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1026 蹦出了個大人物

早在幾個小時之前,方志誠已經從張曉亮那里知道方家人找到自己的原因。方正德的兒子方偉今年三十五歲,經營一家物流公司,規模中等,算得上中等富裕的老板。這幾年物流公司競爭激烈,方偉的物流公司也受到影響,有人動用關系,請了一些社會成員,到他的公司惡意肇事。
  這方偉也不是個善茬,在吃了大虧之后,也聚集了一幫人,兩伙人約在了郊區外準備火拼,結果被當地的群眾舉報,銀州市公安局出動警力,控制住了斗毆現場,而作為主使者方偉和另外一人則被刑拘。
  每年的九月和十二月,是淮南全省警方開展掃黃打黑的高峰期,方偉正好撞在了槍口上,所以盡管動用了很多關系,依舊沒有能獲得保釋。而與他發生矛盾的那人,人脈關系更廣,如今已經出了拘留所。
  方家人這段時間到處奔走,就是希望能找到過硬的關系,但他們認識的那些人,大多級別不高,再加上對方動用關系阻擾,所以方偉一時之間難以脫困。
  而且從探聽到的消息來看,方偉可能會作為典型,被公安系統認定為危險指數很高的社會團隊主要成員,那樣就不是簡單的拘留,可能涉及到坐牢,年限在十年以上。
  方家徹底慌亂了陣腳,方偉可是全家的主心骨,這么多年來幫助家里內外解決不少難題,不少親朋都在他的物流公司上班,若是他出事了,全家人都將遭受到巨大的打擊。
  結果方家的大女兒方紫蘭想到了一個人,那就是方志誠。因為當時她曾經聽人說過,妹妹的兒子畢業之后成了市委書記的秘書。后來多方打聽之后,才知道如今的方志誠已經不再銀州,成為了曹堯的副市長。
  一開始方潮生堅決反對去找方志誠,一來心中有愧疚,二來沒有勇氣面對從未謀面的外孫。但在一家人的勸說下,方潮生最終還是來到了曹堯,找到了方志誠。
  在方志誠的印象中,養母曾經活得特別艱難,尤其是自己上大學那幾年,為了給自己湊足學費,她甚至不惜去打好幾份工,身體變得越來越差。
  方志誠也曾經問過養母,究竟為何外公家的人從未出現,養母的回答,讓方志誠感覺到一絲凄涼,所以他很默契地選擇忘記了自己還有外公這回事。
  養母去世之后,方志誠曾經想過向外公家報喪,但養母留下了遺愿,認為自己方家的罪人,既然去世,那就不要太費周章,所以養母的喪禮很簡單,除了少數幾個鄰里好友之外,再無他人。
  方正德見方志誠答應會出手救自己的兒子,激動地站起身,彎腰鞠躬,道:“志誠,謝謝你。”
  方志誠擺了擺手,面無表情地說道:“不用謝我,應該謝謝我媽。我們從未謀面,原本就是陌路人,但看著亡者的份上,我才出手幫助你們。還有此事結束之后,我希望再也不要見面,畢竟我們彼此沒有感情維系,我媽欠你們的,我已經幫她還了。”
  方正德臉色紅白了一陣,低聲道:“志誠,我知道你對咱家心有怨念。當初我也曾經試圖幫助你媽,但她的性格太過倔強,拒絕了我的幫忙。”
  “是嗎?”方志誠淡淡地掃了方正德一眼,知道他這話極有可能是杜撰的,冷笑一聲,“這么一說,我媽活得那么辛苦,原來都是她自找的。娘家人愿意幫她,但她卻毫不猶豫地給拒絕了。若是真這樣的話,我媽那也是活該了!”
  方正德臉色尷尬,有點手足無措。
  方潮生擺了擺手,低聲嘆道:“將你媽趕出家門,是我當初的決定,你要怪就怪我吧!”
  方志誠從錢包里掏出幾張鈔票,壓在茶杯下方,平靜地說道:“談不上責怪,以后還是陌路罷了。”
  方志誠剛走出茶樓的大門,方正德的手機震動起來,他眼中露出驚喜之色,道:“是方偉打來的。”
  接通電話之后,方偉輕松地笑著說道:“爸,我沒事了,現在就準備回家。”
  方正德臉上露出驚容,因為沒想到事情就這么簡單的解決了。似乎預先安排好的一般,就等方志誠踏出茶樓的那一刻,然后將方偉放出去。
  方正德復雜地笑了笑,道:“出來就好,我們在外地呢,暫時趕不回來接你。你先回家吧。”
  方偉頓了頓說道:“我知道,你們現在在曹堯吧?我之所以能出來,那是市公安局長親自出面,他拉著我的手說了好多話,讓我一定要代他給曹堯的方市長問好。方市長?這是誰?我們的遠房親戚嗎?”
