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035 傭兵團遠道而來

方偉是一個有野心和抱負的人,大學期間不顧家里反對,參軍兩年,退伍之后,學業就沒有繼續下去,而是和兩個戰友搞了一個物流公司。物流這一行,吃的是辛苦飯和人脈飯,十幾年前交通法規不完善,私人車隊不多,所以物流行業有暴利,方偉賺到了第一桶金,后來打算投資實業,結果被一個湘北省的商人給欺騙,搞得差點破產。最后還是依靠老本行,物流公司最終回過了神。
  方偉一直想把自己的事業做大做強,但人生并沒有給他太多的機會,如今年齡往四走,卻只混了個小康水平,他心有不甘。
  上次的斗毆事件,影響很廣,媒體甚至都已經報道,公安方面也要將自己當做典型來處理。方偉原本以為自己要吃幾年牢飯,但沒想到峰回路轉,身邊出現方志誠這么一層關系。從踏出拘留所的那天開始,他幾乎每天腦子里都在盤算,如何利用好這次機會,剛才與方志誠所說的那些話,是經過深思熟慮才說出來的。
  目的很簡單,他要讓方志誠知道,方家并不虧欠方志誠任何東西,反而,方志誠欠了方家太多感情債。
  若不是為了養活方志誠,自己的小姑完全可以像普通人一樣生活,但一切都是因為方志誠的出現,改變了小姑的人生軌跡。
  沒錯,方潮生是與自己的女兒斷絕了父女關系,但若是沒有方志誠,方潮生又為何會做出這么狠心的事情呢?
  方偉眼中閃過一絲狡猾的笑意,方志誠是個挺重感情的人,否則的話,也不會把自己從拘留所里給弄出來。所以他相信,方志誠一定會給自己補償的。
  黑咖啡味道很苦,方偉嘗了一口,推到一邊,然后跟服務員要了一杯清茶。他不著急離開,因為機會是等來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陌生的電話號碼,里面傳來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道:“是方先生嗎?”
  方偉點了點頭,道:“沒錯,請問你是?”
  對方奇怪地一笑,道:“你剛剛見了誰?”
  方偉笑道:“你是他的屬下?”
  對方輕聲道:“他讓你以后有什么需要,直接跟我聯系。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做張曉亮,是曹堯新城區黨工委書記。”
  方偉道:“什么時候有空,咱倆當面聊聊?”
  張曉亮頓了頓,道:“你還在迎賓館a座的咖啡廳嗎?如果在的話,我現在趕過來。”
  方偉心中驚喜異常,笑道:“那我等你吧。”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一名個子不高,面帶笑容的中年男子走入咖啡廳,他笑著與方偉握了握手,道:“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方偉擺了擺手,道:“沒有多久,感謝你能抽出時間來見我。”
  張曉亮開門見山,道:“我也不跟兜圈子。我的老板他工作很繁忙,許多事務都是我在暗中幫他處理的。你與他的關系,他也跟我簡單地說了一下,算得上半個親戚。對于親戚呢,老板是從來不吝嗇的。你需要哪些方面,給你提供幫助。”
  方偉暗忖張曉亮說話還真夠直爽,想了想,也就不隱瞞,沉聲道:“我想要在銀州圈一塊地,建一個最大的物流園。”
  張曉亮并沒有很詫異,淡淡笑道:“銀州不比曹堯,那可是寸土寸金,你想拿地建物流園,難度的確不小。但這倒也不算太大的問題,我晚點會跟銀州那邊聯系一下,因為是物流園,所以地理位置不太重要,可能會偏遠一點。不過,拿地是要有資金的,我估計你手里也沒那么多資金,這樣吧,我會幫你募集到付款,剩下的你自己要想辦法解決。”
  方偉沒想到張曉亮如此豪爽,頓時愣住了,他原本開口要地見物流園,只不過是獅子大開口,想故意嚇唬一下張曉亮。
  想要爭取足夠多的利益,籌碼得從高到低來談。如果你一開始就把底牌亮出來,那么只會讓你變得很被動,原本方偉打算慢慢來,他只不過是想在銀州市一個較大的國有物流園以較低的租金租借一塊地方,擴大一下現在的規模而已。
  張曉亮的一雙眼睛何等厲害,他當然知道方偉大致的想法,不過既然老板要求自己好好關照一下方家,那么自己也就不能小打小鬧,不妨幫方偉好好地規劃一下。
  以張曉亮現在手中的資源,培養一個身家過億的商人,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他之所以一直沒有去做,是因為他內心很明白,自己的所有權力都是方志誠賦予的,所以不會將之為自己的私利服務。
  不過,現在有了一個很好的契機,方偉的出現,讓張曉亮眼前一亮,若是跟方偉打好關系,幫助他一步步成為富甲一方的商人,那張曉亮豈不是也間接地可以獲得不少好處嗎?
