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1012 超現實的娛樂圈

對方志誠,杜兮一直認為自己談不上喜歡,也說不上討厭,但隨著深入地接觸之后,杜兮意識到,他已經成為謝雨馨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杜兮不得不敞開胸懷,認同方志誠也接入自己的生活圈。
  晚上約會的地點設在湘江河畔。湘江是湘南的母親河,由南往北縱觀星州,湘南在幾年前圍繞湘江打造了著名的風光帶,使得城市形象大幅度提升。
  方志誠琢磨著晚上見面的對象不一樣,穿正式的服裝,不太適合,所以換了一套休閑裝,上身是一件墨綠色的polo衫,下身穿著牛仔褲,配了一雙運動鞋。
  見到了杜兮、樂樂及玉茗藝人公司的其他員工,樂樂歡快地跑上前,撲入方志誠的懷中,方志誠將她抱在懷里,在空中兜了一圈,感覺有點吃力,暗忖樂樂這段時間又長高了不少。
  “今天晚上是飛馳集團宴請我們,除了我們之外,還有湘南廣電的工作人員,包括《好好學習》欄目組的核心成員。”杜兮低聲與方志誠介紹道。
  飛馳集團的主營業務是運動鞋服類,在全國市場占有率達到百分之三十以上,其董事長曾是著名的網球運動員,因此飛馳跑鞋已經成為人所共知的體育運動品牌。飛馳集團每年在廣告投入上不遺余力,不僅在央視五套經常投放廣告,同時還在全國范圍內冠名贊助許多綜藝節目。
  飛馳集團最近準備推出青少年市場的“樂跑鞋”,而樂樂成為其品牌代言人,所以才會促成樂樂和杜兮參加《好好學習》綜藝節目的錄制。
  方志誠聳了聳肩,笑道:“我負責蹭吃蹭喝,不會打擾你們的交流。”言畢,樂樂湊到方志誠的耳邊說了今天錄制節目的趣事,惹得方志誠笑出聲。
  杜兮翻了個白眼,低聲道:“原來是個吃白食的,罷了,當你不存在吧。”
  吃飯的地點并不在岸上,而是搭乘游輪,在江上一邊欣賞兩岸的夜景,一邊享用以江鮮為主的湘菜,別有一番風味。湘菜早在漢朝就形成菜系,調味注重酸辣,湘南不分男女老幼,普遍嗜辣。無論是平日的三餐,還是餐廳酒家的宴會,或是三朋四友小酌,總得有一兩樣辣椒菜。
  方志誠也能吃點辣,不過吃了幾口之后,就覺得有點頂不住,不斷地喝水。湘菜在全國都有,但地道的湘菜味道更加刺激一些。
  酒過三巡之后,飯局的氛圍就好了一點,杜兮沒有飲酒,因為高冷的氣質是,所以其他人也不好逼著她,方志誠果然如同來之前那樣的承諾,只負責吃喝,最多與樂樂低聲耳語幾句。
  飛馳集團品牌部負責人名叫曹波,年紀不大,三十多歲,長相斯文且清秀,他淡淡笑道:“杜老師,我剛問過導演,今天的錄制非常順利,不過,有幾處地方,稍微有些欠缺,恐怕后期還要配合一下。”
  杜兮點頭道:“這是我們的義務,不過是什么地方出現問題了呢?”
  曹波笑了笑,道:“這期節目,是為了宣傳我們的樂跑鞋,但在錄制的過程中,植入的廣告還不夠明顯,素材不夠多,所以還得樂樂到時候再做幾個動作,強化樂跑鞋的曝光度。”
  杜兮看了一眼導演,道:“張導,這樣會不會讓節目顯得太過功利化?”
  張導聳肩,笑道:“贊助商的要求,我們也得盡量去滿足啊。”
  杜兮沉默了片刻,有點不高興,補錄節目,這原本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但讓樂樂更多地加入植入廣告,這有失偏頗,不利于樂樂形象的維護。
  她正準備說話,方志誠放下了筷子,咳嗽了一聲,道:“這個要求,恐怕我們必須要拒絕了。原因有二,第一,你們需要考慮節目的內容,而我們也需要考慮樂樂自身的形象。從出道開始,樂樂一直就保持良好、積極、正面、陽光、清甜的形象,這也是為何飛馳選擇樂樂作為形象代言人的原因,但在節目中若是果斷地加入植入廣告,這反而會起到反作用,讓人反感廣告,反感品牌、反感樂樂;第二,現在所有的節目,都在商業化,《好好學習》之所以能成功,主要抓住了觀眾的心理,提倡一種正能量的價值引導。對于贊助商,我們有義務幫助他們提升品牌影響力,但并不是簡單地利用在節目中多增加曝光率,就能實現,而是需要方式和方法,需要技巧與耐心。”
  曹波有點不高興,他剛才就注意到與樂樂關系親密的男人,只是一直沒有找到機會詢問,他耐住性子,問道:“請問您是?”
