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1019 足夠誘人的籌碼

王國岳喜歡喝咖啡,曹堯官場的人都知道,除了工作和休息之外,他大部分時間都在曹堯一家小有名氣的咖啡廳度過。這家咖啡廳的老板很神秘,基本不露面,而且在曹堯開店的時間與王國岳上任的時間吻合,所以不少人認為這是王家在曹堯置辦的產業。
  雖然對外營業,但咖啡廳對客人的身份有一定的要求,如果一些形象不好的人前來就餐,會被婉言謝絕,理由是要保證咖啡廳的高檔與高端。所以在營業之初,因為這種高調的原則性,咖啡廳也沒少惹麻煩,但只是一個月之后,就沒有人愿意前來惹事,因為咖啡廳的老板給出了一個信號,他們一點也不好惹。
  轎車剛停下,從外面走出一個漂亮的女服務員,她手中撐著傘,幫方志誠和王國岳打好傘,剛出門的時候,天氣變化了,下起了雷陣雨,雨勢挺大。
  來到角落,方志誠將手機放在桌面上,端起早已準備好的檸檬水,喝了一口,道:“相比較于咖啡,我更喜歡飲茶。”
  王國岳淡淡笑道:“人不會天生偏好某種東西,絕大部分都是受到身邊人的影響。我媽喜歡喝咖啡,所以便開了咖啡廳,在全國的店不多,主要是服務一些她的朋友。”
  方志誠笑笑,沒有多言,咖啡已經上了,他喝了一口咖啡,比之前喝的咖啡要濃郁。這樣的咖啡廳其實是變相的會所,賺不賺錢在其次,關鍵是打通各路關系,為家族維護好核心的人脈關系。
  由此也可見,王家已經把曹堯設為重要的戰略要塞,除了咖啡廳之外,還有其他的產業陸續投放此處,作為王國岳堅實的后盾。
  方志誠活動了一下胳膊,將身子舒展開,后背貼靠在沙發上,仰頭望著對面墻壁上的水晶壁燈,道:“你想聊什么?”
  王國岳目光在方志誠的臉上一閃而過,道:“你什么時候離開?”
  方志誠哈哈大笑,手指在桌面上敲了幾下,道:“看來你真的很討厭我,巴不得我立即從你眼皮底下離開。”
  王國岳撇嘴一笑,道:“曹堯是一個不錯的地方,但畢竟池子太小了。[$
  _._.小_._.說_._.網
  “虛偽!”方志誠低聲笑道,他看了一眼王國岳的臉色,并沒有因為自己的譏諷而有任何情緒,“千萬不要扯上什么家國大義,人心都是貪婪的,沒有人面對權力,愿意拱手相讓。”
  王國岳微笑著喝了一口咖啡,緩緩放下咖啡杯,輕聲道:“你對我的敵意太深了。”
  方志誠輕蔑地看了一眼他,淡淡道:“這不是秘密。”
  王國岳苦笑著搖了搖頭,道:“咱們的誤會太多,所以我想約你見面,彼此打開天窗說亮話,將矛盾全部解開。解了心結,合作起來,才舒服。”
  方志誠似笑非笑地反問道:“你覺得我們的誤會在哪里?”
  “杜廣權之死?”王國岳輕嘆一聲,“如果我告訴你一個事實,杜廣權事實上是自殺,你相信嗎?”
  方志誠眼中露出驚訝之色,搖頭道:“這怎么可能?他為什么選擇自殺?”
