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1016 做敵人還是盟友

等慕容鋒和徐慧帶著方志誠離開辦公室之后,杜煥斌重重地嘆了一口氣,然后撥通張翔的電話,吩咐他再次來自己的辦公室一趟。
  “老大,問題很嚴重嗎?”張翔滿嘴苦澀地說道。
  杜煥斌點了點頭,道:“你知道剛才那個年輕官員是誰嗎?”
  張翔道:“吃過一次飯,是玉茗傳媒集團的藝術總監?”他也不大確定,如果只是玉茗傳媒集團的藝術總監,如何能讓臺長慕容鋒親自相陪,至于衛視頻道的總監幾乎插不上話。
  杜煥斌嘆了一口氣,道:“他哪是什么玉茗傳媒集團的藝術總監,而是淮南一個城市的副市長。若僅此而已也就罷了,他的舅舅是咱們湘南的省長。”
  張翔啊了一聲,倒抽一口涼氣,雖然廣電傳媒改革的動作很大,但依舊在體制內,屬于國企,永遠離不了官場。張翔知道自己闖禍了,苦笑道:“我原本只是希望利用樂樂錄制節目做一個炒作,沒想到會遇到他。”
  杜煥斌無奈地擺了擺手,望著張翔白胖的臉上冒出了汗珠,淡淡道:“給你放一個長假吧,想去哪里都可以,欄目組給你安排,承擔所有的費用。”
  張翔臉色瞬間變白,焦急地說道:“老大,事情沒有那么嚴重吧,你這不是間接地讓我離開欄目組嗎?”
  杜煥斌無奈地搖頭,道:“現在網上輿論對咱們欄目組極為不利,在這種情況下,你需要承擔一定的責任。我這是讓你出國去旅游,并非要趕你離開,你對欄目組的重要性以及這么多年來兢兢業業地工作態度,我都看在眼里。”
  張翔知道杜煥斌是一個講感情的人,無比后悔地說道:“老大,這次真的是失誤了。你也知道,上周的收視率,我們的成績并不好,必須要制造一些熱度新聞。”
  杜煥斌擺了擺手,道:“我的意思已經很明確,已經發生的事情,就沒必要再糾結,立足現在,展望未來……”
  張翔垂頭喪氣地離開辦公室,杜煥斌眉頭皺了皺,他知道張翔在這件事情上,只不過是被人當槍使而已,否則的話,以張翔的性格,炒作話題,提升欄目的收視率,有很多方式,絕對不會拿一個未成年的童星作為對象。
  張翔最近這幾年私下收受好處的事情,經常傳到杜煥斌的耳朵里。杜煥斌也想得開,只要不影響欄目組的正常運營,隨便他如何折騰都無妨。畢竟換了另外一個人,恐怕比張翔更加貪婪。張翔跟了杜煥斌多年,也是他最信任的人,真讓他走了,雖說不至于整個欄目組就沒法繼續開展下去,但也會徒增不少麻煩。
  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杜煥斌有點意外,因為是陌生電話號碼。
  “你的電子郵箱內有一份資料,上面是張翔與欒云龍勾搭成奸,陷害樂樂、杜兮的資料,希望你能正確處理,否則的話,我們會將這部分資料公諸于眾。”對方的語氣極為冷漠。
  “你是誰?”杜煥斌皺眉,警惕地問道。
  “我是誰,并不重要。現在重要的是,你需要盡快解決問題,否則的話,引火燒身。張翔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你別存著僥幸心理,能夠給他庇護。”對方強硬地說道,“當然,你現在恐怕還不相信我的話,等看到了那些資料之后,就會改變主意了。”
  對方直接掛斷了電話,杜煥斌趕緊登陸自己常用的電子郵箱,果然有新郵件。他下載了文件夾,里面有錄音、文檔。
  杜煥斌插上耳機,聽完錄音,眼中露出怒火,然后再將文檔翻閱一遍,意識到張翔這次闖下了大禍。只要公開張翔與欒云龍暗通曲款的資料,不僅張翔完了,《好好學習》這個欄目組也徹底完蛋。
  一個欄目組的導演收受賄賂,打壓藝人,這是極其嚴重的事情,何況事情發生不過幾個小時而已,對方在極端時間就采集了這么多資料,充分證明了對方強大的實力。當然,這一切并非因為玉茗藝人公司有多牛,而是那個叫做方志誠的男人,擁有可怕的人脈資源。
  杜煥斌也聽明白,為何在電話中,那個人警告自己,要清醒地擺正自己的立場,是否為了庇護張翔,而得罪一個深不可測的勢力。
  杜煥斌在社會上也混跡多年,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杜煥斌能在湘南衛視創建一個熱門綜藝欄目,在省里也是有人脈的,但如今相比之下,在對方的眼里,自己根本微不足道。