  方正德苦笑了一聲,嘆氣道:“那是你的表弟,你小姑媽的兒子——方志誠,現在是曹堯市的副市長。”
  方偉皺眉道:“爸,我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石頭縫里蹦出了個大人物,還有這么一個厲害的同輩啊?這可是大腿啊,以后好好利用,咱家想要發財致富,太輕松不過了。”在他的印象中,對小姑媽也是幾乎沒有印象,只知道當初因為鬧出事情,與爺爺斷絕了關系。
  方正德看了一眼沉默不語的方潮生,嘆了一口氣,道:“事情有些復雜,等見面之后再議吧。”
  方偉嗯了一聲,掛斷了電話。
  方正德低聲道:“爸,要不你跟志誠再說說,他雖然是養子,但也是跟咱們方家姓,以后若是有他做主,咱們方家可是光耀門楣了。”
  方潮生聽了方正德此言,氣得腦袋轟鳴,他深吸了兩口氣,道:“只要我還活著,你們就不能再來找他,否則的話,你們都給我滾出方家。”
  方紫蘭在一旁也是連連搖頭,暗嘆自己的老父太過倔強了。
  人到老了,活著就憑一口氣,方紫蘭給方正德使了使眼色,方正德無奈地搖頭,道:“罷了,你就這么活下去吧。”
  方志誠坐到車上給李卉撥通了電話,此事他安排張曉亮找李卉從中斡旋,畢竟事情也不算太大,選擇正確的人來處理,那也是一門學問。
  比如邱恒德現在已經是銀州市長,若是找他出面的話,定是輕而易舉,但太過于勞師動眾。李卉現在是東臺市副市長,正處級干部,與銀州市公安局局長為平級,所以她出面的話,那是恰如其分。
  “謝謝你了,卉姐。”方志誠微笑著說道,“家里人惹了事,所以必須得你出面才行。”
  李卉微笑著說道:“志誠,你跟我客氣什么?我已經跟市局打過招呼,你不需要太在意。對了,什么時候有空回銀州,我請你吃飯?”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銀州雖然是我的故鄉,但這么多年在外工作,卻發現回銀州的機會屈指可數。”
  李卉笑道:“你是一條金龍,銀州是一灘淺水,你需要更廣闊的空間。”
  方志誠這幾年來一直與銀州的幾名核心的人員有聯系,李卉則是自己重點關注的一個干部。隨著邱恒德上臺之后,李卉在銀州也將迎來更多的機會。
  方志誠想了想,笑道:“你在東臺的時間,呆的太久,有機會還是得往上走一走。尤其是現在邱市長需要足夠的人手,施展自己的戰略規劃。”
  李卉倒也沒有隱瞞,笑著說道:“前兩天市委組織部已經安排人來談話,我服從組織的安排。”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你在招商方面很有經驗,若是分管全市的招商引資工作,相信能為銀州的經濟發展打開局面。”
  李卉謙虛地說道:“東臺的招商局面一片大好,說實話我們還是在履行你當年的理念,將招商變為引商。不知不覺,已經過這么多年,東臺的招商理念依然保持先進性,讓人欽佩。”
  方志誠知道李卉在故意拍自己馬屁,哈哈笑了兩聲,道:“繼續前行吧,未來路上,我們總有聚首的時候。”
  李卉聽方志誠此言,心中暖流暗涌,方志誠的意思很簡單,也很明確,在方志誠未來的仕途關系網絡中,自己會占據很重要的一個位置。
  ……
  飛機在降落時,會導致激烈的顛簸,蘇霖這輩子坐過很多次飛機,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么糟糕的降落狀況。因為地面不平整,起落機道只有兩條,所以花費了半個小時,才順利地降落到指定位置。
  蘇霖走出艙門的瞬間,覺得胸口一陣惡心,但看著下面的雇傭兵,還是硬生生地忍下,朝著他們擺了擺手,迎接下方歡迎的掌聲。
  若是再給自己一次選擇的機會,他絕對不會親臨中東。
  只是現在沒有辦法,家族在推進項目的過程中遇到了阻礙,受雇于德意志的傭兵團成了攔路虎,經過數次交戰之,雙方都有傷亡,所以蘇霖決定與對方進行談判,磋商具體的利益分割。
  蘇霖從傭兵團長手中接過雪茄,抽了一口,臉色大變,因為這雪茄的味道實在太沖了。他悶咳了一聲,朝助理招了招手,助理很快會意,遞給團長一個箱子。團長直接打開箱子,見都是極好的煙酒,朝蘇霖豎起大拇指,說了一句:“Thankyou,Boss!”然后將東西分給了其余團員。
  蘇霖嘆了一口氣,盡管自己在這個傭兵團身上花了很高的代價,但心中有數,這個傭兵團也只能算是二流水平,成員都是各國淘汰的士兵。
  他坐上了一輛外表臟兮兮的越野車,助理在旁邊提醒道:“這次談判的位置,在十公里之外,大約二十分鐘左右能到。”
  蘇霖點了點頭,道:“等到了,提醒我,我睡會兒!”
  越野車走在中間,數量小型沖鋒卡車保護在側,行駛幾公里后,震耳欲聾的轟鳴,將蘇霖驚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