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1037 女人也需要慰藉

與萬怡分別之后,方志誠給宋文迪打了個電話,對于自己的未來,他也想跟宋文迪好好商量。方志誠與宋文迪的師徒關系,不僅是情分,有正兒八經的教授與傳承。方志誠從小秘書成長為副廳級干部,宋文迪都在精心為之設計,唯一讓宋文迪意外的是,沒想到方志誠竟然還有蘇家這層背景關系。
  有點不湊巧,宋文迪暫時不在瓊金,去下面地市參加重要活動了,方志誠掛斷電話未多久,手機再次震動,文鳳打電話請他第二天去家中吃午飯。
  第二天一早,方志誠買了點滋補品直奔宋家。
  文鳳穿了一件白色的打底衫,外面披著一件米色的針織衫,胸口高松的挺立著,下身穿著緊繃的白色彈力褲,腳上踩著一雙粉色的拖鞋,頭發盤成了骨朵,化了簡單的淺妝,看上去如同三十歲出頭的少婦。
  方志誠感覺心臟激烈地跳動了一下,在自己所遇的女人當中,文鳳并非最明艷動人的,但絕對是最有氣質與內涵的。盡管歲月在她的臉上留下了些許痕跡,但內涵與氣質讓這些轉化為別樣的魅力。
  文鳳見方志誠手里提了許多東西,不高興地說道:“來吃個便飯而已,還買這么多東西做什么?”
  方志誠笑道:“空手而來不禮貌。”言畢,將營養品放在沙發上,朝廚房走去。
  保姆燕子將方志誠給推了出來,笑道:“今天文行長發話,不讓你進廚房,所以這里交給我了,你陪她說話去吧。”
  方志誠無奈地笑了笑,上下打量燕子,感慨道:“結婚之后,感覺整個人都變了一個模樣,漂亮極了。”
  燕子臉頰紅撲撲地笑啐道:“又來逗我。別人都說嫁了人的女人,就是婦女了。”
  方志誠搖了搖手指,道:“在我眼里,少婦比少女更加有味道。”
  與燕子相識多年,兩人的關系不錯,燕子甚至在私下里透露過自己的心意,最終被方志誠給拒絕了。方志誠知道燕子是宋文迪最信任的人,宋文迪與燕子相處的時間,甚至比他和文鳳的時間還多,對于這樣的一個保姆,他還是保持一定的距離。
  燕子明知方志誠在故意逗自己,但也是樂得合不攏嘴,說話也放開了些,笑道:“以前你逗我還行,現在可別騷擾我。我現在是名花有主的人,我男人特別愛吃醋,小心他揍你一頓。”
  方志誠微微一怔,撓了撓頭,無奈地嘆氣走到了露天陽臺,自言自語地說道:“不可愛了,不可愛了。”
  女孩變成女人,一眼能看得出來。女孩是青澀的,女人是成熟的。青澀的桃子,酸口,吃起來嘎嘣脆,成熟的桃子,膩人,咬一口滿口汁。
  文鳳已經煮好了熱水,等待方志誠泡茶。方志誠將滾水倒入一個空杯子里,笑道:“泡鐵觀音,要八十五度的水,否則容易澀。”
  不一會兒,茶泡好了,文鳳泯了一口,笑道:“好久沒喝你泡的茶了,味道還是很熟悉。”
  方志誠也喝了一口茶,笑道:“煮茶和做飯一樣,每個人做的味道,都很特別,一旦成型,永遠改不了。”
  文鳳捧著茶杯,目光上揚,露出深思的表情,笑道:“人有時候還是要變化一下,失去變化的勇氣,也挺可怕的。”
  方志誠順著文鳳的話問道:“燕京那邊還順利嗎?”
