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1017 為玉茗傳媒引線

有關樂樂“耍大牌”的新聞,被悄無聲息地抹去了所有的痕跡。互聯網在很多人眼中如同洪水猛獸,但事實上只要足夠地了解它,知道它的運作方式,就很容易能夠控制住它的蔓延趨勢。
  互聯網發展多年,已經足夠成熟,想要推動事件的發酵,只需要利用好幾個大的互聯網社交平臺。同理,想要控制住某個事件的繼續傳播,也只要抓住這些源頭。蘇霖手中的投資集團在互聯網領域投資多年,在大部分互聯網主流平臺都兼有股份,所以只要通過這條通道可以控制消息源頭。
  張翔在當天就接到了“出國休假”的通知,張翔心知肚明,等到回來之后,《好好學習》欄目組內,將再也沒有他的立錐之地。張翔原本想找欒云龍,討要更多地好處,畢竟欒云龍是幕后操控者,自己為了幫他,損失了這么多,欒云龍好歹也要補償一下自己。
  但欒云龍已經失聯,張翔通過很多人都找不到他。有兩種傳聞,其一,有人看到欒云龍在家中被一群黑衣人帶走了;其二,有人在機場看到欒云龍,他作了簡單的化妝,若不是仔細瞧,根本辨識不出來,欒云龍已經飛至島國……
  無論哪個傳聞,都印證了一個道理,自己和欒云龍惹上了一個不該惹的人物。踏上飛機之前,張翔接到了曹波的電話。
  曹波語氣頹喪地說道:“張導,剛接到通知,我被開除了。”
  張翔嘆了一口氣,苦笑道:“曹總,我的境遇跟你一樣,等會就要到國外避難了。你比我好一些,商圈比娛樂圈要更大,即使不在飛馳集團工作,以你的能力和資歷,找到下家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而我就難了,圈子就這么大,恐怕很快就會傳出各種消息,等再次回國之后,我就得變成無業游民了。”
  曹波難以理解地問道:“我之所以被開除,那是因為低估了董事長對杜兮的迷戀程度;而至于你,不應該這么艱難。難道董事長跟衛視頻道的負責人打招呼了?”
  張翔搖了搖頭,暗忖曹波竟然還不知道真正可怕的敵人是誰,他嘆氣道:“還記得玉茗藝人公司的那個新藝術總監嗎?”
  曹波冷哼一聲,鄙夷地說道:“一個自以為是的小白臉。”
  張翔搖頭苦笑道:“他其實并不是玉茗藝人公司的藝術總監,真正的身份是官場中人。”
  曹波有點驚訝,嘴上還是無所謂地說道:“當官的而已,都是一幫**的蠹蟲。”
  張翔輕輕地吐了一口氣,道:“他是曹堯市的副市長,同時也是蘇省長的外甥。”
  曹波靜默了數秒,副市長的身份遠不及蘇省長外甥的身份來得讓人驚訝。曹波苦笑道:“我們被人耍了啊!”
  張翔心中有點愧疚地在想,曹波是被自己利用了,而自己卻被欒云龍利用了,若是真知道杜兮和樂樂身后有這么一個實力雄厚的人物,即使欒云龍再多給十倍的酬勞,自己也不會接這個活兒。
  而曹波就顯得更加可憐了,被人賣了,都還不知道問題何在。
  當初欄目組給玉茗藝人公司發送通告之后,欒云龍就主動與張翔接觸,希望他能設下這個局,只是沒想到曹波也參與其中,然后張翔利用曹波,讓他成為了表面上的主使者。否則的話,若是責任在張翔一個人身上,恐怕他現在的下場更加悲慘。
  張翔走到柜臺前,將機票與身份證遞過去,準備更換登機牌。突然從身后傳來一陣嘈雜聲,他下意識地望過去,卻見兩個穿著便裝的男人快步而來,還沒有反應過來,他的手臂就已經被控制住了。
  “你們這是干什么?”張翔憤怒地說道。
  “我們是燕京警方,懷疑你和一起雇傭殺人案有關,所以請你協助調查。”高個警員聲音低沉地說道。
  “搞錯了吧,我怎么可能與殺人案牽扯關系?”張翔被嚇傻了,他緊張地說道,“我懷疑你們的身份,是不是想要綁架我,我要看你們的證件。”
  高個警員掏出了工作證,道:“你不用懷疑,我們已經提前與機場警方聯系過,所以你的一舉一動,都在我們的監控之中,所以你今天沒法出國了。”
  張翔朝遠處望去,幾個機場警察站在不遠處,在努力控制場面,確保不會太混亂,他也意識到,這兩名來自于燕京的警員,應該不是假冒的。
  張翔順從地跟著警員,低聲問道:“我能知道,究竟為了什么嗎?”
