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1029 毫無理由的信任

回到迎賓館,正好與隋琦迎面撞,方志誠出電梯,隋琦進電梯,她朝著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然后低著頭,邁步走進電梯,方志誠撤出步伐,就留在了電梯內。
  “咱們聊聊吧。”方志誠輕輕地拉了拉隋琦的手臂,低聲道,“這么冷戰,總不是一回事。”
  “聊什么呢?”隋琦目光復雜地望了一眼方志誠,縮回手,往角落里站了站,“我應該感謝你,因為你的手下留情,他只是被免職而已。”
  電梯往下行,叮咚一聲,已經來到一樓,隋琦邁著快步,幾乎是跑了出去。大廳人多口雜,方志誠礙于身份,不好追上去,只能望著她的背影,輕聲嘆了一口氣。
  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間,方志誠洗了把臉,稍微清醒理智了一點,自己對隋琦已經做到了極限,因為自己的安排,才沒有對隋家趕盡殺絕。這放在很多人眼中看不懂,尤其是派系部分老成員,他們認為方志誠太過優柔寡斷,做事沒有決斷。雖說此事被蘇摩、蘇霖給壓了下去,但方志誠在此事上犯了感情用事的低級錯誤。
  方志誠卻不后悔,因為他是有血有肉的人,不是一個冰冷的機器。
  坐在沙上,方志誠給張曉亮撥通了電話,張曉亮很快接通,匯報道:“已經查到了秦印堂的履歷,很奇怪!”
  方志誠挑了挑眉,道:“說吧,究竟有什么奇怪之處。”
  張曉亮翻閱著手中的紙頁,感慨道:“履歷太過干凈,感覺是人故意編好的一樣,沒有任何瑕疵。讀書、留學、創業、從商,經歷豐富,跌宕起伏。”
  方志誠明白張曉亮的意思,如果從公共平臺查找秦印堂的資料,能找出這樣的內容,這并不能說明什么。但利用蘇家的天網系統,查找出的資料如此“干凈”,就顯得很詭異了。
  這只能說明,秦印堂的履歷有人在刻意掩飾,所以天網系統根本無法查找到準確的資料。
  方志誠凝眉沉思許久,嘆氣道:“我有種直覺,秦印堂不是為了自己而來,就是為了王國岳而來。”
  張曉亮驚訝道:“應該不會吧,不過是一個小商人而已,他的身價最多不過三四千萬。”
  方志誠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道:“繼續跟蹤吧,有任何風吹草動,都要及時地告訴我。”
  張曉亮對方志誠的命令無條件接受,低聲道:“我知道了。”
  “韓燕,最近過得怎么樣?”方志誠還是不放心韓燕,所以讓張曉亮安排人隨時關注她的情況。
  張曉亮道:“沒有什么特別的,關若飛已經離婚,他租了一套四室兩廳的房子,已經和韓燕同居。關若飛很少應酬,下班也會準時回家,兩人正在籌備婚事。”
  方志誠欣慰地點點頭,道:“有這么一個結果,也算是好事兒。”
  張曉亮低聲道:“放心吧,無論怎么變化,她肯定是我們這邊的人。”
  方志誠微微一愣,意識到張曉亮怕是和韓燕達成了什么協議,這的確是潛伏在關若飛身邊的好機會,他嚴肅地說道:“老張,在這件事情上,你不能動手腳,我們需要對韓燕母子負責。”
  張曉亮尷尬地笑了笑,“老板,放心吧,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會打出這張牌的。況且,韓燕對你有感情,你救了她很多次,不需要任何手段,她都愿意為你辦事。”
  方志誠搖了搖手,轉移話題道:“要隨時盯著燕京那邊的變化,隋家雖然已經倒臺,但無數雙眼睛盯著我們。在唐家正式問鼎之前的這幾個月,我們需要足夠的謹慎和耐心,以防有任何變化。”
  張曉亮停頓片刻,道:“有件事情,不知道應該不應該與您匯報。”
  方志誠眉頭挑了挑,道:“什么事?”
  “三爺在中東失蹤了!”張曉亮弱不可聞地說道,“蘇主任再三交代,不允許我們對你說。”
  方志誠騰地從沙上坐起身,激動地說道:“這么大事情,怎么能不告訴我呢?”
  張曉亮喉嚨干澀,道:“老大,我這算是違背命令了。她知道你和三爺的關系很好,害怕你太過于激動,所以才會隱瞞。”
  方志誠擺了擺手,嘆氣道:“行了,這件事你做得很對,無論何時,你都要成為我忠實的耳朵。”
  掛斷了電話,張曉亮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語道:“終于還是自然地說出來了。”
  張曉亮心中明白,盡管自己現在編入蘇家的情報系統,但他骨子里只能認定一人,只對方志誠負責。
  方志誠平穩情緒后,撥通了蘇青的電話,蘇青并沒有意外,道:“張曉亮那家伙,嘴巴一點也不緊!”
