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1015 大轉折作繭自縛

在省委書記辦公室里,唐書記坐在沙發上,蘇摩坐在對面,氣氛不錯,兩人在聊天。正聊得高興之間,辦公桌上的電話鈴聲響起,唐書記擺了擺手,歉然一笑,走到辦公桌前,拾起紅色的電話,傾聽起來。至始至終,唐書記未發一眼,靜靜地聽著那邊在講話,表情慢慢變得莊重起來,最終說道:“繼續觀察,又必須要的話,可以介入一下。”
  蘇摩喝了一口茶水,目光落在窗臺上的幾盆蘭草上,摸出了一根煙,悠閑地吸了兩口,然后將之掐滅在煙灰缸內。
  “志誠,似乎遇到了一點麻煩。”唐書記坐回原位,平靜地說道。
  蘇摩沒有露出任何表情,擺手嘆氣道:“我這個外甥,你說他很穩重,但偏偏經常惹出生非,我也拿他沒辦法呢。”
  唐書記笑了笑,道:“既然是我邀請他來湘南做客,就是在這里捅破天,也得幫他補上,況且此事引起了我的興趣,有必要了解一下。”
  蘇摩“哦”了一聲,神色輕松地說道:“唐書記,他那點事情,如何勞您大駕呢?”
  唐書記搖頭道:“天下無小事啊。不過,他這個性格還真挺像我年輕的時候,我年輕那會也總喜歡管閑事,所以沒少惹麻煩。仔細想想,如果年輕人心中都不藏著一把火,華夏的社會還有什么血性呢?惹麻煩要分情況,是無理取鬧,還是有理走天下。”
  蘇摩也聽過唐書記年輕時候的一些事跡,尤其生性風流這方面,方志誠還真有點像他,道:“分情況看待,若真是志誠的不對,咱們也不能護著他。”
  唐書記擺了擺手,微笑道:“事情我已經讓人查清楚,跟他沒有直接的關聯。廣電集團那邊想借勢炒作話題,未曾想與志誠的一個朋友牽扯上關系。事情還在萌芽狀態之中,我已經讓蕭城前去處理,相信讓慕容鋒出面,一定能夠妥善解決。上次你不是跟我提起過,玉茗傳媒集團有意接入湘南廣電傳媒集團嗎?所謂不打不相識,就看志誠能不能利用此次風波,轉化為自己有利的資源。”
  蘇摩暗忖唐書記對方志誠還真夠了解,連玉茗傳媒集團也這么熟悉。蘇摩也是近期才知道方志誠有個紅顏知己創辦了一家很有影響力的文化傳媒企業,由此能夠看出,唐書記對志誠高度關注。
  ……
  《好好學習》欄目組的導演張翔正在采編室審閱剛剛在錄制現場剪輯出來的樣片,在他的指導之下,后期編導移花接木,做出樂樂在現場“耍大牌”的片段,只要一經發布,互聯網上恐怕又得引起軒然大波。
  欄目想要提升收視率,一定要制造話題,在過去的這幾年來,張翔一步步從助理變成導演,關鍵在于他極其會利用話題來炒作欄目,因此他也獲得了很高的贊譽。
  張翔又注意到幾個細節不太流暢,囑咐編導修改了一下,手機突然響起來,是欄目組制片人打來的電話。
  在湘南廣電傳媒的金字塔體系中,最高領導人是臺長,接下來是副臺長兼各頻道總監,再者是頻道欄目制片人。張翔的級別在制片人之下,在整個欄目組處于副組長的地位。一般制片人負責洽談對外的合作,比如欄目冠名、欄目規劃等,其余工作都由張翔全權負責。
  “老大,什么事兒?”張翔疑惑地問道。
  “你趕緊上網看新聞,出現大量欄目負*面消息。”杜煥斌不悅地說道。
  等杜煥斌將電話掛斷,張翔疑惑地皺了皺眉,然后用網頁搜索“好好學習”,結果瞬間曝出多條新聞。
  張翔微微一怔,再搜索“童星耍大牌”,結果并沒有搜索到昨晚發布的那條新聞。這是活見鬼了嗎?就在兩個小時之前,那條新聞被炒得很熱,結果現在如同在空氣中蒸發了一般,答案只有一個,玉茗藝人公司的公關團隊出動了,將消息瞬間從互聯網上全部抹掉。
  張翔有點難以置信,他先給自己在多特網的老同學撥通電話,問道:“昨天托你幫忙上的那條新聞,怎么現在如同石沉大海,不見蹤影了?”
  老同學干巴巴地笑了笑,道:“翔子,剛接到的通知,你趕緊關注一下動態,此事自上而下,我們也不知道具體誰的指示,反正我這兒是上不了。”
  張翔竭力保持冷靜,道:“那行吧,你也幫我打聽打聽唄?”