  高個警員沉聲道:“前段時間,著名歌星高娜在家中割脈自殺,經過調查之后,發現與藝人欒云龍有關聯,我們在調查欒云龍的過程中,發現他與你有經濟往來,所以現在懷疑你與高娜之死有關。”
  高娜的死訊在娛樂圈內很轟動,已經過去幾個月了。高娜能紅起來,很多人認為與欒云龍的栽培有關系,所以也有人將高娜稱為欒云龍的情婦。高娜在家中死亡,很多人都懷疑與欒云龍有關系,但并無證據。
  張翔現在郁悶無比,欒云龍這家伙真是害苦自己了,前后自己拿了不過五十萬而已,為什么還牽扯上殺人案了?即使與自己沒有關聯,但這東西是說不清楚的,有人看到自己被警方帶走,再以訛傳訛一下,以后張翔在圈子里徹底算是完蛋了。
  張翔頓時明白了什么,一切都已經在別人的算計之中,事情還會變得更加糟糕,只是當初自己被錢沖昏了頭腦。
  ……
  坐在返回淮南的高鐵上,方志誠接到了張曉亮的電話。張曉亮笑道:“老板,事情已經進入新進展階段,欒云龍涉嫌明星高娜之死被調查,張翔也因此受到牽連,被燕京警方帶走。”
  方志誠并不知道處理的細節,他有點奇怪道:“你是說,欒云龍和張翔有關系?”欒云龍這是一個很熟悉的名字,當初杜兮被封殺,便是受到欒云龍的主導,后來方志誠讓喬胖子替自己好好教訓了一下他。
  張曉亮點頭道:“張翔和欒云龍多年之前便是朋友,我們查了張翔的銀行賬號,順藤摸瓜找到了欒云龍陸續給張翔打了五十萬元。”
  方志誠冷笑了一聲,道:“欒云龍此人還真是膽大妄為,當初給過他教訓,他似乎一點也沒引以為戒。”
  張曉亮道:“欒云龍雖然與高娜之死沒有直接關聯,但查到高娜自殺之前,與欒云龍有大量的交流,一些內容污穢不堪。”
  方志誠驚訝道:“能讓你覺得污穢,恐怕尺度不是一般大啊。”
  張曉亮嘆氣道:“高娜是被欒云龍捧紅的,這么多年來,兩人一直保持著情人關系,同時高娜還肩負著幫欒云龍招待各方重要合作伙伴的責任。欒云龍最近認識了一個來自美利堅的影視投資人,讓高娜去陪他,而高娜知道那個美國影視投資人有特殊的怪癖,所以想要拒絕,但被欒云龍要挾,如果不肯的話,那就一拍兩散。高娜當晚極其壓抑,割腕自殺了。”
  方志誠唏噓道:“盡管欒云龍沒有直接殺害高娜,但他卻是罪魁禍首。像這樣的人渣,必須要受到法律的嚴懲。”
  張曉亮嘆氣道:“警方現在也只能拘押他而已,因為證據不足,所以沒法將他繩之以法。而且現在欒云龍的身份特殊,他去年入了美籍,所以如果處理不當,還會上升到外交層面。”
  方志誠摸了摸下巴,吩咐道:“讓人對欒云龍進行更加詳細地調查,一定要找到合適的理由,讓他永遠地留在監獄里。像這樣的人渣,若是放任他自由,只會給更多人帶來痛苦。”
  張曉亮點了點頭,嚴肅地說道:“放心吧,此事就交給我了。”
  等掛斷了張曉亮的電話,方志誠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沒想到湘南之行,竟然鬧出了這么多事情。他給杜兮發了一條訊息,未過多久杜兮回復了一段語音——樂樂和杜兮在湘南的工作已經恢復正常,還有一周的時間才能回到淮南。
  方志誠發了一條訊息,讓她遇到任何問題,可以隨時與自己聯系。
  高鐵進入淮南境內,秦玉茗打來了電話,笑道:“剛才已經與湘南傳媒那邊初步溝通過,合作以入股的形式,即湘南傳媒以低價購買玉茗傳媒集團的股份,作為置換,玉茗傳媒集團的影視作品,將擁有優先在湘南衛視上播放的權力,并可以得到更多的宣傳資源。”
  方志誠原本以為即使有好消息,那也是幾周之后的事情,沒想到這么快達成合作意向,疑惑道:“讓出多少股份?”
  秦玉茗微笑道:“百分之七到百分之十的樣子,還在考慮范圍內。”
  方志誠道:“盡量控制在百分之五左右,同時還要確保經營權。”
  秦玉茗有點驚訝,笑道:“我們沒有太多的談判資本。”
  方志誠笑道:“你低估了玉茗傳媒現在的實力,即使與華夏最大的廣電傳媒集團談判,雙方的地位都應該是平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