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1039 半成品更有味道

方志誠雖說不是收藏品大家,對書畫的認識也只是皮毛,但文鳳的作品還是讓他覺得有潛力可挖掘。文鳳的每一部作品,內容都與女性有關,從女性的角度訴說著世界。比如掛在角落里的一幅《玉米地送茶圖》。
  玉米收獲的季節,一名少婦提著水壺,領口開得很多,露出飽滿的胸部,穿著薄衫短褲,雖說是鄉村背景,卻是一股與城市無異的時尚打扮,主題與人物形象形成鮮明對比,造成強烈的視覺沖擊。
  方志誠是個外行人,但看到這種劇烈的對比與沖擊,還是不免聯想……
  方志誠指著《玉米地送茶圖》,道:“你的作品,每一部都是個故事,就以送茶圖來看,讓人忍不住聯想,下面這位年輕的農村少婦,將茶送到丈夫手中后,會發生什么樣的故事。玉米地可是個讓人想入非非的場景。”
  文鳳嫣然一笑,道:“這幅畫的背景很特別,這名少婦留守在村莊,他的丈夫常年在深州打工,每到農忙的時候,總有人愿意免費地幫她收割莊稼。所以少婦并非將茶送到自己丈夫的手中,而是其他人的手中。”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怎么感覺故事有點邪惡?”
  文鳳笑了笑,道:“這幅畫我想表達鄉村現在的一種病態,壯丁都出去打工,留守在農村的都是老弱婦孺。”
  方志誠指著畫中少婦眉角,道:“在這幅畫上,她看似挺開心。”
  文鳳淡淡一笑,道:“人有時候找的只是一種安全感,有人給她能帶來安全感,她就會覺得很幸福。或者送茶的對象,只是一個年過六旬的異性,她此刻的心情也是很喜悅的。”
  方志誠掃了文鳳一樣,這還真是個很特別的女人。若是她真的醉心于畫作,恐怕還真能夠畫出一個別樣的世界。
  方志誠心中也盤算好,準備給文鳳籌謀一個畫展。其實也不需要太費周折,玉茗傳媒集團的專業團隊可以接手此事。
  出了畫室,文鳳手機響了起來,里面傳來宋文迪的聲音。
  宋文迪笑道:“有沒有幫我招呼好志誠?”
  文鳳掃了一眼方志誠,見他臉上帶著微笑,道:“沒有,讓他隨便在家里坐了坐,然后他覺得無聊就離開了。”
  宋文迪眉頭皺了皺,道:“志誠,難得回瓊金,你還是應該一盡地主之誼嘛。”
  文鳳嘆氣道:“下次還是等你回來吧,志誠是你的徒弟,跟我有什么關系。”
  宋文迪微微一怔,意識到文鳳是在故意這么說,哈哈一笑,道:“他喊我師父,喊你師母,怎么沒關系呢?”
  文鳳翹起嘴,沒好氣道:“放心吧,你的寶貝徒弟,我招呼得很好。”
  宋文迪點了點頭,道:“你什么時候回燕京?明天嗎?”
  文鳳嗯了一聲,道:“是的,回去還有一堆事情等著我。”
  宋文迪嘆了一口氣,道:“我是趕不回去了,這次視察活動時間安排得不湊巧啊。”
  文鳳如同小女孩般,酸溜溜地說道:“下次你得去燕京看我,算作補償。”
  宋文迪微微一怔,笑道:“就這么定了。”
  文鳳將手機放好,嘆了一口氣對方志誠道:“聚少離多,我有時候特別羨慕普通家庭,每天夫妻倆都能見面,吃飯,散步,這是何等的幸福啊。”
  方志誠道:“老百姓羨慕官員手中掌握權力,但官員卻又在羨慕老百姓一身輕松,所以任何事情都是相對的,沒有絕對的幸福。”
  下樓之后,保姆小燕手里提著一袋水果回來,切了果盤放在茶幾上,方志誠吃完水果之后就告辭離開。
  小燕系著圍裙準備晚餐,問文鳳道:“您為什么沒有留志誠吃晚飯?”
  文鳳看了一眼小燕,笑道:“因為留不住啊。”
  小燕想不明白,疑惑道:“為什么呢?”
