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1018 紫騰云酒樓聚餐

玉茗傳媒集團經過多年的發展,已經成為文化行業最大的民營傳媒企業,涵蓋藝人學校、影視基地、主題公園、藝人公司、影視制作公司等,形成了一個娛樂生態鏈。如果再與華夏最大的廣電傳媒集團達成戰略性合作關系,那么玉茗傳媒集團的生態鏈形成閉合,資源在體系內循環,這為之成為國內最有實力的文化產業巨頭奠定了基礎。
  作為湘南廣電傳媒而言,他們也需要從外部輸入新鮮的血液,這樣才能確保在全國廣電體系內永遠保持領先的位置。
  達成戰略合作,不能只靠一紙空文,從股份上入手,彼此有了實際的利益關系,才是保證合作的基礎。
  盡管湘南廣電傳媒會以低價購買玉茗的股份,但這也免除了玉茗傳媒購買黃金時段的費用。同時,一旦玉茗傳媒集團利用這種方式,獲得成功,股價得以提升,那些股份也將為湘南廣電傳媒帶來持續不斷的增益。
  總而言之,這是一種雙贏的局面。但方志誠也提醒秦玉茗,千萬要保持冷靜,第一,股權出讓數要保持在可控的范圍內,第二,務必保證原有的經營權,不能輕易地丟失控制權。
  秦玉茗已經不比當年,對于商場上的爾虞我詐,早已能做到游刃有余。兩人又交流了一會,下一步玉茗傳媒集團的展計劃,才結束通話。
  回到曹堯之后,6續有官員來拜訪,主要是幾天的調研,著實延遲了不少工作進度,雖說方志誠不是那種將權力全部捏在手中的人,他喜歡該放手就放手,對下面人給予足夠的操作空間,但在一些大問題上,還是得由方志誠拿主意。
  新城區那邊已經進入后期,宏達集團展現出了強大的招商能力,如今已經招到了足夠的商戶入駐,同時也已經開始考慮二期工程的籌備。因為二期工程已經出了原有的規劃地段,所以必須要重新報備審批,此事由市改委及國土資源局負責。
  方志誠出去這幾天,工作就停滯下來。方志誠撥打電話給市改委,語氣嚴肅地讓他們趕緊推動此事,至于省里那邊,有必要的話,自己可以出面解決。
  市改委已經習慣了這種工作節奏,此事若是換作以前,沒有兩三個月辦不下來,但現在類似的工作任務基本都要保證在兩周之內完成。政府工作事務繁雜,導致許多工作不能順利開展,但事實上也是跟工作效率有關聯,若是真有領導下達命令,效率會以百倍的勢頭增長。
  老城區改造項目,以蔡興培為的地方企業已經積極入場,盡管沒有宏達那邊度快,但在政府的推動下,也比預期要順利。方志誠沒在這幾日,出現了些許小問題,有人舉報蔡興培以不光彩的方式拿到了核心商業地塊。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這明擺著是針對自己而來。方志誠也希望任何事情都能確保公平、公正、公開,但事實上絕大多數時候都需要保持一定的靈活性。
  選擇蔡興培作為老城區商業圈復興計劃的領頭羊,這是經過方志誠深思熟慮的,如果沒有蔡興培作為樣板,就無法讓曹堯地方的商人團體加入到新曹堯的經濟建設中來,在這一點的安排上可以說是煞費苦心。
  方志誠處理了一堆文件,手機鈴聲突然想起來,他看了一眼號碼,竟然是王國岳打來的,皺眉接通,輕聲道:“王書記,你好。”
  王國岳嗯了一聲,不冷不淡地說道:“晚上市委安排了一場聚會,常委們都到,你前幾天在外面調研,所以沒通知到你。你沒有問題吧?”
