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1038 內心自由的文鳳

“師母……你實在太……調皮了。≯一小說w
  方志誠只能用“調皮”這個詞語來形容。若是換作其他女人,方志誠完全將剛才的話,視作的信號燈。不過對于文鳳,他心中還是充滿敬重,一方面她是宋文迪的妻子,另一方面也是一個知性的女官員。
  文鳳淺淺一笑,嘆了口氣,道:“看到你,就可以會想到我們年輕的時候,渾身上下都充滿干勁,想要施展抱負。文迪年輕的時候跟你一樣,對國家戰略、經濟形勢研究得非常入迷。我當時也是看中了這一點,才會選擇嫁給他的。結果不錯,比文迪更優秀的幾個男人,如今卻是很潦倒。所以選男人還是得選潛力股。”
  方志誠覺得今天的話題說得很開,突然對宋文迪年輕時候的風流韻事有了些許興趣,“師父,他年輕的時候有很多紅顏嗎?”
  文鳳朝著方志誠看了看,紅唇一泯,嘆氣道:“主要也是我的原因,人都是有生理需求的,那幾年我對工作也格外重視,所以兩人長期分隔兩地。一個優秀的單身男人,面對誘惑,有幾個能坐懷不亂呢?”
  方志誠尷尬地一笑,道:“很多時候都是逢場作戲而已。”
  文鳳搖了搖頭,嘆氣道:“文迪是一個很重感情的人,與他生聯系的女人,多半都是傾心于他。當然了,我也沒有資格去管他,畢竟那些年我虧欠他太多。”
  方志誠突然沉默下來,文鳳和宋文迪是自己的長輩,有些話他不太好插嘴。
  文鳳道:“所以我勸你,最好還是盡快給薔薇一個好的結果,否則的話,這對薔薇不公平。女人可以忍受男人在外面風流,但她不會輕易地放棄自己的地位。據我所知,你有一個女兒吧?”
  方志誠知道此事早已被很多人知曉,他點了點頭,道:“這也是我和薔薇沒結婚之前,惹下的情債。”
  文鳳失落地笑了笑,道:“在這一點上,我和薔薇可以說是同病相憐了。”
  方志誠詫異地看了一眼文鳳,試探道:“難道師父,他有……”
  文鳳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他把這個秘密保護得很好。我并不怪他,只是因為我年輕的時候太過于任性,冷落了他。但時光不能倒流,我現在想爭取為他生個孩子,但你也知道,畢竟年齡大了。”
  方志誠沒想到文鳳會與自己聊得如此深入,看得出來文鳳現在對宋文迪用情很深,只可惜現在兩人年齡都很大,想要有個愛情的結晶,卻是機會渺茫。
  文鳳站起身,伸了個懶腰,笑道:“不說這些煩惱事了,咱們找點其他事情做吧。”
  方志誠笑道:“家里有家庭影院,咱們看電影吧。”
  文鳳微微一怔,笑道:“我還從來沒有試過,在家里看電影呢。”
  方志誠補充道:“文行長,你實在太忙了。我估計你還不知道什么時候看電影的。”
  文鳳唏噓一聲,道:“的確,很難抽時間放松一下,看什么電影呢?”
  方志誠想了想,找了一部最近比較火的愛情文藝片,道:“北京遇上西雅圖吧。”
  文鳳點了點頭,同意道:“我聽說這部電影挺火,試著看看吧。”
  電影的故事并不錯綜復雜,講述的是一個二奶借懷孕想要上位,卻在異國他鄉遇到了一個溫柔的暖男,兩人經歷一系列故事之后,生了難以割舍的情感。結果二奶成功上位,卻選擇了那個溫柔的暖男。
  文鳳在看電影的過程表現得很特別,她不時地會評點一下劇情,讓方志誠覺得挺有趣。
  一個多小時之后,電影結束,整體而言,是一部不錯的商業片,情節流暢,男女演員的演技都是實力派,有點余味,文鳳有許多看法。
  “我覺得這是一個三觀極其不正確的電影,倡導的是什么樣的世界觀和價值觀?”文鳳自言自語地說道,“第一,女主角選擇在國外生下孝,這是沒有國家意識的表現,難道孝出生有了美利堅國籍,那就高人一等了嗎;第二,那個孝并非因為愛情的結晶,而是因為金錢和物質生活,他們有沒有想過,當孝長大之后得知這一切,心靈有多大的創傷;第三,那個男主角也是不道德的,雖說是一名護工,理應與顧客保持距離,他難道就沒想過,這些孕婦都是名花有主嗎,自己在做挖墻腳的事情?”
