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1022 任性的婦人之仁

進入十月中下旬,曹堯的天氣漸漸轉涼,雖然大街上依然看到穿著單薄衣衫的妙齡女子,但街邊的樹木枝葉開始泛黃,一夜秋風掃過,半黃半青的樹葉散落一地。
  氣溫驟降,導致不少人感冒,曹堯市人民醫院尤為繁忙,點滴室已經坐滿人,需要排號才能找到位置。
  隋琦昨天狀態便不正常,早上方志誠準備約她一起吃飯,電話沒打通,隨即讓服務員開門而入,才發現她發高燒,病得很嚴重。于是方志誠便將她帶到了市人醫,在急診掛號之后,見到醫生,做完驗血之后,拿著報告給醫生,醫生給出結論,第一惹了風寒,第二太過于勞累。
  醫生給出治療方案,拿著藥水,來到點滴室,發現雖然是清早,但這里已經到處都是人。隋琦的狀態依然不好,面色很憔悴,她勉強笑道:“事實證明,老百姓現在看病的確很難,簡單的一個感冒,初步診治起碼一千元。”
  方志誠撫摸了一下她的額頭,嘆道:“你都病成這樣了,還有心情討論這些,只能說你太有職業精神了,是否要給你頒發一個焦裕祿式好干部獎?”
  隋琦憔悴地搖頭笑了笑,道:“來曹堯這么久了,還是第一次病成這樣。”
  方志誠想了想,問道:“是不是家里出現了什么問題?”
  方志誠明白隋琦病倒的原因,外部原因其次,心理受到創傷,才是本質。
  隋琦沉默片刻,點頭道:“你也聽說了,我爸被隔離審查了。”言畢,她看了一眼方志誠,苦笑道:“我是不是不應該跟你說這些。”
  隋琦父親被調查,這其中肯定有蘇家從中推動,自從聽方志誠說起,大舅之死與隋家有關聯之后,隋琦就曾經試圖調查過此事的始末,所以如今隋父遇到困境,她也將之與蘇家聯系在一起。
  方志誠輕嘆了一口氣,道:“具體是什么原因,我也不太清楚,但可以預測的是,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隋家可能會遇到各種打擊——墻倒眾人推,這是人之常情。我只能承諾,在我的能力范圍內為你提供足夠的安全。”
  隋琦深深地凝視了一眼方志誠,隋父出事之后,她得到的消息很少,家里似乎有人可以對之隱瞞。隋琦也能理解其中的意思,這是為了刻意避嫌,畢竟隋琦走的是仕途之路,而且前途光明,不能因為隋父的原因,影響到隋琦未來的前程。
  隋琦輕聲道:“你能不能救我父親?”
  方志誠頓了頓,望著隋琦無助的眼神,無奈地說道:“據我所知,此次你父親恐怕很難脫身,紀委已經查找到許多證據。當然,作為國家的核心干部,他的生命不會受到危及,只是會失去人身自由。”
  隋琦眼中射出怒火,道:“他們真的要趕盡殺絕嗎?”
  方志誠無奈搖頭,低聲勸說道:“人都有各自的立場,站在女兒的角度,即使父親犯下再大的過錯,也是能夠被包容;但站在他人的角度,他很多工作已經嚴重觸及底線,如果不對其重罰,很難整肅黨的紀律和作風。”
  隋琦冷笑道:“他們那一代人,走到那一步,有幾人身上是干凈的?”