  王國岳似乎覺得咖啡太苦,在咖啡杯中放入了白砂糖,淡淡道:“你覺得我有必要欺騙你嗎?杜廣權在出事之前,曾經找過我,跟我聊了很久,關于曹堯重工集團下一步的轉型計劃。我覺得他的言辭有點奇怪,所以便安排人調查了他的情況,發現他與某個殺手組織接觸。當然,這其中也有一些陷阱,杜廣權設計陷害了,之前一直恐嚇他的人。這么多年來,杜廣權已經受夠了那些人的要挾,他已經接近崩潰,所以走出這么一步。”
  方志誠仔細思索前因后果,雖然王國岳的話有點匪夷所思,但仔細梳理邏輯,的確有可能,杜廣權之死,不了了之,總有一些細節沒法理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苦笑道:“抱歉,上次我打了你。”
  王國岳擺了擺手,道:“我剛才有誤會解除就好,說實話,老杜的死,我是有責任的。雖然不知我直接制造了悲劇,但我提前得知杜廣權有可能出事,但沒去關注和制止,而是放任其發展,所以我被你打了,也能減輕我心中的罪惡感。”
  方志誠輕吐一口氣,道:“你真讓我感到疑惑了。別人都稱你為君子岳,但我一直覺得你很虛偽,虛偽到骨子里,利用外表迷惑身邊的人,達成自己的目的。”
  王國岳哈哈笑出聲,道:“你還是第一個,當著我的面,這么說我的人。”
  方志誠聳了聳肩,笑道:“咱倆不是朋友,嚴格意義上是對手,不需要給對方太多的面子。”
  王國岳輕嘆一聲,道:“其實我很多時候很欣賞你,也羨慕你。因為從小開始,我的父親就教導我,要注意說話的藝術,知道什么話該說,什么話不該說。要注意察言觀色,要注意分辨任何一句話會出現的后果。所以這就讓我變成了如今這般模樣,所有的話永遠都是從模板里公式化出來。我也想像你這樣,說話肆無忌憚,不過習慣讓我沒法做到這點。”
  方志誠搖頭道:“這只是你給自己的借口而已。官位越高,你給自己的借口越多,同時也很享受自己現在扮演的角色。你喜歡別人都將你看成圣人,但事實上,圣人也需要吃喝拉撒睡。”
  王國岳搖頭,嘆道:“你知道無論怎么刺激我,我都不會勃然大怒,如果我真火了,那就不是我了。”
  方志誠是故意在刺激王國岳,見他無動于衷,嘆了一口氣,笑道:“看來如你所言,言談舉止,總是需要拐個彎,這已經是你的習慣了。”
  王國岳挺喜歡和方志誠對話,盡管對方不斷地在挑釁自己,但他將之視作一種修煉,與同等級的對手交流,這是一種特別的經歷。
  王國岳點了點頭,道:“如果你離開曹堯的話,能不能讓隋琦留下?”
  方志誠微微一怔,旋即堅定地搖頭,“不要對隋琦有其他妄想,因為她不適合你。你原本有很多機會,俘獲她的芳心,但現在已經遲了。”
  王國岳眼中失落之色,一閃而過,旋即他泯了一口咖啡,掩飾短暫的尷尬,只覺得咖啡味道苦澀無比,之前放的白砂糖,沒有絲毫用處。
  王國岳輕嘆了一聲,道:“為了仕途,我放棄了很多,在以后的路上,我依然要放棄許多東西。隋琦是一個很好的女人,你千萬不要傷害她。”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這不需要你提醒。”
  王國岳深吸了一口氣,道:“下面進入正題,我們做一筆交易吧。”
  方志誠摸著下巴,暗忖王國岳終于提及真正的目的。今天王國岳在與自己交流的工程中,不斷地放低身段,并非王國岳真的已經屈服,而是他別有所求。現如今,方志誠手中握有一張王牌,這足以影響到王國岳在曹堯的所有布局。
  方志誠放下茶杯,輕聲道:“做交易?那你得需要付出足夠的籌碼了。不過,我這個人很貪婪,就怕你難以吸引我。”
  王國岳笑了笑,道:“吉東省給一個副部級位置,夠嗎?”
  方志誠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笑道:“具體一點吧,如果是個虛職,并無太多用處。”
  王國岳淡淡一笑,道:“宣傳部部長。”
  方志誠很意外,沒想到王國岳竟然送出大禮,吉東省省委宣傳部部長,這個職務份量很重,關鍵是對于任職者的地方資源要求不算太高,只需要擁有宣傳工作的基礎,很容易便能上手。
  當然,這也是有原因的。方志誠關注過吉東省的情況,近期出現了小規模的不和諧事件,省委書記在常委會上遇到了阻礙,受到省委副書記一排的反擊,隨著北方派系退守,如今的吉東官場,北方派系的日子不太好過。
  想引入蘇家的力量介入,繼而平衡吉東官場,這或許是王國岳今天來找自己的真正目的,當然,王國岳也想一箭雙雕,讓方志誠在關若飛的事情上,給予讓步。
  方志誠淡淡道:“吉東現在亂成一鍋粥,雖說宣傳部部長這個位置極為吸引人,但很有可能過去之后,變成炮灰。所以并不是特別吸引人。”
  王國岳嘆了一口氣,隨后笑道:“宣傳部部長的位置,只是第一步而已。難道蘇省長就沒有想過,換一個地方?”
  方志誠眼中露出一絲驚訝之色,王國岳這是什么意思?莫非王家想將吉東省拱手相讓?
  宣傳部部長的位置只是鋪墊而已,為蘇摩后期到吉東打下良好的基礎,如果蘇家愿意長期合作,吉東省委書記的位置則為蘇摩虛位以待。
  王國岳給出的籌碼,足夠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