  杜煥斌目光落在電話上,給副導演陳曉撥通電話,讓他來辦公室一趟。杜煥斌已經做好決定,要為張翔離開之后的事情做好后續安排。
  ……
  慕容鋒已經有五十五歲,不過保養得很好,看上去四十多歲人,他個子不高,標準的湘南人體型,但言談舉止極有魅力,也頗為健談。徐慧的年齡在四十歲上下,慕容鋒小十多歲,在一手的資料中,徐慧是慕容鋒的情婦之一,但外界并沒有傳聞,兩人將秘密保持得很好。
  “玉茗傳媒集團想和我們臺合作,收購我們的欄目時間段,這是一個極為大膽地想法,但也是一種創新,符合廣電集團未來發展的一種可能方向。之前在電話里,很多細節沒有說清楚。現在咱們面對面的交流,可以彼此了解得更加詳細。”慕容鋒掃了方志誠一眼,“不過,你也知道,湘南衛視發展這么多年,已經有自己的一整套運作方式,引入民營企業的欄目,會影響我們的規劃。”
  方志誠笑了笑,道:“據我所知,現在湘南衛視引入的電視劇,雖說都打上了湘南衛視是制片方的信息,但事實上,這些電視劇全部都是由第三方影視制作公司獨立制作,最終以合作的形式,加入衛視籌拍這一理念,因此來彰顯衛視的獨家性。讓玉茗傳媒集團成為湘南廣電傳媒的合作伙伴,這是同一個道理,互相都能得利。”
  慕容鋒摸了摸下巴,道:“如果將黃金時段給你們,我們原本的欄目肯定會受到影響。”
  方志誠搖了搖手指,道:“玉茗并非要八點到十點黃金檔,只需要十點到十二點的時間段。”
  慕容鋒看了一眼徐慧,問道:“你有什么想法?”
  徐慧輕撫劉海,道:“具體還得看玉茗傳媒集團的資質了,湘南衛視在全國是一塊招牌,即使要引入外部影視節目,那也得是要優中選優。”
  慕容鋒淡淡笑問方志誠,道:“這也是我的觀點。”
  方志誠自信地一笑,道:“慕容臺長,玉茗傳媒集團如今在業內雖然談不上最大,但絕對是最為專業的企業。空口說白話,那是沒用的,所以我今天私下來見你,也是希望你抽空前往玉茗傳媒集團參觀一番。”
  若是換作來自于其他人的邀請,慕容鋒恐怕無暇顧及。慕容鋒笑道:“那就盡快安排吧,此事徐慧你負責對接。”
  徐慧見慕容鋒如此爽快,微微一怔,今天的慕容鋒太不一樣了。
  方志誠見事情辦得差不多,便起身告辭。慕容鋒親自將方志誠送到樓下,目送轎車離開,才輕輕地吐了一口氣。徐慧站在一旁,見慕容鋒面色變得凝重,低聲道:“老板,這個方志誠真有這么厲害嗎?”
  慕容鋒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道:“若是《好好學習》欄目組處理不好此事,那就干脆撤掉這個欄目吧。”
  徐慧中露出驚訝之色,道:“事情這么嚴重?”
  慕容鋒嘆氣道:“咱們的目光還是得放得更加長遠一點,《好好學習》這個節目雖然收視率不錯,但誰能知道它的壽命呢?物競天折,適者生存,這是天理,這幾年湘南傳媒的商業化運作和改制都做得不錯,所以取得了成績,但千萬不能因此沾沾自喜而坐井觀天。他看上去很平和,也很謙虛,但他也有能力讓湘南傳媒過去的努力化為泡影,這一點毋庸置疑!”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之后,慕容鋒給蕭城撥通了電話,淡淡道:“已經將方志誠送走了。”
  蕭城微微一笑,道:“剛才唐書記還在問此事,可見他對方志誠的重視程度。”
  慕容鋒嘆氣道:“誰能想到會橫生枝節?”
  蕭城沉默片刻,道:“這或許也是他希望看到的變化,因為只有這樣,他才有理由再次以私人的身份與你見面,繼而為玉茗傳媒集團牽線搭橋。”
  慕容鋒思索片刻,遲疑道:“這件事不像他從中布局。”
  蕭城道:“合理地利用事情的變化,獲得自己想要達到的收益,這也是一種能力。方志誠深諳此道,你已經上鉤了。”
  慕容鋒無奈地搖頭,笑道:“與玉茗傳媒集團的合作,還只是初步接觸的階段,所以我還沒有咬鉤呢。”
  蕭城微笑著提醒道:“可以嘗試與玉茗傳媒集團合作,或者說跟方志誠進行合作,這是一個很可怕的敵人,同時也是一個很不錯的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