  方志誠道:“可以的,我一定準時到。”
  王國岳淡淡地笑道:“那就好。”
  晚上的常委聚餐設在市委旁邊的紫騰云酒樓,下車之后,飯店服務員早已恭候多時,陪同方志誠乘坐電梯來到了三樓的包間。常委們來了好幾人,三兩成群*交流。常夢圓掃見了方志誠,迎了過來,笑道:“志誠,原本以為你不來的呢。”
  方志誠暗忖常夢圓這是故意表現得與自己很親近,他倒也不好不給面,淡淡笑道:“大家都在,我不來的話,恐怕得有失落感。”
  常夢圓道:“大家在一起吃飯的機會倒是有,但難得會這么齊全,所有常委都聚在一起吃飯。”
  話音剛落,王國岳和曲康兩人并肩走進酒店,秘書長陳震趕緊安排桌位。常委吃飯也是一樣,按照相應的級別而坐,方志誠的排名比較靠后,離王國岳就遠了一點。
  坐在這個場合,不喝酒就不太可能,方志誠知道自己并非主角,所以保持低調,所以也沒有人主動逼自己喝酒。王國岳展現出了過人的酒量,紀委書記麥兆龍被稱為曹堯官場的酒神,但兩人硬撼之下,王國岳竟然一點不落雨下風,這讓其他人嘖嘖稱奇。
  王國岳不僅在酒量上表現出了實力,在調動氣氛上也很有一套,各種段子不斷拋出,惹得大家不時哄笑。
  方志誠暗暗觀察曲康,他對王國岳的態度也有較大的轉變,不時地接話、插話,方志誠也判斷出了今晚常委聚餐的用意,曲康已經正式交出手中的權力,王國岳獲得了曹堯地方官員的絕對支持。
  王國岳和隋琦之間隔著曲康,三人交頭接耳,王國岳還不時地越過曲康,跟隋琦微笑著交流什么,逗得隋琦笑聲不斷,這讓方志誠心情不太美好。
  酒過三巡,大家就丟掉了身上原來的偽裝,幾個愛喝酒的常委捉對廝殺,方志誠找了個機會,抽身離開包廂,到一樓的大廳休息區,坐了片刻。
  未過多久,一個倩影落在對面,隋琦笑問:“怎么出來了?”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作為一個配角,原本就可有可無。我今天來參加,已經給足王國岳面子,他應當也不在乎我提前離開。”
  隋琦微微一怔,道:“感覺你心中有一股怨氣呢。”
  方志誠聳肩道:“我沒那么幼稚!”
  隋琦想了想,道:“按照他的意思,曲康恐怕不用多久就得離開。”
  “所以他的意思,你繼續留在曹堯,擔任市長?”方志誠推測道。
  隋琦點了點頭,道:“但我琢磨著資歷不夠,畢竟常夢圓是第一順位。”
  方志誠嘆氣道:“王國岳是市委書記,他如果堅持的話,選擇你,而棄用常夢圓,這并非難事,也是合理的。”
  隋琦搖頭,道:“我拒絕了!”
  方志誠微微一怔,道:“為什么?”
  隋琦微笑道:“因為我知道你不會留在曹堯,這不是你的舞臺。而我不愿意跟你離得太遠。”
  隋琦此話一說,方志誠心中的郁結瞬間消失了。他站起身,放松地說道:“放松了一會,心情也好多了,走吧,咱們趕緊去包廂,否則露出什么馬腳,就不好了!”
  隋琦聽到此言,臉上紅熱了一陣,低聲笑啐道:“沒人那么無聊。”
  兩人錯開,重新回到包廂,方志誠先進入其內,盧寶娟走了過來,笑問:“方市長,隋市長出去找你了,你回來了,她人卻是不見了。”
  方志誠佯作很驚訝,聳肩道:“隋市長找我做什么?盧部長,您是故意說笑吧?”
  盧寶娟擺手道:“我做個預言,兩分鐘之內隋市長肯定會跟著你進來。”
  還未等盧寶娟說完,隋琦推門而出,其余人紛紛大笑,方志誠倒也不覺得尷尬,嘆道:“盧部長,你果然神機妙算啊。”
  盧寶娟眨了眨眼睛,露出一切盡在不言中的表情,道:“我猜得如此準,方市長是不是要表示一下?”
  方志誠露出無奈地一笑,道:“也罷,既然美女邀請,我豈能不給面子。”
  言畢,他將杯中酒一飲而盡,盧寶娟露出滿意之色,泯了一口酒,壓低聲音道:“國岳書記,心里怕不是滋味了。”隨后低聲笑著,坐入自己的位置。
  方志誠大致能看出盧寶娟的意思,她之所以故意挑起此事,多半是出于嫉妒。從桌上的場景能看得出來,王國岳對隋琦極為溫柔,但方志誠離開之后,隋琦緊隨其后,足見隋琦對方志誠有意。
  同樣是女性,兩個男性對隋琦百般親睞,盧寶娟心里就變得不平衡,所以故意找到方志誠,將事情給挑明了。
  方志誠下意識掃了一眼王國岳,只見他微笑著與身旁的曲康講話,仿佛一點也沒在意這邊便生的事情,越是如此,越有種欲蓋彌彰之感,他心中暗嘆了一聲,這王國岳心中怕是故意壓著火氣吧。
  不過,見王國岳心情很不爽,方志誠原本壓抑的情緒就平衡了不少。如今的曹堯,王國岳是一號人物,絕對的靈魂人物,方志誠只能稱作綠葉,但至少在隋琦的心中,方志誠的地位過王國岳,足以彌補自己內心的失落。
  酒罷盡散,方志誠接到王國岳的短信。
  ——“咱們聊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