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023 勝過朝霞的俏媚

凌晨三點左右,天色還沒亮,一輛黑色的轎車緩緩駛入云海警備區,車子剛停下,兩個穿著軍裝的女兵迎了過來,舉手敬禮道:“請跟我來。”
  方志誠點了點頭,讓郭勁遠先停好車,然后找地方安頓下來,跟著那名士兵上了樓。
  “寧將軍正在執行任務,您稍微等待片刻,冰箱里有水果還有其他食材,如果餓的話,您可以自便。”這位女兵是寧薔薇的貼身警衛員,方志誠曾經見過幾次面,長得不算漂亮,但一雙眼睛尤為明亮。
  方志誠可不敢小看她,她曾經在全國女子比武中脫穎而出,說得夸張點,只需要一只胳膊便能把方志誠給制服了。
  寧薔薇結婚之后,雖然不用執行一線任務,但還是承擔訓練特種士兵的任務。之前寧中將曾經將她的編制調整到中央軍委,但最終她還是來到了自己熟悉的地方,搞一線的基層工作。
  方志誠打開冰箱,見儲備的食材不少,便打開燃氣灶,做起飯來。從燃氣灶的使用情況來看,幾乎沒有開過火。云海警備區給高級干部配備了公寓,面積大約一百三十平,四室兩廳,適合兩代人居住,但寧薔薇一直孤身一人,倒也冷清。
  方志誠洗了半晌菜,突然感覺身后有點異樣,轉身一看,只見一個佳人笑嘻嘻地望著自己,他倒抽了一口涼氣,沒好氣地說道:“你怎么也不吱聲?我以為家里沒人呢!”
  寧香草白了方志誠一眼,道:“我是想給你點驚喜!”
  “不是驚喜,倒有點像驚嚇了。”方志誠繼續忙著撿菜,“準備做點飯,等薔薇執行完任務之后,可以一起吃。”
  寧香草打了個哈欠,憂傷地說道:“原來沒我的份啊,罷了,我去睡覺吧,不打擾你倆的二人世界了。就算你們捅破天,我也不會出門的。”
  方志誠連忙拉住寧香草,笑道:“姐,你如果這么說,多過意不去啊?還得請你幫忙打下手呢,這樣速度會快一點。”
  寧香草白了方志誠一眼,從角落里找到圍裙,系在腰間,將白菜撕成片,放入菜簍里,“薔薇很孤單,我也很寂寞,所以周末的時候會湊到一塊兒。你來云海,我并不知道,否則的話,肯定不會過來,給你倆當電燈泡。”
  寧薔薇之所以沒告知寧香草,方志誠本周會過來,主要是怕寧香草會有芥蒂,覺得孤單。
  方志誠不知為何從寧香草的口中聽到酸楚味兒,對寧香草充滿復雜的情感,若不是當初寧老爺子指定,方志誠和寧香草絕對不會出現這種生疏與隔閡。在寧薔薇與方志誠婚后,寧香草刻意地與方志誠保持距離,交流的話題不再那么隨便,多了一絲矜持與掩飾。她想極力地克制自己的情感,這反而有點過了界限,讓方志誠感覺到了寧香草情感的變化。
  方志誠笑道:“你其實不需要這么敏感,我和薔薇是你牽的紅線,在她心中你是她的好姐姐,在我的心中,你也一樣是我的好姐姐。何談電燈泡之說呢?”
  寧香草側過臉,目光落在方志誠瘦削而棱角分明的臉上逡巡許久,嘆道:“志誠,你就不能對感情專一點嗎?你在曹堯那邊弄出的動靜,可沒少傳入我們的耳朵里。”
  方志誠微微一怔,苦笑道:“我試著改吧。”
  寧薔薇搖頭,嘆道:“不抱有任何期望。”言畢,纖手插入水中,將白凈的白菜葉撈出抖了抖,然后放在砧板上。
  方志誠熟練地將白菜切成塊,看了一眼用溫水浸泡的粉絲,道:“下面開始做菜了,油煙比較大,你要不出去等我吧。”
  寧香草點了點頭,深深地看了一眼方志誠,道:“我去擺盤吧。”
  方志誠做好了飯菜,寧香草將飯菜擺上桌,寧薔薇依然還沒有回來。方志誠想了想,笑道:“要不咱倆先吃吧,等她還不知道什么時候呢?”