  見文鳳如此氣憤,方志誠很意外,笑道:“電影脫離不了現實,所有的故事都是在生活的基礎上再創造。事實上,生活比電影還要豐富和精彩。”
  文鳳難以認同,搖頭道:“看電影原本就是放松心情,若是這么沉重的話,那就沒有必要了。”
  方志誠對文鳳有了進一步了解,雖然她身在體制內,但靈魂卻是很自由,否則也不會每段時間都會抽空去各地旅行寫生,道:“文行長,你的看法與許多人一樣,所以也就衍生出了大量的商業電影。這些電影情節簡單,通俗易通,但缺少內涵與深度,被許多專業的影評人詬病。”
  文鳳搖了搖頭,道:“通俗并非不好。既然大眾都喜歡看,這說明它就是有價值的。”
  方志誠笑道:“你應該去廣電系統黨領導,這樣會讓華夏的文化更加繁榮。”
  文鳳笑了笑,道:“我只是比較隨意地說出自己的想法,但事實上坐在那個位置上,考慮問題和事情,就不能這么簡單和自我了。”
  方志誠道:“這主要還是與下面的媒體有關系。很多市民都覺得,大眾喜歡看什么,廣電總局就禁止什么,事實上,那是因為地方媒體不夠自律,當現某種內容受歡迎,就會蜂擁而至,這并不是文化的百花齊放,而會導致文化的單一化。”
  文鳳笑道:“文迪一直夸你是全才,沒想到你的文化也有研究。”
  方志誠謙虛地一笑,道:“師母,你今天心情如何?”
  文鳳微微一愣,道:“還不錯啊”
  方志誠身子前傾,笑道:“有個不情之請,能不能送我一幅畫?”
  “上次要送你那一副山女浣衣圖,你卻沒有要。”文鳳笑道:“走吧,去我的畫室,你自己挑,如何?”
  方志誠上次沒要那副畫,倒是因為作品有問題,只是覺得既然掛在她的臥室,必然是很受重視的作品,自己若是討要了反而不好。
  他站起身,便跟著文鳳來到了別墅三樓花園旁邊的畫室,面積大約在二十平米,里面擺放著畫架與裝裱好的各式畫作。
  上次看到的那副畫,是比較出彩的一部,有生活感和藝術情懷,而畫室的畫作雖然比不上那一副,但能看出文鳳很用心。除了工作之外,文鳳將大部分的精力全部放在這里。
  方志誠站在畫架旁邊,望著半成品,笑著說道:“我就要這一幅了。”
  文鳳意外道:“才畫了一半,你就要了?”
  方志誠笑道:“當然是得畫完整了,再給我。”
  文鳳纖長的手指撫摸著紅潤的嘴唇,似笑非笑地說道:“你太精明了,其他的畫,我一般一周能夠完成,但這幅畫剛只是背景,就用了差不多一個月。”
  方志誠笑著解釋道:“你修改了很多稿,垃圾桶里的幾團廢紙,可見你用心良苦。”
  文鳳眨了眨眼睛,問道:“你知道我這幅畫的內容嗎?”
  方志誠只看到一個女人的輪廓,哪里看得出什么玄虛,卻點頭笑道:“跟女人有關。”
  文鳳沉默片刻,嘆氣道:“罷了,既然你選擇了這一幅,那等完成之后,我就寄給你吧。也算得上你慧眼識珠,寶劍贈英雄嘛。”
  方志誠其實倒也沒有什么特別的想法,只是覺得文鳳現在畫的作品,至少代表著她此刻最高的水平,其他的畫作雖然都不錯,但比起這幅畫可能要稍微欠缺一點。
  在文鳳的內心,就不這么看了,任何人都對當下做的事情,覺得特別的關注,所以她潛意識認為方志誠很有眼力勁,瞧出自己最好的一幅畫。
  方志誠在畫室里走了一圈,現文鳳的作品很多,大約有上百幅,他疑惑道:“師母,你有沒有想過辦個畫展?”
  文鳳搖了搖頭,失落地說道:“若是我不從政,或許會開個畫展,然后努力成為一名的畫家,只是身在官場之中,權且當作業余愛好吧。”
  方志誠早已為文鳳想好了出路,笑道:“如果師母你想開畫展,我有個好的建議。”
  既然有畫畫的愛好,自然還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接觸到自己的作品,文鳳有些意動,問道:“什么建議?”
  方志誠微笑道:“以鳳山仙人的藝名,舉辦個畫展。”
  文鳳詫異道:“我的作品,沒什么名氣。”
  方志誠連忙擺手,笑道:“一些當代作家的作品,價格很高,許多人爭相收藏,并非因為藝術價值受到認可,而是一種市場行為。作品要有質量,同時也需要有營銷手段。我覺得,可以將鳳山仙人包裝成一名不出世的神秘大師,指不定能一炮而紅。”
  文鳳眼中閃過一絲亮光,笑道:“紅不紅并不重要,關鍵是想檢驗一下我的作品是否獲得大家的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