  文鳳復雜地笑了笑道:“央行給人的印象嚴謹、沉穩,其實已經亂成一鍋粥。隨著互聯網金融的沖擊,原來的銀行系統遭遇到了嚴峻地挑戰。”
  方志誠也聽說過一些情況,有些支付平臺增加了活期高息金融產品。操作簡便、低門檻、零手續費、可隨去隨用,利息以單日進行計算,超過銀行五年的定期存款利息。還有一些P2P平臺,可以提供無抵押小額貸款,只要在相關的互聯網平臺上提供材料,就能在短時間內拿到最高五十萬的貸款。
  文鳳值得應該是,隨著互聯網經濟的發展,傳統銀行業遭遇到了一定的挑戰。
  方志誠笑道:“華夏的金融體系相對而言,還是比較穩定,盡管一些民營企業利用一些新穎的金融手段,嘗試挑戰銀行的權威,但事實上最終的話語權永遠掌握在銀行手中,因為銀行是金融的生產者。當然,銀行業必須要有危機感,進行改革,原本那種等靠要的思想,已經不行了,必須要追上互聯網的發展速度。”
  “追上?”文鳳眉頭緊鎖,露出深思之色。
  方志誠打了個響指,道:“沒錯!互聯網的勢頭會延續三到五年,不要小看這三到五年,會讓整個社會從里到外發生劇烈的變化。建議銀行系統,要成立互聯網發展部門,現在還來得及。”
  文鳳輕嘆了一口氣,笑道:“我回去之后,就籌劃提出這一個議題。”
  方志誠很關注金融,尤其是互聯網金融,從種種跡象表明,最多半年將會對整個社會進行顛覆性的作用。
  在未來,消費者不需要拿銀行卡或者現金出門,只需要一部手機即可。手機中的移動支付系統能夠支付各種消費行為。至于銀行,他們現有的Pos機將會無用武之地,被其他的網絡支付平臺給徹底顛覆。
  最容易被顛覆的地方,也是最好切入的地方,如果所有的銀行,對Pos機進行升級改造,與手機進行硬件的技術關聯,只要手機放在Pos機上,就能在線下進行消費,實現如今民營支付平臺還沒法媲美的技術,這將吸引一批客戶使用。這是提前一步搶位,只是不知道銀行系統的反應和動作,夠不夠快。
  燕子在里面喊了一聲“開飯”,文鳳朝方志誠笑了笑,兩人走進餐廳,燕子解下圍裙,抱歉道:“剛才我老公打電話過來,說家里有點事兒,你倆吃著,回頭我來收拾。”
  文鳳也早已將燕子視作家人,笑著點了點頭,道:“別著急,這里也沒你什么事兒了。等下結束之后,我來收拾就可以。”
  燕子搖著豐滿的身姿出門,文鳳嘆了一口氣,道:“燕子結婚之后,我就打算重新物色一個保姆,只可惜沒有什么合適可靠的。”
  方志誠笑著說道:“這件事,您放心,過幾天我就去找到合適的人,到時候優先讓您過目。”
  文鳳笑了笑,道:“挺機靈的。燕子這樣的人不好找啊。文迪工作特別辛苦,我又不在他身邊,所以需要一個用心的人。”
  方志誠想了想,問道:“難道您就不怕有了新保姆出事兒?”
  文鳳微微一怔,用筷子輕快地戳了一下方志誠的眉心,道:“文迪,我特別放心,他是一個永遠把事業放在第一的男人。新保姆要挑選氣質好點的,畢竟是省長的保姆,走出去不能丟人。”
  方志誠搖頭笑道:“您的心實在太大了。”
  文鳳笑了笑,喝了點紅酒,面頰多了兩抹紅霞,微笑道:“女人有時候要學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男人嘛,尤其是優秀的男人,怎么可能對女人沒有吸引力呢?看是看不住的,就如同洪水到來時,讓他宣泄一空,這樣反而可以緩和壓力。”
  方志誠吐了吐舌頭,感慨道:“那師父的那些事兒,您都知道?”
  文鳳白了方志誠一眼,故意問道:“哪些事兒?”
  方志誠趕忙夾了一塊青菜,含糊不清地說道:“就是那些唄,你懂的!”
  文鳳故意瞪了一下眼睛,旋即嘆了一口氣,道:“文迪是個優秀的人,但同時他也是個男人。男人都有七情六欲。我和他剛結婚的那幾年,因為工作的原因分局兩地,他若是有什么行為,那也是人之常情。文迪經常說你作風有問題,當時我就想拆穿他,其實他的作風也好不了多少,你們師徒倆一脈相傳,只是他比較狡猾,掩飾得比較好而已。銀州的那個女人,我知道她,也私下見過幾次面,對文迪挺情深義重。”
  方志誠想起了當時銀州市委書記辦公室垃圾桶那雙遺棄的肉色絲襪,默默地嘆了一口氣,暗忖文鳳也挺不簡單的。
  文鳳見方志誠沉默不語,笑道:“怎么?很難理解嗎?據我所知,薔薇可是跟我一樣,都特別的大度呢。”
  方志誠尷尬地笑了笑,道:“聽你這么一說,突然有點內疚了。”
  文鳳擺了擺手,淡淡道:“不過,我得提醒你一句。女人也是需要慰藉的,所以不要總把精力放在外面的野花上,免得家花卻被旁人給偷偷地摘了。”
  方志誠張大嘴巴,驚得下巴差點掉下來,因為沒想到文鳳會說出這么一句話,莫非她在暗示自己曾經也有過什么精彩的婚外故事?
  文鳳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繼續道:“被嚇到了吧?實話實說,我也曾經被動搖過,若不是老宋那年突然懂事兒,跟我關系變得融洽,我指不定就給他戴綠帽子了。”
  以文鳳的樣貌與氣質,迷戀她的人肯定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