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1020 傳遞善意的信號

“盡管距離唐家問鼎還有一段時間,但勢力分布已經明顯,淮南將成為我們的中心區域,這是一塊不能讓步的禁區,無論發生什么情況,都不會有所改變。至于吉東省,可以選擇讓出一部分資源。唐家和我們的關系勢同水火,永遠無法調和,但我們與蘇家的關系并沒有發展到最壞的那一步。如果你愿意將韓燕和那個孩子送回國,讓關若飛與之相聚,我可以承諾并促成為蘇省長執掌吉東。”王國岳用不急不慢地語速緩緩說道。他天生有一股讓人信服的能力。
  方志誠淡淡一笑,“你是否高估我了?你覺得,我二舅會聽我的勸說,放棄湘南,繼而選擇去吉東嗎?”
  王國岳搖了搖頭,湯匙攪拌咖啡,道:“在湘南擔當二把手,去吉東則擔當一把手,難道蘇省長就不心動?我大致能猜出,蘇家與唐家的合作內容,唐家妖孽一旦離開湘南,將把所有的資源拱手讓給蘇省長。然而,唐家妖孽在湘南至少還得再呆五年,如果由我們安排,蘇省長明年就可以升任吉東省省委書記。以蘇省長的年紀,能否進入政*治局常委會,恐怕就在這兩年,難道他就不想往上面沖一沖?”
  盡管知道王國岳在挑撥蘇家與唐家的緊密聯盟,但對于他開出的條件,方志誠還是受到了動搖。王國岳說得沒錯,以蘇摩現在的年齡,如果按照正常的情況發展下去,五年內能從省長位置走到省委書記位置,然而,屆時他已經錯過了進入政*治局常委會的最佳時機。
  但若是蘇摩真能夠借道吉東,順利跨出省長到省委書記的天塹,那么蘇摩最終沖擊國家領導人的可能性將大幅度提升。
  方志誠最終還是搖了搖頭,微笑道:“你差點打動了我,這的確是一個拆散唐家同盟關系的絕妙策略。然而,此事我不會去促成,同時還會反對。”
  王國岳早已預料到方志誠有此反應,這也是自己父親前幾日交給自己的任務,他當時第一反應,就是蘇家不會那么傻,已經抱到了大腿,怎么還會三心二意。
  王國岳惋惜地笑道:“真可惜,我更希望與你能成為朋友,與蘇家達成良好的合作關系呢。你開價吧,放棄控制關若飛的致命弱點,你需要我付出什么代價,只要合適的話,我都可以答應你。”
  方志誠深深地看了一眼王國岳,暗忖他實在太難纏了,其實他早已猜到自己的所有反應,剛才提出同盟也只是順勢提出的,自己一旦拒絕,他立馬轉移話題,至始至終,話題的主導前都在他的手上,這就是高手,若是比作對弈棋局的話,方志誠已經陷入被動。
  方志誠閉上眼睛,然后再睜開,笑了笑,道:“怎么問題又轉到我這里來了?似乎并不是我要交易,而是你需要給出交易的條件。”
  王國岳暗忖方志誠如同狐貍般狡猾,他原本希望方志誠能透露一絲意向,然后自己才能順勢利導。王國岳依然保持良好地風度,笑道:“吉東省省委宣傳部長,加上遼州省一個副部級實權位置,再也不能多了。”
  方志誠這次表現得很爽快,伸手托起咖啡杯,主動與王國岳的咖啡杯輕輕地碰撞了一下,泯了一口,笑瞇瞇地說道:“成交!”
  王國岳微微一愣,旋即哈哈大笑,感慨道:“你果然如同臧毅評價的,特別的市儈與猥瑣。”
  方志誠聳肩,道:“你走的是君子之路,自然不屑我這種小人之行。”
  王國岳搖了搖頭,道:“那都是虛假的外殼,你和我都是一類人,想真心實意地為老百姓做出一些事情。咱們都能看到現有制度許多不公平的存在,并希望自己能改變這些不公平,創造一個更為和睦的社會環境。”
  方志誠搖了搖手指,站起身,嘆道:“我真的沒那么多想法,也沒有那么崇高的抱負。我只做自己現階段需要去處理的事情,至于未來、理想、責任什么的,都不會去想太多。”
  王國岳見方志誠背身擺了擺手,眼中露出一絲失望之色。今天原本是一個不錯的機會,有很好的氛圍,但王國岳最終還是沒能如愿與方志誠徹底地解開心鎖。王國岳之前想將方志誠收入麾下,但發現他根本是一匹難以馴服的野馬,則希望能與之成為朋友,但方志誠拒絕了自己。這讓王國岳質疑自己,難道真如同方志誠所言,自己特別虛偽,特別讓人討厭嗎?