  老同學無奈地說道:“若是能找到源頭,我當然告訴你,但此事恐怕深不見底,建議你好自為之啊。”
  掛斷了老同學的電話,張翔突然覺得太陽穴突突地跳了起來,他腦海中仔細搜索杜兮的信息,暗忖杜兮從來沒有展現過如此強大的媒體資源啊!
  張翔給欒云龍撥通了電話,低聲道:“欒老師,出了點狀況,杜兮那邊有人在幫忙,已經將所有的新聞給下線了。”
  欒云龍低聲冷笑道:“小張,你手里不是還有重磅資料嗎?趕緊公布出來,對方想控制怕是很難。”
  張翔原本打算將這個剪輯過的視頻放到網上去,但現在本能地感覺到害怕了,畢竟杜兮那邊展現出了深不可測的實力,若是真動了什么大人物,不僅是飯碗難保,恐怕以后在這個圈子里就沒有立足之地了。
  欒云龍瞧出張翔猶豫不決,繼續慫恿道:“放心吧,我絕對不會虧待你。只要你把下面的工作按照計劃完成,我會給你繼續增加報酬。”
  張翔有點意動,問道:“多少?”
  欒云龍心中冷笑,暗忖果然有錢能使鬼推磨,道:“三十萬!”
  張翔摸了一下下巴,道:“行吧,那我就豁出去了啊!”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張翔將樣片拷貝出來,然后在自己的辦公室,用動態IP軟件,將那條視頻給發放了出去。完成這一切,張翔突然后悔,因為他潛意識地發現自己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通過第三方平臺發布了經過剪輯的視頻,需要一個審核的過程中,十分鐘過去了,那條視頻依舊沒有通過審核,種種的苗頭意味著張翔的計劃失敗了。
  “翔子,你來我的辦公室一趟!”杜煥斌再次打來電話,語氣嚴肅地要求道。
  張翔將U盤拔出,謹慎地清理了筆記本的電腦痕跡,然后來到了杜煥斌的辦公室,讓他感到非常震驚的是,慕容臺長和頻道總監徐慧,都在此處。另外,還有一個人很面熟,他正在與慕容臺長微笑著交流。
  竟然是他?張翔終于認出他是誰,竟然是玉茗藝人公司的藝術總監。他很難想象會發生這種事情,為何玉茗藝人公司的藝術總監會和慕容臺長談笑風生。
  “翔子,你來得正好,有件事情想你說明一下,這條視頻為何會出現?”杜煥斌語氣有點不悅地說道,同時他遞過手機,里面正在播放一則視頻,正是張翔剛剛準備上傳到網上的。
  分明沒有審核通過,為何會出現在杜煥斌的手機上呢?唯一的解釋,這條視頻上傳后臺的時候被截留下來,沒有直接公布到互聯網上,但在私下里傳到了杜煥斌這里。
  “這個……這個應該是個失誤!”張翔額頭冒出汗珠,心虛地說道。
  杜煥斌眉頭皺了皺,道:“我剛才花了很長時間調閱了昨天欄目錄制現場的所有視頻,邀請的嘉賓,并沒有任何‘耍大牌’的行為,但這個經過后期剪輯合成的視頻卻故意營造出錯覺,這給做客嘉賓帶來極壞的感覺。”
  張翔聲音顫抖地解釋道:“老大,我等下就徹查,看究竟是誰泄露了欄目的資料。”
  杜煥斌嗯了一聲,輕聲道:“半個小時之內,我需要合理的解釋和結果,你趕緊去調查吧。”
  張翔如蒙大赦,趕緊離開辦公室。
  等張翔離開之后,杜煥斌尷尬地笑了笑,道:“慕容臺長、方市長,出現這種問題,我作為欄目制片人責無旁貸。我一定盡快找到始作俑者,同時欄目組會幫助樂樂和杜兮女士做好解釋,挽回她們的形象。”
  慕容鋒掃了一眼方志誠,微笑道:“這個處置結果,你還滿意嗎?”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旋即淡淡說道:“我理解欄目組的苦衷,為了宣傳節目,提升收視率,需要采取各種方法,但我認為,此事沒有那么簡單。現在是我的朋友遇到了陷害,若是換作其他人,恐怕只能欲哭無淚了吧!”
  杜煥斌尷尬地笑了笑,知道方志誠不肯善罷該休,道:“如果情況屬實的話,我們會開除相關人員。”
  他已經說得很明白,若是方志誠還不解氣的話,那么就把張翔給踢出欄目組。
  方志誠擺了擺手,微笑道:“事情也沒有那么復雜,成功化解矛盾和誤會便足矣。”
  慕容鋒點了點頭,對方志誠并豁達的態度表示認可,笑著吩咐道:“剩下事情就交給小杜來處理吧,相信他一定能處理妥當。徐慧你跟我來辦公室一趟。方市長,還有其他事與我們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