  杜兮主動接話,介紹道:“他是我們的藝術總監,是藝術事務的負責人。”
  在演藝公司的架構中,藝術總監的級別與總經理是平級的,但藝術總監排名在先,在演藝界有相當的聲望,觀眾及外界人士想起此公司,往往聯想到那位藝術負責人。
  曹波有點意外,道:“你不是一直是藝術總監嗎?”
  杜兮笑道:“前兩年是,現在已經轉交給繼任者了。”
  曹波淡淡笑道:“玉茗藝人公司之所以在短時間內獲得成功,主要借助你在圈內巨大的影響力,換作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對玉茗藝人公司的影響是巨大的。”
  曹波此言透露著一股看不起方志誠的樣子,不過這也是能理解的,娛樂圈論資排輩的現象尤為嚴重,想要進入這個圈子,必須要獲得同行的認可,方志誠是個生臉,一看就知道他沒有在圈子里混多久,這樣的人有什么話語權?
  曹波主要還是為了對方不配合增加產品的曝光度,耿耿于懷。飛馳集團是甲方,玉茗藝人公司是乙方,乙方必須要滿足甲方的要求,因為乙方是提供服務方。曹波這幾年也接觸過很多明星,還很少有像出現今天這種不爽的場景。
  杜兮有點不高興地說道:“曹總,我們玉茗藝人公司,每一名員工都經過精挑細選。”
  原本氛圍不錯的飯局,場面上頓時變得尷尬起來。
  曹波倒也圓滑,知道繼續說下去,只會把問題搞僵,便道:“先吃飯吧,等晚點再議。”
  大家都是場面上的人,盡管出現了小小的沖突,但隨后的氛圍倒也還好,尤其是曹波游走在眾人之間,感覺不出他情緒有任何變化。他有意與方志誠敬酒,算作化解之前的矛盾。方志誠倒也不小氣,給足了曹波面子,也多飲了幾杯。
  晚宴結束之后,曹波及張導提議找個地方放松一下,杜兮借口樂樂已經困了,便告辭離開。
  “曹總,之前就提醒過你,杜兮這個女人特別難搞,雖說現在性格還好,以前沒有加入玉茗藝人公司的時候,更是有名的難纏人物。”張導淡淡笑道,“加入更多植入廣告的問題,我來想辦法吧,就不用他們再補錄素材了。”
  曹波嘴角抽了抽,低聲道:“若不是我們董事長是杜兮的忠實粉絲,怎么可能將幾百萬的代言費交給剛剛出道沒多久的樂樂?杜兮也是仗著這個資本,所以才不將我放在眼里。”
  張導淡淡一笑,道:“既然她不愿意補素材,咱們完全可以借勢宣傳一下。如此一來,還可以提升欄目的影響力,你覺得如何呢?”
  曹波眼睛閃過一道亮光,在張導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一下,笑道:“這是個絕妙的主意啊!”
  所謂的商業化運作,一定要貫徹炒作話題的思路,利用此次拒絕補錄素材的事由,在公眾媒體傳播一下,如此一來,引起爭議,可以將節目炒得更火。
  張導狡猾地一笑,道:“標題我都想好了。《童星年齡小卻耍大牌——被“好好學習”刪減大量鏡頭》。”
  曹波豎起大拇指,笑道:“張導,你是高人啊。”
  張導轉移話題,道:“我挺喜歡樂樂這個小姑娘的,單純活潑,參加節目的過程中,讓人耳目一新。”
  曹波嘆氣道:“可惜了,這是一個很現實的社會。”
  ……
  杜兮見樂樂在方志誠的懷中已經睡著,笑道:“樂樂,為什么這么與你投緣?”
  方志誠道:“人心換人心,比如我對你真誠,你對我也會一樣的吧?”
  杜兮癟嘴,不屑地說道:“我才不會跟你換什么心呢。”
  方志誠笑了笑,眉頭皺了皺,道:“今天拒絕補錄植入廣告,會不會有問題?”
  杜兮纖長的秀眉抖動了一下,道:“問題肯定會有,他們作為甲方,心里會不舒服。但也沒有必要過于擔心,今天見面的曹波,也不過是下面辦事的人員而已,我與飛馳集團的董事長很熟悉。”
  方志誠總覺得其中有點不對勁,不過也知道對于娛樂圈的了解,自己遠不及杜兮,笑道:“客串了一下藝術總監,要不我來你公司就職如何?”
  杜兮連忙擺手,笑道:“這可承擔不起,我這個店供不起你這尊佛。”
  方志誠尷尬地笑了笑,他心知肚明,今天與曹波那邊之所以鬧僵,也是有自己的原因。自己經常發號施令慣了,所以在跟曹波對話的過程中,太過傲慢,不是一個乙方應該具備的態度,所以才導致曹波不悅,以至于場面一度難以緩和。
  不過,杜兮在此事上,看到了自己的失誤,卻還始終堅持挺自己,這讓方志誠感覺到暖意。
  杜兮這假女人,不會是喜歡自己了吧?
  這個念頭在腦海中,一閃而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