  寧香草堅決地搖頭,批評道:“你的表現讓我很不滿意,怎么一點都不疼惜薔薇呢?”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只是覺得咱倆干坐著,有點尷尬。”
  寧香草站起身,找到手機,發了一條短信過去,未過多久,她接到了回信,道:“還有半個小時,咱們再等會吧。”
  方志誠看了一眼墻壁上的掛鐘,道:“已經四點了,這飯算是早餐了。”
  寧香草笑道:“挺有意思的經歷。”
  方志誠目光落在寧香草的手上,發現她用右手揉搓著左手,有些不太自然,微微有點奇怪,這時房門的鑰匙孔傳來沙沙的聲音。寧薔薇開門而入,見房內燈火通明,餐廳內傳來飯菜香味,笑道:“大半夜的做飯?不過,我肚子的確餓了,剛才領著那幫新兵跑了五千米。”
  寧香草起身給寧香草盛了一碗湯,道:“你是將軍,沒有必要事必躬親。”
  寧薔薇搖頭,秀眉上揚,道:“將軍必須要有模范作用,否則壓不住他們那些人。你不知道,那些家伙都是野性難馴的,如果不給證明我比他們更強,他們恐怕要鬧翻天了。”
  方志誠笑道:“還是別提工作,填飽肚子吧。”
  寧薔薇佯作很吃驚地說道:“呀,你怎么過來了?”
  方志誠知道寧薔薇故意做出這番姿態,配合道:“原來我在你眼里是空氣,現在才發現我呢!”
  寧薔薇認真地點了點頭,道:“對我而言,老公就是個擺設,可有可無。”
  方志誠嘆氣,失落地說道:“看來我白來了。”
  寧薔薇擺擺手,大大咧咧地說道:“還是有點價值的,至少這菜做得不錯,色香味俱全。”
  寧香草看著這對歡喜冤家,心中也是挺復雜,道:“要不喝點酒吧?”
  寧薔薇道:“上次我從老姚那里順了幾瓶紅酒,要不就喝那個吧。”
  老姚——姚方平,是云海軍備區司令員,正軍級干部,同時也是云海市委常委,寧香草雖然也是少將銜,但比起姚方平在部隊的資歷還是欠缺不少。按照姚方平的實力,升任中將也只是彈指之間的事情,只要到大區擔任職務,兩年以上便可以受到提拔。不過,姚方平對級別看得很淡,不太愿意到大區擔任閑職。
  在他看來,越往上走,離兵士越遠。現代戰爭雖然講究信息化和科技性,但他認為左右戰爭的還是人,只有培養優秀的人才,才能讓華夏的軍隊實力得到本質提升。
  云海警備區盡管處于華夏的經濟腹心,但軍隊還是主抓人才培養,從這幾年大區比武及全國性比武的成績來看,云海警備區的表現非常優異。
  當方志誠將紅酒開了,倒入玻璃儲酒器中醒酒,寧香草建議在陽臺上吃飯,方志誠拍著大腿,笑道:“真是一個別出心裁的想法。”
  等菜肴和碗筷放在陽臺上,天際出現一片金色,秋日初升,散發出縷縷光芒。喝著紅酒,望著光線在寧氏姐妹的臉上緩緩綻放,方志誠突然有種大夢未醒的感覺,寧薔薇見方志誠失神,用玻璃杯輕輕地撞擊了一下方志誠停在半空中的酒杯,發出“叮”的聲響,拉回了方志誠的思緒。
  “想什么呢?”寧薔薇雙眼斜挑著,逼問道。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被你倆的美貌給勾出魂了。”
  寧薔薇看了一眼寧香草,只見她霞飛兩面,啐道:“跟二姐說話,還這么輕佻,你真是沒救了。二姐,要不你幫我教訓他一下吧,這家伙整天嘴巴里跑火車,到處勾三搭四。”
  寧香草毫不猶豫,用腳踩了一下方志誠,因為穿著棉布拖鞋,在方志誠腳背上雖用力地碾了,沒有造成實際性地傷害。
  方志誠倒是挺配合,臉上露出極為痛苦的表情,求饒道:“香草姐,求腳下留情啊。”
  寧香草噗嗤笑出聲,比初升朝陽下的霞光還俏媚,道:“薔薇,我下不了腳啊,還是你來收拾他吧。”
  寧薔薇倒是一點也不含糊,伸手就是一拳,打得方志誠胸口生疼,道:“再胡說八道,小心我把你給扔出陽臺。”
  寧香草眉頭皺了皺,卻覺得寧薔薇這態度過于強橫,正準備說什么,方志誠笑嘻嘻地說道:“你就怕你舍不得,從這里摔下去,非死即殘,到時候你還得伺候我,或者為我收尸呢。”
  寧薔薇捂嘴笑了一陣,道:“我天生心狠手辣,如果你死了或者殘了,絕對不會再看你第二眼。”
  方志誠閉嘴不言,連連搖頭,給人一種極其怨念的感覺。
  這一切落在寧香草的眼中,讓她心口疼了好一陣,原來他倆這是在進行夫妻間常見的斗嘴,看上去無理、任性、賴皮,但只屬于夫妻間的親近,別人難以插嘴。
  寧香草將杯中的紅酒飲盡,道:“我很困了,就不陪你倆瘋了,先回房間睡覺,不到中午,千萬不要喊醒我。”
  寧薔薇望著寧香草有點蕭索的身影,奇怪道:“是不是你剛才說什么,讓二姐生氣了?”
  方志誠搖頭道:“我那是在調節氣氛,二姐肯定不會多想,你不要太擔心,恐怕她真的很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