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1030 境外勢力的威脅

蘇霖從中東歸來后,把自己關在房間里足有一周的時間沒有出門,顯然這次中東之行對這個外表看上去大大咧咧的花花公子影響很大。
  蘇青原本以為蘇霖能夠自己走出陰影,但得到陜州的消息,還是放心不下,從燕京趕回西京,敲響了他的房門。
  蘇霖打開門,眼神渙散,嘴唇邊長滿亂糟糟的胡須,頭發也蓬亂無比,憔悴地喊道:“姐,你怎么來了?”
  蘇青嘆了一口氣,走進房內,因為空氣不流通,里面充滿了異味,她皺了皺眉,走到窗戶邊,打開窗簾,陽光灑入屋內,蘇霖下意識用手擋住了眼睛,久居暗室,畏光。
  “你怎么會變成這樣!”蘇青無奈且失望地問道,“究竟在中東,生了什么?”
  士兵從戰場上歸來,大多有心理疾病,稱為pTsd——戰后創傷心理綜合征。
  蘇霖苦笑道:“我覺得人活得太累了,只想把自己關在封閉的空間里,休息休息。”
  蘇青在蘇霖的臉上看了許久,道:“你當過兵,可是軍人,沒想到你如此脆弱。”
  蘇青決定用激將法試試。
  蘇霖長嘆了一口氣,緩緩地說道:“我原本以為自己是軍人,但事實上與真正的戰士相比,我根本不值一提。子彈擊中我身邊的護衛,打中他的腦門,我望著從彈洞汩汩流出的鮮血,突然現自己尿褲子了。”
  蘇青微微一怔,目光在蘇霖臉上游走許久,道:“你在撒謊,讓你變得頹廢的,不僅是這些吧?”
  蘇霖自嘲地笑了笑,雙手抱住頭,痛苦地說道:“沒錯!我原本以為見到他,會用搶指著他的腦門,然后質問他,為何當年會背叛家族,背叛大哥,拋棄你。結果我現,我沒有一點勇氣,我甚至對他產生依賴,希望他將我送回國。我是個懦夫!”
  蘇青明白了蘇霖的心意,他不是因為中東之行的挫折陷入自閉,而是因為心中憋著一股惡氣,而且這股惡氣與自己有關。
  蘇青現蘇霖眼中露出厭惡的情緒,不知是厭惡這個世界,還是厭惡自己,她深吸了一口氣,壓低聲音,道:“當年他就特別爭強好勝,如今肯定變得更強勢了。”
  蘇霖搖頭,低聲道:“他變得很平和,在他的身上我甚至看到了老爺子的影子,尤其是笑起來的時候,讓人感覺深不可測。”
  蘇青問道:“你為什么迷惘?”
  蘇霖苦笑道:“因為他是謎一樣的男人。”
  蘇青摟住蘇霖的肩膀,輕嘆了一聲,她明白蘇霖為何如此痛苦,這么多年來,蘇霖和蘇摩將老大的死,家族的衰弱,歸結于那個男人的身上。隋子清或者是始作俑者,但若不是那個男人大膽一意孤行,老大根本不會中圈套。
  老大死后,他就消失了,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背叛了整個家族,尤其當知道蘇青還懷了他的孩子,蘇霖心中更是憤怒,下定決心,若是找到他,一定要將他狠狠地揍一頓。
  當真的見面了,蘇霖現自己很卑微和弱小,根本沒有任何勇氣。
  蘇青站起身,嘆了一口氣,蘇霖已經年過五十,哭得跟孩子一樣,讓她覺得情緒復雜。那個男人終究還是出現了,而且給蘇家帶來了巨大的影響。
  蘇青站在窗口,望著院落西角處的綻放的幾株秋菊,沉聲道:“帶回來的那幾個人呢?”
  “已經安排他們去曹堯,潛伏在志誠的身邊,仇家已經盯住志誠,會對他不利。”蘇霖輕聲道。
  蘇青沉默片刻,道:“那些仇敵不一定是因為他而來,現在的國際形勢復雜,不少人將目光瞄準華夏,在換屆過程中,很多勢力都想插手,從華夏的變局中分一杯羹。他或許是聽到了什么風聲,才會有這么個舉動,繼而引你出境,轉告于你。”
  蘇霖有點驚訝,抬起頭,低聲道:“你的意思是,志誠會有危險,但那些危險并不是因為他而來?”
  蘇青嘆了一口氣,道:“他為什么不回國,并非他對故土沒有絲毫留念,而是不想與我們牽扯太多,盡量讓錯綜復雜的關系,遠離蘇家。這么多年,他一直做得很好。他在境外拼殺,惹了很多仇家,但沒有人將之與華夏蘇家聯系在一起。”
  蘇霖復雜地說道:“他有這么好心?”