  方志誠道:“他這是忠誠。”
  蘇青停頓片刻,徐徐說道:“蘇霖的確出事了,但不算太大的危機。他現在應該很安全,比在任何地方都要安全。”
  方志誠有點意外,因為蘇青的語氣和態度,不似作偽,道:“能不能說得更明白一點?”
  蘇青嘆了一口氣,道:“他之所以去中東,是因為被人設計,引誘到了一個陷阱之中,不過幸好的是,那個幕后黑手他對你三舅沒有殺意。”
  方志誠有點不解道:“那他想要得到什么呢?”
  蘇青嘆氣道:“或許只是為了諒解吧。”
  ……
  “在中東這么險惡的環境里,還能吃到如此正宗的華夏菜,真是讓人意外。”蘇霖望著長桌上的清蒸小公雞,糖醋鯉魚、爆炒腰花等,嘴角露出苦笑,“看得出來,你這么多年混得不錯,非洲的那個金礦也是你送給我的吧,不過,你無論做了什么,我不會原諒你。當初若不是你一意孤行,大哥又怎么會死呢?”
  末日仲裁者拾起筷子,平靜地夾了一塊雞腿,放在蘇霖身前的碟子里,道:“你吃了不少苦,趕緊填飽肚子吧。這里不是華夏,誰都不能確定,吃飽了這頓,還有沒有下頓。”他指了指天空,道:“盡管我們身邊有很多人,但只要一個小型的導彈頭,砸到這里,你我都得死。”
  蘇霖張了張嘴,開始狼吞虎咽,這些中餐的菜色看上去還行,但味道真的不怎么樣,蘇霖剛剛經歷過戰斗,所以他需要補充能量。
  十幾分鐘之后,蘇霖終于吃飽了,他嚴肅地問道:“你為什么要引我來見你?”
  末日仲裁者嘆了一口氣,道:“我是想警告你,不要涉足這個戰場,因為它遠比你想象得更加深不可測。”
  蘇霖拍著桌子,冷笑道:“你依然輕視蘇家?”
  末日仲裁者搖了搖頭,語氣平和地說道:“非洲那邊雖然動蕩不安,但你那個不入流的雇傭兵團還是勉強可以生存,但這里是中東,一個長期浸泡在戰火中的地方,危險無時不在。這里五歲的小孩都會使用槍械,一個老人能干掉五個菜鳥。你的力量還太過稚嫩了!”
  “說了這么多,你是希望我不要插足中東?”蘇霖冷笑道。
  末日仲裁者嘆了一口氣,道:“當然,還有其他原因。我必須要當面警告你,我的一些仇家已經深入國內,他們準備蘇家不利。你這兩年通過網絡在不斷地找我,盡管我躲避你們,但還是被他們抓到了蛛絲馬跡。”
  蘇霖聽到此言,不屑地說道:“蘇家已經恢復生機,不懼任何挑戰。”
  末日仲裁者搖頭苦笑,道:“那都是一些亡命之徒,他們不僅不懼死亡,更關鍵有謀有略。”
  蘇霖沉聲道:“謝謝你的提醒,我們不會有事的。”
  末日仲裁者嘆氣道:“我曾經過誓,永遠不會回國,你此次回去,我交給你十個人,他們都是以一當百的勇士。”
  蘇霖似乎遭到羞辱,怒道:“你想利用我嗎?”
  末日仲裁者站起身,來到蘇霖身邊,輕輕地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然后摘掉了手套,露出鋼鐵制作的機械義肢,“老三,這么多年過去了,我們都已經老了,蘇家的希望在下一代身上,我比你更加關心他的未來。相信我,我絕對不是故意恐嚇你。”
  蘇霖臉上露出復雜的情緒,壓低聲音道:“你這兒能打國際長途嗎?”
  末日仲裁者朝村下招了招手,他微笑著遞了一部手機給蘇霖。
  蘇霖撥通了蘇青的電話,情緒復雜地說道:“姐,我見到他了。”
  蘇青緩緩道:“他還好嗎?”
  蘇霖道:“虛有其表吧。”
  末日仲裁者嘴角浮出苦笑,蘇霖看到了自己的內心,外表的強大,只不過是一層皮而已。
  蘇青道:“既然你遇見他,那我就放心了。他會安全地將你送回來。”
  蘇霖輕聲道:“他想我帶一批人回國。”
  蘇青沉默半晌,道:“沒有問題,我會安排人處理入境的手續。”
  蘇青掛斷了電話,蘇霖復雜地望著末日仲裁者,“她還是那么毫無理由地相信你。”
  末日仲裁者沉聲嘆了一口氣,道:“從見到你的第一刻起,你的眼神已經出賣了你,它告訴我,你也信任我,因為我們體內留著相同的血,是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