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102 紅燒烏龜與王八

鐘揚給表弟釘子打了個電話,半個小時之后,釘子提著一個旅游包過來,鐘揚給方志誠使了一個眼色,方志誠便跟著鐘揚單獨來到一個角落,釘子笑嘻嘻地拉開拉鏈給三人看了一眼,足足二十多疊。
  方志誠眉頭微微一皺,鐘揚瞧出方志誠的顧慮,解釋道:“放心吧,這錢來路合法,我表弟代表在市區經營一個溜冰場,這是三四年的分紅,拿出來全部交給你了。”
  方志誠與鐘揚相交一段時間,知道他應該不至于在這個方面欺騙自己,伸手在釘子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提醒道:“丁局長現在仕途之路一帆風順,你還是得注意收斂一點,該洗白必須要洗白,不能給丁局長的進步拖后腿。”
  釘子點點頭,知道方志誠是當自己朋友才這么說,笑道:“誠少,我現在知道學好了,只是對那批小弟沒法交代,他們跟了我那么久,總得給他們飯吃。”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想要輕松全身而退,還是有一定難度的。
  方志誠指著那個旅游包,笑著承諾道:“這是你金盆洗手的第一步,我保證一年內回本。”
  釘子臉上露出疑惑之色,好奇道:“舞蹈培訓班真有這么賺錢嗎?”
  方志誠伸出手指頭給釘子算了一筆賬,“培訓班若是辦得好,能確保生源的話,周一至周五可以舉辦三個班,兩個月為一個階段,每個班招收三十人,每人招收八百元的學費,兩個月便有七萬二的收入,扣除成本開銷兩萬二左右,兩個月便能有五萬,一年便是三十萬。”
  釘子聽得暗自咂舌,依然有所懷疑,“生源如何能保證?”
  方志誠微微一笑,歪著腦袋道:“你那些小弟便有事做了,到時候印一萬分單頁,安排人全部發出去,廣告做出去,自然便有生源了。還有,你與小弟們交代,每成功找到一個人,可以領取五十元的返點。”
  釘子見是義務勞動,眼神一亮,嘿嘿笑道:“這事兒靠譜,誠少你放心,不是吹的,我在銀州的人脈那是杠杠的,下面能拉倒三四百號人,幫你招九十個學生,那是輕而易舉的。”
  鐘揚在一旁看得暗自搖頭,暗忖這釘子未免也太好忽悠了,五十塊錢的返點,輕而易舉便將他給買通了,同時也為方志誠的經商天賦感到訝異,畢竟一般人很難想到這種廉價的推廣辦法。
  方志誠又給釘子在心理上鎖好雙保險,勾著他的肩膀,低聲道:“釘子,你以后就是玉茗舞蹈培訓學校的副校長,主要負責業務這一塊,明天我會把名片印出來,到時候送你一份。”
  釘子喜上眉梢,笑道:“發薪水嗎?”
  “學校初創階段,沒薪水,等以后利潤大了之后,咱們作為元老,自然要分紅的。”方志誠補充道:“不過,你還得負責舞蹈學校的安保問題,學生們的安全問題要保障。”
  釘子連連點頭,拍著胸脯,保證道:“誠少,你放心,這以后就是我的事業。”
  釘子以前也涉獵過一些行業,比如酒吧、臺球室、溜冰場,因為沒人指導,瞎鼓搗,所以并沒有賺到很多錢。釘子見方志誠侃侃而談,覺得舞蹈學校很有潛力,關鍵還是一個文化工作,對于提升自己的品味與逼格極有好處,于是當仁不讓地表達了積極參與的態度。
  方志誠又與鐘揚釘子兩人談好以后的利潤分成,鐘揚占百分之三十,釘子占百分之十,剩下的百分之六十歸秦玉茗。隨后,他又與秦玉茗溝通一番,秦玉茗原本只是準備開一個規模小的培訓班,沒想到方志誠很快搞定啟動資金,并準備擴大規模,自然默認了方志誠的分配方案,畢竟她只要出師資,資金與租房等手續,都由釘子出面來解決。
  方志誠拉釘子入伙,也是想為秦玉茗找一個比較硬氣的合伙人。釘子的父親丁豐現在是公安系統的紅人,若是順利的話,以后成為公安局長也是極有可能的。所以在銀州,用橫著走來形容釘子,也是不為過。
  秦玉茗多了這么一個保鏢,就不用怕被人欺負了。
  還有另外一個原因,方志誠想讓鐘揚與自己的利益捆綁在一起。盡管與鐘揚看似私交不錯,但沒有利益捆綁的關系,終究還是浮于表面,脆弱無比,有了舞蹈學院這層關系,他與鐘揚的利益才越發牢固。