  蘇青耐人尋味地一笑,淡淡道:“當年他為何頭也不回地離開華夏,因為他對華夏失去信心,所以他需要去更廣闊的空間打拼,為蘇家牟取一份境外的星火。說得更加直白一點,若是有一天蘇家真的在華夏徹底難以立足,那么他會在境外給我們提供一個安全之地。”
  蘇霖低聲道:“他與你聯系過?”
  蘇青搖了搖頭,道:“從來沒有,但這是信任。老爺子從來沒有追究過他的去向,想必也是跟我一樣,對他有信任。這或許是老爺子生前又一個伏筆吧。在蘇家遭遇重大的挫折之前,他不會與我們主動聯系,因為那樣只會讓我們的敵人防備,有機可乘。”
  蘇霖嘆了一口氣,道:“那為何這一次,他又主動找到了我們?”
  蘇青眼中閃過一絲警惕,道:“只有一種可能,這次我們遇到的危險比想象中要更加的可怕。有境外的大人物,想要對我們,對志誠不利。”
  蘇霖與蘇青交流許久,終于恢復了理性,不再那么渾渾噩噩,他心中仍有疑惑,“境外的那些人,為何會瞄準志誠呢?”
  蘇青嘆氣道:“隨著唐家上位,勢必會引起原本勢力的一系列震蕩。唐家的力量已經成型,想要直接削弱他們的力量,難度很大。在他們看來,蘇家與唐家的關系緊密,如果能削弱我們的力量,對于打擊唐家有著關鍵作用。”
  “實在太無恥了!”蘇霖惱怒地說道。
  蘇青嘆了一口氣,淡淡笑道:“華夏任何一個稍有影響的實力,在境外都有隱形的力量作為支撐,當然,我們現在也有了!”
  蘇霖愕然半晌,長吁一口氣,道:“姐,我心結打開了。”
  見成功說服了蘇霖,蘇青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她與那個男人三十多年沒有聯系,但兩人的心曾經那么近距離的靠近過,所以蘇青知道那個男人的想法。
  隨著華夏經濟展漸成規模,原本在海外淘金的力量,如今越重視國內的動態。唐家能夠順利上臺,與其龐大的海外支持緊密相關。
  蘇家一直暗中也有一股力量在境外扎根,那就是來自于那個男人的拼殺。
  蘇青走到門外,讓保姆給蘇霖送一些吃的,見蘇霖終于恢復神采,終于放下一顆心。隨后她與孟西山撥通了電話。
  孟西山知道蘇青輕易不找自己,一旦找自己,必定出了大事,“蘇主任,什么事兒?”
  蘇青嘆了一口氣,道:“不出意外,有人會對志誠造成威脅,所以你們需要對他加強保護。”
  孟西山雖然不知道蘇青的消息從何處而來,但他知道肯定不是空穴來風,承諾道:“我等會就安排最精英的特種兵團前往曹堯。”
  蘇青想了想,提醒道:“他身邊還有另外一股保護力量,代號末日仲裁,你們不要與之生沖突。”
  孟西山詫異地問道:“末日仲裁?這不是活躍國際的著名傭兵組織嗎?”
  蘇青覺得此事不應該隱瞞孟西山,畢竟他是蘇家最忠誠的一員,淡淡地說道:“蘇霖在中東見到了那個男人,末日仲裁是他一手組建的傭兵組織。”
  孟西山沉默半晌,反應過來,那個男人究竟是誰。孟西山表情變得嚴肅,道:“我這就給孟虎打電話,讓他務必要加強注意。”
  蘇青的行程很滿,解決了蘇霖的問題,便匆匆趕回燕京,上飛機之前,接到了李思源的電話。李思源經過幾年的運作,在國務院已經站穩腳跟,排在副總理第三位,但不出意外,換屆之后,因為年齡有優勢,將有機會往上更進一步,沖擊政治局常務委員。
  “思源總理,有什么事?”蘇青平靜地問道。
  “上次跟你交流的事情,你思考得如何了?”李思源微笑著說道。
  蘇青嘆了一口氣,李思源為志誠前程的事情,多次關心,這讓她感覺很意外,“志誠,現在還太年輕了,三十歲就已經是副廳級干部,我認為短時期內還是得壓一壓,讓他有足夠的沉淀才是。”
  李思源并不認可,耐心地勸說道:“蘇主任,現在國家領導人正在往年輕化展,再過個十幾年,年齡線會一度放寬,按照這種趨勢,志誠如果不搶跑的話,恐怕會輸了一籌。”
  蘇青明白李思源的意思,微笑道:“有空我與他聊聊,關鍵還得看他的想法。”
  李思源淡淡一笑,“沒錯,他是個有主意的人。”
  掛斷李思源的電話之后,蘇青步入機艙。由陜州西京的軍用機場直飛燕京東郊的軍用機場,行程大約一百分鐘。
  蘇霖帶回了他的消息,這讓蘇青真的很開心,因為這么多年沒有一點消息。他沒有死,在境外開辟自己的世界,蘇青忍不住長長地吁了一口氣。
  即使這輩子再也不會見面,但只要有你的消息,得知你還活著,那么便已經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