  方志誠牽起隋琦的手,凝望著貼著繃帶的手背,苦笑道:“既然他們有錯,那么就要認錯,如果有罪,那就得贖罪。”
  隋琦眼中露出苦澀之色,淡淡道:“成者為王,敗者為寇,這就是江湖規則,我能理解。放心吧,我不會將之遷怒于你,畢竟這與你沒有直接關聯。”
  方志誠心中有些愧疚,其實對于審查隋父一事,前后都是由自己來操刀推動,這或許有點殘忍,但方志誠必須得做,也不得不做。
  方志誠現在的身份很復雜,他不在是當初那個初出茅廬,剛出社會的青年,現在身上肩負著振興家族的使命。
  如何讓家族重現繁榮?第一步,就是復仇。
  早在來曹堯之前,針對隋父一系列的布局就開始啟動,在碩大的棋盤上,每個棋子行動的軌跡,都按照計劃中的環節,一步步在推演,盡管出現了些微變化,但最終還是達到目的。
  仇人之女變成了自己的情人,這想來有點諷刺,但方志誠卻沒有辦法左右,只能硬下心腸,受到傷害最大的則是隋琦。
  隋琦是聰明人,她知道方志誠可能會參與其中,但她不忍去懷疑方志誠,這卻讓方志誠原本以為硬下的心腸,瞬間變得柔軟起來。
  方志誠安排隋琦掛好點滴,幫她與涂道峰請好假,然后才離開醫院。
  回到自己辦公室,方志誠給三舅蘇霖撥通電話。蘇霖正在開會,讓其余人員自行討論,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接通電話。
  “志誠,你的計劃很完美,逼迫隋家那邊露出馬腳。這已經是什么年代了?他們竟然還真在籌劃暴動,試圖改變原先黨內定好的計劃,實在是太瘋狂了。唐家那邊對我們的預判很滿意,這也進一步加深了蘇唐聯盟的關系。”蘇霖心情愉悅地說道。
  隋家當初對大哥犯下的罪行,這是蘇霖難以釋然的事情。這么多年來,蘇霖一直在尋找各種破綻,但隋家很精明,沒有留下任何線索。直到方志誠介入蘇家情報體系之后,利用很多新穎的方式,找到了隋家如今核心人物的破綻,并以引蛇出洞的方式,一步步地放下線索,最終得以成功。
  方志誠嘆道:“我建議,處理方式盡量緩和一些,如果隋子清愿意承擔后果,那就足夠了。不要把面撒得太廣,會樹敵太多,不利于蘇家以后的長期經營。”
  蘇霖的反應很堅決,搖頭道:“志誠,在這件事情上,你千萬不能婦人之仁!當初老爺子離開燕京,是何等凄涼?蘇家的產業被掠奪,不少跟隨者受到牽連,慘烈程度我都不愿意多想,你無需對他們有任何同情之心,因為這是他們欠蘇家的。”
  方志誠沉默許久,道:“隋子清的下場如何?”
  蘇霖冷酷無情地說道:“當然是以命換命!你大舅不能白死,他死于陰謀;而隋子清,他犯下太多的罪孽,必須面臨審判。”
  方志誠早已得知蘇霖的態度,道:“我理解您的意思,不過能否放過隋琦?”
  蘇霖微微一怔,道:“志誠,你是做大事的人啊,怎么會問這么糊涂的問題呢?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斬草除根的道理,難道你不懂嗎?隋琦是隋家新一代的核心人物,如果你留下她,肯定會給蘇家的未來設置一個強大的死敵。”
  方志誠覺得喉嚨有點干澀,因為蘇霖所說的道理沒錯,若是客觀理智一點,隋琦必須得放棄。
  方志誠輕聲道:“三舅,你當初讓我努力接觸隋琦,甚至讓我去引誘她。當初我很反對,不過也因為你的暗示,我與她的關系有了進展。前代人的恩怨,不應該延續到下一代身上,我不會對隋琦下手,同時用自己的力量全力保護她。當然,她在未來若是作出任何影響蘇家利益的事情,我也一人承擔。”
  蘇霖愕然無語半晌,徐徐吐出一口氣,無奈道:“志誠,你這是說的什么話,自從老爺子在臨終前認可你。你就是蘇家缺一不可的核心,未來有許多責任會壓在你的身上。你為了一個女人,值得這么做嗎?”
  方志誠鄭重其事地點頭,道:“值得,如果我在這件事情上退步的話,那我就不是我了。”
  蘇霖沉默半晌,道:“志誠,你是家族下一代的靈魂,在過去的幾年里,你成功地證明了自己的能力,我們也相信你的判斷。我知道你已經有安排了。”
  方志誠道:“我會嘗試用另一種方式解決蘇家與隋家的仇恨。”
  蘇霖嘆氣道:“一切交給你。記住,無論發生什么事,我永遠是你的堅強后盾。如果老二那邊有不同的聲音,我會幫你承擔下來。”
  方志誠輕松地笑了笑,道:“謝謝你能包容我的任性。”
  與蘇霖又聊了一段近況,現在他在國外的生意做得不錯,尤其是在南非的幾個礦業公司,做得有聲有色。蘇家從兩年前起,除了政治上重新歸位之外,資本實力也變得日益雄渾。
  方志誠道:“聽說最近你打算將觸手伸向中東?”
  蘇霖笑道:“沒錯!那是塊肥的流油的蛋糕。”
  中東從不停歇的局勢,讓各方勢力虎視眈眈,蘇霖先將雇傭兵放在南非,那只是為了練兵,他最終的目的,還是希望蘇家也能參與到中東的角逐上來,只有這樣才能提升家族的競爭力。
  唐家之所以奠定無比堅實的基礎,只因為家族早已滲透進入中東的利益鏈條,蘇家雖然有唐家從中穿針引線,但想要在中東站住腳步,還是頗有難度。
  中東那塊地方,盤踞著各種各樣的大鱷,稍有不慎,就會遭到無情的噬咬,蘇家在華夏躋身第一陣營,但若是放在中東,并無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