  方志誠看重鐘揚身上的某些特質,覺得他是一個以后在仕途中,能給自己幫助的人,所以才一步步有計劃地引誘鐘揚成為自己的伙伴。
  官場之道,要看得足夠遠,方志誠早已想到五年,甚至十年后。
  房子的租金在釘子的介入之下,又打了個九折,然后四人在附近的一家餐館準備吃便飯。秦玉茗拿手手機,手指靈巧地在鍵盤上摁了一陣,湊到方志誠的耳邊,輕聲道:“我把徐嬌喊過來了。”
  方志誠與徐嬌之間的關系很尷尬,他皺眉苦笑道:“你把她喊來做什么?我每次看到她總覺得心虛。”
  秦玉茗掩口笑了兩聲,惹得釘子眼睛都看直了,鐘揚在他腰間搗了一拳,才讓他恢復正常。釘子也沒少見美女,主要秦玉茗與一般水準的女人完全就不是一個層面,論外貌國色天香也就罷了,關鍵氣質優雅,談吐得體,完全就是一個女神。
  釘子原本一直更偏愛年輕的女孩,認為年輕的女孩皮膚有彈性,而且好控制,現在他的觀念完全改變,琢磨著原來充滿風韻的少婦,竟然如此誘人。
  不過,鐘揚那一拳,令他回過神,從方志誠與秦玉茗的關系來看,絕對深不可測,所謂朋友妻不可欺,釘子這點覺悟還是有的。
  釘子下意識地摸了摸下巴,暗忖自己有機會也要找一個與秦玉茗不相上下的少婦談一場風格迥異的戀愛。
  秦玉茗挑釁地瞪了方志誠一眼,解釋道:“徐嬌是我培訓班的特聘教師,今天這頓午飯是我們玉茗舞蹈培訓學校的高層飯局,自然不能少了她。”
  “徐嬌?”鐘揚覺得這個名字挺耳熟。
  方志誠苦笑連連,嘆道:“徐鵬的妹妹。”
  鐘揚露出恍然之色,笑道:“原來如此,你沒看上她,令徐鵬對你恨之入骨的那位?”
  方志誠默然無語,也不申辯。
  十來分鐘之后,徐嬌走進餐館,鐘揚仔細盯著徐嬌上下打量,旋即疑惑地看了一眼方志誠,目光中的意思是,徐嬌這么漂亮的女人,你竟然沒看上,當真是太作孽了。
  方志誠故意沒搭理鐘揚,干咳了一聲。
  釘子見到徐嬌很緊張,連忙起身給她讓了一個位置,還用手在板凳上擦了一下。
  徐嬌對釘子感謝道:“謝謝!”
  釘子激動地嘆道:“我現在有信心了,咱們玉茗舞蹈學校的教師都這么漂亮,那生意的火爆程度絕對可想而知。”
  “徐嬌其實比較擅長跳健美舞,教小孩有點大材小用。”方志誠笑著說道,“以后等發展進入正軌,還可以做成健身中心,面向各個年齡層的人,招募會員,同時招聘一批俊男靚女作為教練。”
  釘子咧嘴笑道:“誠少,你這志向太遠大了。”
  “說得遠了一點。”方志誠舉起啤酒杯,笑道,“我建議,為了咱們美好的未來,干杯!”
  餐館雖然不大,但口味不錯,興盡而散。
  方志誠開著捷達載著徐嬌及秦玉茗,往徐家所在的那個小區行去。徐嬌剛下車,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探到車邊,敲了敲車窗。方志誠連忙調下車窗,發現是陸婉瑜的母親徐瀅。陸婉瑜的父親原本是銀州重機的員工,住在銀州重機的家屬院也是自然。
  “小方,你怎么會在這里?”徐瀅的記性好,之前方志誠有幾次送陸婉瑜回家,便把方志誠的車牌號,諳熟與心。
  “送一個朋友回家。”方志誠撓了撓頭,笑道:,“阿姨,邱部長家里的工作,你適應了沒有?”
  徐瀅瞄了一眼徐嬌離去的方向,又看了一眼后排位置上的秦玉茗,臉色微微改變,點頭道:“邱部長一家人都很好,不是很累……有空來家里吃飯,你幫咱們家那么多次,也沒有好好招待你。”
  方志誠目送徐瀅離開,不禁嘆了一口氣,從徐瀅的外表看上去,這應該是年輕時很漂亮的一位女性,可是生活的磨難,讓她芳華已逝。他下意識地看了一眼秦玉茗,暗忖一定要保護好秦玉茗,讓她青春永駐才是。
  徐瀅回到家中,想著方志誠送徐嬌回家,忍不住皺起眉頭。因為陸婉瑜的父親之所以自殺,與徐鵬一幫人逃不開關系。徐瀅覺得心慌,給徐嬌打了個電話,讓她趕緊還來一趟。
  陸婉瑜進門之后,見徐瀅氣色不好,輕聲問道:“媽,身體又不舒服了嗎?”
  徐瀅指著沙發,暗示陸婉瑜坐下,嘆道:“婉瑜,你今天必須要跟我交代清楚,與那小方是什么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