  文鳳嘆了一口氣,道:“少問原因,晚上簡單一點,熬點粥,配上咸菜,就可以了。”
  小燕笑道:“宋省長可是祝福,一定要給你吃好點兒。”
  文鳳擺了擺手,微笑道:“按照我的吩咐辦,就可以了。”
  見小燕開始淘米熬粥,文鳳托著下巴想了想,轉身上了閣樓,對著那幅半成品畫,若有所思,隨后腦中靈光一閃,動筆開始勾勒線條。未過多久,一個曼妙的身姿,半裸著身體,橫躺在沙發上……她又多了兩筆,畫中之人眉角纖長上揚,平添幾分誘惑的氣息……
  如同文鳳所猜測的,方志誠晚上有約,他讓郭勁遠自由活動,然后打的來到了位于省政府附近的一棟精致小區,隨著宋文迪從省委副書記變為省長,佟思晴的崗位也有所調整,從瓊金市委調入省政府,擔任正處級干部。
  宋文迪對佟思晴還是足夠的關注,當初從銀州調入瓊金,也將之隨身帶著,這就充分證明對佟思晴的認可。一方面佟思晴擁有良好的形象,另一方面當宋文迪擔任省長之后,身邊需要一個生活秘書,佟思晴則是最好的人選。
  生活秘書是領導的通訊員,負責領導的飲食起居,傳遞文件,傳輸口諭等,按照規定,副部級干部就可以享受生活秘書的待遇,但宋文迪還是等到升任正部之后,才配備正兒八經的生活秘書。
  佟思晴現在可以說是省政府的一號紅人,平時工作繁忙,這次宋文迪出差調研,沒帶上佟思晴,她才得以空閑。
  佟思晴坐在小區旁邊的一家特色餐飲店等待自己,隨著餐飲行業的競爭激烈,不少人在門店裝修上下功夫,這家店以特色烤魚為主,名字叫做“喵好吃”,墻壁上以涂鴉風格,畫著各種各樣的貓咪頭像,每個墻壁上都掛著液晶電視,播放著與貓咪有關的動態圖片。
  方志誠找到坐在角落里的佟思晴,笑道:“挺有特色的一家店。”
  佟思晴朝服務員招了招手,便有人過來,拿著圍裙,笑道:“先生,請您穿上我們的喵服裝。”
  原來店內還提供主題服裝,每個客人都會穿上印著貓咪的圍裙,佟思晴等方志誠穿好衣服之后,調試攝像頭,給他拍攝了一張圖片,笑道:“堂堂的副市長,穿成這樣,也是有趣,留個紀念。”
  方志誠歪著頭,瞪大眼睛,眼珠上翻,做了個鬼臉,笑道:“你是否故意選了這家店?”
  佟思晴笑著點頭,道:“是啊,我很羨慕那些小情侶,都到這里來吃飯,恩恩愛愛的,現在好不容易找到個機會,感受一下那種滋味。”
  方志誠盯著佟思晴那張姣好的面容,突然有點心痛,佟思晴也挺傻的,與李明學離婚之后,始終獨自一人,當然,方志誠為此也有點慶幸。
  “孩子,你不打算要回來撫養嗎?”方志誠覺得,或許讓孩子跟著佟思晴,會讓她不會如此孤單。
  佟思晴搖頭道:“那樣對老人太過殘忍了。”
  李明學常年不回家,孩子就成了老人的精神支柱。
  方志誠道:“讓你父母來瓊金陪你吧,你一個人挺孤單。”
  佟思晴看了方志誠一眼,笑道:“你在心疼我嗎?”
  方志誠頷首道:“是啊,每次看到你,我就特別內疚。”
  佟思晴輕嘆了一聲,道:“其實跟你沒有任何關系,人生是自己選擇的,不會因為別人的影響而有太多改變。選擇這條路,我早就已經認命。”
  方志誠道:“要不,我給你介紹點朋友吧。”
  佟思晴白了方志誠一眼,道:“你不會想把那些女人介紹給我吧,我可難以保證與他們相處得很好。”
  方志誠干咳了一聲,道:“我不知該說什么好了。”
  佟思晴淡淡笑道:“放心吧,我有自己的生活圈,你呢,只不過是我人生中的調味品,偶爾嘗一口,就足夠了。”
  方志誠失落地說道:“原來我只是你的調味品啊,我以為是你的全部呢。”
  佟思晴白了方志誠一眼,壓低聲音道:“別高估自己了。”
  未過多久,烤魚上桌,又配上幾疊小菜,因為湯汁香辣,所以佟思晴白皙的臉上多了汗珠,方志誠笑了笑,抽出紙巾,擦拭著她的鼻梁,佟思晴淺笑一聲,夾了一塊魚肉,放入方志誠的盤中。
  方志誠并不知道,在餐廳外面,一雙眼睛正在盯著他倆。
  “他的情人長得很不錯啊,真是羨慕這個家伙,我們累死累活,他倒是瀟灑。”亨利將口香糖吐在掌心,用力捏了許久,不悅地說道。
  “這家伙就是個花心大蘿卜,身邊有很多女人。”安妮撇了撇嘴,“不過,有能力的男人,才會左擁右抱。”
  亨利訝異地看了一眼安妮,意外地說道:“你不會對那個華夏男人感興趣吧?”
  安妮不置可否地回答道:“這似乎與你沒有關系。”
  亨利笑道:“我可以保證,上了床,那家伙絕對堅持不了十秒鐘,要不重新考慮一下?”
  安妮鄙夷地望了一眼亨利,手指關節吧嗒響了響,壓低聲音警告道:“如果再不閉嘴,小心我捏爆你的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