  方偉下意識地搓了搓手,有點底氣不足地說道:“實話實說,在物流園的建設這一塊,我并沒有什么經驗。”
  張曉亮擺了擺手,淡淡一笑道:“專業人做專業事啊,幫你敲定了地段之后,我會安排一些投資商跟你接觸,到時候你選一個比較不錯的投資商,共同經營便可以。”
  方偉愣了愣,頓時明白張曉亮的意思了,他這是不惜一切代價,保姆式地將一個項目交到自己手上。從頭到尾,他可能不需要做什么,張曉亮都可以將之全部打包完成。方偉唯一需要的是,出面當個董事長便好。
  張曉亮喝了一口剛剛又服務員送上來的卡布奇諾,覺得味道有點苦澀,將一包糖全部放進去,湯匙攪拌幾下,道:“物流園這一塊,是朝陽產業,因為這幾年互聯網展很快,對物流的要求很高,所以全國各地都在建物流倉儲。但我個人建議,只能作為輔助性項目,畢竟利潤微薄,同質化競爭嚴重,模式容易被人抄襲。”
  方偉微微一怔,知道張曉亮還有其他想法,疑惑道:“那你覺得,我應該從何處入手?”
  張曉亮眼中精光一閃,壓低聲音,道:“不瞞你說,前不久有人遞給我一份商業計劃書,我覺得可行,只可惜卻少一個合伙人。”
  方偉疑惑道:“什么商業計劃書?”
  張曉亮淡淡一笑,道:“馳宇汽車聽過嗎?”
  方偉笑道:“當然了,這可是國內一大重卡品牌,我的車隊就有兩輛。”
  張曉亮道:“從明年開始,國內大部分重卡汽車都會投資生產線,轉型生產家用轎車,因為從種種數據表明,家用轎車在未來將成為重要的消費市場。如果你愿意試試看的話,我可以讓你成為馳宇汽車的合伙人。”
  從開車的變成造車的,這種變化,讓方偉震驚不已。
  方偉道:“我需要做什么?”
  張曉亮淡淡一笑,道:“你將是公司的董事長兼法人。”
  方偉驚疑不定地問道:“不需要我投錢?”
  張曉亮摸著下巴沉思片刻,笑道:“象征性地投點吧。至少公司的基礎注冊資金,你必須要拿出來。”
  由方偉注冊一家公司,投資商可以用十倍甚至百倍于原始股的資金購買其一部分股份,如此一來,這家公司就有資本了。
  方偉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支煙,遞給張曉亮,張曉亮擺了擺手,笑道:“這里禁煙。不過煙我還是拿了。”言畢他將香煙看在了耳朵上。
  方偉見張曉亮做出如此市井的動作,知道他是有意放緩兩人之間的關系,笑道:“要不,咱們換個地方再談?這里太清雅,我有點不舒服,感覺講話都放不開手腳。”
  “我知道一個地方喝茶不錯,帶你過去。”張曉亮在方偉的肩膀上拍了拍,兩人起身,并肩離開。臨別,方偉想要買單,張曉亮壓低聲音,道:“記賬了”。
  ……
  一棟廢棄的廠房外,停放著幾輛破舊不堪的卡車,廠房的主人前幾年受到金融危機的影響,已經消失好幾年。方圓數里,少有人至,原本是幾名流浪漢住在這里,但最近都被趕走,因為這里有了新的占領者。
  “波克多,咱們在這個鬼地方已經待了好幾天,什么時候能夠離開,我受夠每天吃罐頭的生活了了。”金健碩青年說著國際通用的英語,用軍刀從肉罐頭內挑了肉泥放入口中,咀嚼了幾下,露出難以下咽的表情。
  波克多踢了他一腳,沉聲訓斥道:“湯姆斯,前幾天因為你調戲了一個華夏老女人,咱們的行蹤差點暴露了。為了潛伏到華夏,咱們花費了很多代價,一定要克制住,任務結束之后,拿到大筆的錢,你想干嘛都可以。”
  “女人越老越夠味,你不懂!”湯姆斯不屑地看了一眼波克多,目光轉向坐在卡車旁邊的健碩男人,顯然他才是這個隊伍的頭目,“真希望早點辦事,隊長這次太沉穩了!”
  波克多復雜地笑了笑,道:“米歇爾是老司機,需要一大筆錢,若不是為了高額的傭金,他才不會接這個燙手山芋。因為他帶隊,咱們才有機會完成sss級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