾個處室的負責人吃飯,你來不來?“”
  方志誠知道王柯邀請自己,一方面是因為感謝自己在他升職上使了一把力,另一方面也是希望方志誠出面幫他撐下場面。
  方志誠揮揮手,謙虛地笑道:“都是一些領導,我去怕是不合適吧?”
  處室負責人都是副處級或正科級干部,方志誠的行政級別不過是副科,王柯邀請方志誠,求的是狐假虎威,借的是宋文迪的威望。
  同在一個大院,級別有高低,但因為所處位置的冷熱程度,待遇也大為迥異,王柯今晚邀請的必然是市委辦深處重要位置的干部,方志誠作為市委書記秘書,若是能到場,無疑給王柯增加底氣。
  王柯半年之內連跳兩極,數個月之前秘書一處的副處長,現在要管理那些原本高高在上的各處室負責人,自然有些底氣不足,他擺了擺手,朝著里屋那道門努嘴笑道:“你又拿我尋開心,你每天跟銀州最大的領導見面,他們那些又算個逑?”
  方志誠對著佟思晴干咳一聲,給王柯使了個眼色,王柯知道方志誠的意思,踱步走到佟思晴的身邊,笑道:“小佟,晚上有空嗎?”
  佟思晴看似在整理資料,其實豎著耳朵聽八方,早就聽見王柯與方志誠對話,她來市委辦很多天,知道王柯現在是市委副秘書長,市委辦公室主任,見他與方志誠說沒點架子,暗自心驚,意識到方志誠與王柯的關系不匪,也難怪方志誠年輕輕,卻顯得如此傲慢。
  其實,方志誠身上的這股傲慢勁,那是因為與宋文迪相處久了,難免耳濡目染,言談方式與行為舉止都會顯得老成。
  佟思晴原本在市婦聯工作,身邊多是一些女性,工作風格不同,與方志誠才開始相處,便要有一個適應的過程。
  這也怪方志誠太過年輕,若是他長相老成一點,再配合上現在沉穩的行事風格,倒也不至于讓人難以接受。
  總之,現在方志誠給人的感覺,有種少年老成的味道。
  佟思晴沉思片刻,想好說辭,委婉拒絕道:“王主任,不好意思,我晚上回去還要照顧小孩,最近他感冒了,身體不適。”
  王柯回頭望了一眼方志誠,見方志誠露出鼓勁的表情,心中著實無奈,但知道若是勸不了佟思晴,估計方志誠怕是晚上不會去赴宴,便繼續軟磨硬泡道:“咱們市委辦難得聚會一次,你剛來,正好見見大家,今晚便破例一次,我保證下不為例,如何?”
  佟思晴柳眉緊鎖,暗忖若是不給王柯面子,惹得他心生芥蒂,以后工作起來,難免會磕磕碰碰,從桌上拾起手機,低聲道:“我跟家里人商量一下,等會再與你回復,如何?”
  王柯笑著點點頭,輕聲道:“我坐在你位置上等著,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
  等佟思晴離開辦公室,王柯輕聲問方志誠,“你為何一定要帶上她?”
  方志誠輕松地翹起二郎腿,解釋道:“這樣才能分擔我身上的壓力。”
  王柯指著方志誠的鼻子,恍然大悟,笑罵道:“臭小子,原來你是怕喝醉?”
  方志誠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得意道:“醉酒的滋味實在太難受了,王哥,你的就職慶典我又不能不去,所以帶個人過去分擔分擔,你不會怕多個人,要多付一份酒錢吧?”
  王柯無奈地笑著搖頭,低聲道:“以前覺得你小子很老實,現在越發品出你這個人的狡猾了,當真是日久見人心。”
  方志誠“嘿嘿”笑了兩聲,指著里屋,輕聲道:“別跟老板聽見,他現在很護短,小心記仇。”
  王柯揮著拳頭,沒好氣道:“找死,竟然敢威脅我。”
  兩人說笑了一陣,佟思晴從門外走了進來,微笑著與王柯匯報道:“王主任,今晚就叨擾了。”
  “歡迎,歡迎!”王柯給方志誠擠擠眼,露出不負眾望的表情,五音不全地喝著《好漢歌》走出辦公室。
  市委大院旁邊有一條坡蘭街,這條街道主要以小餐館為主。因為市委大院的人群消費力強,所以生意一直很紅火,每到傍晚時分大部分餐館都人滿為患。王柯選的是一家以紅燒野生烏龜、甲魚聞名的口味飯館,進了屋子,便能嗅到那一陣獨特的香氣。
  等方志誠進屋,王柯安排他與佟思晴坐到自己的左側,這并沒讓幾名處室主任不滿。綜合一處負責人姚寅開了一瓶白酒,給眾人逐一滿上,卻見佟思晴臉色尷尬,用手擋住,滿是歉意道:“姚處,我喝酒過敏,申請喝飲料。”
  姚寅對付這種場合頗有一手,拍著胸脯,保證道:“佟美女,今天是王主任的大喜日子,你必須喝一點。你若是喝不了,剩下來的都交給我,如何?”
  督查室處長蘇東笑罵道:“老姚,你這是故意要站佟大美女的便宜啊?”
  身邊立馬有人起哄,紛紛指責姚寅圖謀不軌,跟佟美女故意攀交情。佟思晴見眾人將目光放在自己身上,她只能無奈地苦笑一聲,任由姚寅給自己倒滿了一大杯。
  紅燒烏龜和甲魚各一盆,烏龜的味道偏老酸,但是入口很有嚼頭,至于甲魚則勝在鮮嫩清香。途中老板笑嘻嘻地端出一盆鮮紅半寸長的肉色食材,提醒道:“等石鍋里的肉吃得差不多,再將這些放進去。”
  佟思晴見那盤中之物粉里透紅,還帶著血跡,疑惑問道:“這是什么東西?”
  這家飯店是由姚寅推薦的,所以他對各種菜肴了然于胸,怪笑兩聲道:“男人女人吃了都好的東西。佟大美女,要不你嘗一下?”
  方志誠也是第一次見,他臉上滿是疑惑,王柯笑容詭異,指著姚寅笑罵道:“你這是欺負無知少男少女。”
  姚寅嬉笑道:“方大秘還沒有結婚,可以稱作無知,但佟大美女小孩都五六歲了,再不能無知了。”
  方志誠遲疑片刻,大致知道這盤中是何物,至于佟思晴臉色漲紅,羞得差點用桌布掩面。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還是姚處吃一根給我們看看吧。”
  姚寅得意地笑道:“我有個要求,我吃一根,佟大美女也得吃一根。”
  見姚寅對佟思晴不依不饒,方志誠頓時有些不悅。姚寅的名聲不太好,在市委大院經常堂而皇之地調戲女性,方志誠早有耳聞。若是換作其他人,也就罷了,佟思晴可是市委書記辦公室的,又豈是那么好欺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