  方志誠盡管喜歡玩弄一些陰謀詭計,但他給人一種很真實的感覺,即使會使出詭計,讓人防不勝防,但他想要達到的目的,是光明正大的。
  王國岳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右側的眼顴骨,那處似乎還在隱隱作痛,長到這么大,他第一次被人打了,但心中沒有生出一絲怨憤,這就是方志誠的能力吧!
  ——讓人感覺這世界是真實的!
  在官員這個圈子里,大家都帶著虛偽的面具,彼此交談時總是帶著防備,卻表現出極大的善意,以至于讓人難以分別,何為真假,何為對錯。
  王國岳嘆了一口氣,從錢包里取出錢壓在桌子上,算作買單,與方志誠的戰斗,自己需要更加正面地回擊,不應畏縮,也不能夠逃避!
  ……
  方志誠坐在車上,久久不語,老郭見氣氛不對,將車速放緩,然后打開了后排車窗,將音樂調到《藍色多瑙河圓舞曲》。
  方志誠笑道:“老郭,你什么時候變得如此有情調?”
  郭勁遠咧嘴笑道:“上次夫人跟我提起過,當你壓力大的時候,就放一點古典音樂給你聽聽,有助于你放松心情。”
  方志誠想起寧薔薇,與她已經許久沒有見面,嘆道:“她還真細心呢。”言畢,掏出手機給寧薔薇撥通了電話。
  寧薔薇撫摸著精致的發髻,輕聲道:“老公,有什么事情嗎?”
  方志誠伸了個懶腰,道:“想你了唄,什么時候能來曹堯?”
  寧薔薇淡淡一笑,翻了翻日歷上記錄的各種行程,無奈地說道:“最近這段時間,部隊工作特別多,再等一段時間吧……或者,你可以來看看我嘛。”
  方志誠倒也痛快,笑道:“等這個周末,我來找你吧,你做好準備哦,我可是存了不少子彈,要一次性全部打完。”
  “無賴、流氓!”寧薔薇臉色漲紅地啐道,旋即她猜到方志誠應該是在車上,“被老郭要笑話了吧。”
  方志誠搖頭,道:“老郭,才對我夫妻倆的事情不感興趣呢。對了,你之前不是對造人有計劃的嗎?怎么經過一年的努力,發現沒什么效果,所以打退堂鼓了?”
  寧薔薇輕哼一聲,道:“等你周末過來,看我怎么收拾你!”
  方志誠哈哈大笑,寧薔薇就是這點可愛,對話之中從來都透著一股驕橫的味道,這樣的女人雖不溫柔,但別有一番風韻,讓人戀戀不舍。
  與寧薔薇又聊了片刻,話題轉到部隊近期的變化,因為保密的原則,寧薔薇不能說太多,不過方志誠還是能夠感受到現在部隊氛圍的緊張,因為換屆即將開始,這雖是和平年代,但在換屆這種大事上,還是要有足夠的準備。
  抵達迎賓館,方志誠掛斷了寧薔薇的電話,他沒有下車,而是給孟虎打通了電話,道:“韓燕現在的情況如何?”
  孟虎道:“還在適應階段,畢竟在國外,人生地不熟,而且還有語言障礙,所以她的情緒時好時壞。”
  方志誠沉默片刻,道:“你給我捎句話,問她愿不愿意回國,如果愿意的話,我會將她重新包裝一下,以另外一個身份重新生活。”
  孟虎疑惑道:“另一個身份?”
  方志誠笑道:“比如我的遠房表妹——方燕。”
  孟虎皺眉思索片刻,道:“王國岳出面了?”
  方志誠點頭,嘆氣道:“他不希望韓燕和孩子成為關若飛的心結,現在的關若飛對王國岳太重要了。”
  孟虎懷疑道:“這會不會是一個誘餌呢?”
  方志誠解釋道:“所以我必須要賦予她一個全新的身份,以我的表妹回國,然后與關若飛重新締造家庭,看在我的面子上,王國岳不會太為難她。同時,王國岳也會認為,自己是在向他傳遞善意的信號。”
  孟虎點了點頭,道:“我會處理此事……”
  方志誠補充道:“前提是韓燕她想回國,如果她覺得在國外生活更適合,那就讓她在國外吧,至于王國岳那邊,我們可以不用理會。”
  孟虎理解方志誠的意思,他對韓燕可以說是真誠以待,并不僅僅出于想離間關若飛和王國岳之間的關系,才幫助韓燕母子。方志誠可以不要那兩個副部級實權位置,但不能讓韓燕母子繼續忍受痛苦和折磨。
  孟虎笑道:“韓燕會理解你的良苦用心。”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暗忖自己只是率性而為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