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009 他是真正的妖孽

曹堯老城區中心曹工巷路的拆遷工作率先完成,此事由市政府主導,推進過程以盡量滿足當地百姓的要求為主要宗旨,因此并沒有發生矛盾,而且為了保證當地百姓的生活,早已準備了安置小區,保障百姓的正常生活。
  為了保證效率和進度,在拆遷的過程中,各大開發商就入場,經過政府部門的高效協調,保證拆遷進度和建設進度高度一致,以至于只是三個月的時間,老城區改造項目就初步呈現效果,這種讓人驚嘆的辦事效率,讓王國岳在常委會上不止一次高度表揚了老城區項目領導小組作出的實際成績。
  按照這種趨勢,不出一年時間,老城區項目改造計劃,就能夠結束。老城區影響著全市百姓的生活,所以越早能完成項目,就越早能方便百姓出行、娛樂。
  新城區項目的速度更快,宏達集團原本就有經驗豐富的團隊,在計劃擬定之后,就開始一系列的布局,雄厚的資金實力,讓工地日以繼夜的運作著,方志誠到現場調研幾次,多次提醒總負責人,在保證時間進度的基礎上,更要注重質量與安全。不過,方志誠知道,自己這幾句話恐怕落在那負責人的耳朵里,只是徒增一笑而已,論ppp模式的水平,整個華夏沒有能超過宏達集團。
  新城區項目剛剛建了雛形,但已經在全國形成轟動效果,在瓊漢同城化項目落地之后,宏達集團以復制的形式,在全國各地建設了多個類瓊漢同城化項目,但基本都保持了原來的模式,沒有很大的技術突破,但在新城區的建設過程中,宏達集團投入了更多的資金在設計與理念的升級。
  曹堯的新城區項目,融入綠色設計、綠色生活、綠色經濟等元素,無論是生活方式還是服務業態,都以低能耗、低污染、低排放的基本理念而打造。外界評論,這將是城市未來規劃的一場革命。
  曹堯的官場因為諸多項目進入正軌,也不像之前磨合期那樣激烈博弈,更多地轉入地下層面,更多地圍繞下級干部資源。所以關若飛最近一直很忙碌,不斷地在調整人選,不過出色的業務能力,讓他很快梳理出利于平衡的關系網。
  方志誠對于下級的關系網,沒有太多留意,因為組織關系始終掌握在市委書記的手里,而且那些不是自己的強項,只要不影響自己對曹堯市政發展大刀闊斧的改革,他都可以保持緘默。
  常夢圓倒是有不少動作,與張曉亮走得特別近,因為知道與方志誠直接對話,沒辦法尋求支持,所以希望通過張曉亮這個點,來接觸到方志誠的部分資源。
  常夢圓之所以不惜放下身段,主要是因為感覺到曹堯正在發生巨大的變化,地方派系日益削弱,王國岳不僅在中高層布局完善,而且已經逐步滲透到下面,尤其是近期推出的10000梯隊計劃,讓分管黨群工作的常夢圓感覺到極大的威脅。
  所謂的10000梯隊計劃,是人才工程,因為地方發展必須要引入人群,所以王國岳計劃針對全國各大高校,招募一萬名應屆畢業生,將他們納入各個崗位。雖然不是招募的體制內的干部,但從中挑選出優秀的人才,納入到后期公務員團隊。
  有了這么10000人,再加上近期隋琦向國家教育部申請的“曹堯大學城”項目,后期會有三十多所大學在曹堯圈定的大學城建設分校,曹堯的人才儲備將足以支撐整個社會經濟體系的成長與發展。
  天翻地覆的改變及可以預見的未來,讓地方派系慌亂了陣腳,隋琦、王國岳、方志誠的相繼到來,讓曹堯正在往一個前景無限的方向高速前進,雖然也會遇到困難,但讓人充滿期待。
  變化最大的是曲康,他從一開始的暗中謀劃,到如今已經逐步將手中的權力慢慢地放開,因為他發現繼續橫加干預,很有可能變成千夫所指的罪人,破壞曹堯大好局面的始作俑者。曲康即將面臨退休,他沒有太多的想法,若是曹堯真能有發展,自己借勢沖擊一下副部級,也是個不錯的機遇。
  對于曲康而言,他已經能夠看到自己的仕途重點,以副部級的身份在省里掛職退休,是最好的方式了。
  按照蘇摩的安排,方志誠帶著數人前往湘南省調研,在他的印象中,湘南是一個欠發達的中部省份,與粵州省和湘北省相鄰,人口基數和經濟總量排在末位。但抵達湘南省會星州之后,他發現自己之前的看法太過于片面,無論從城市規劃,還是社會環境,都充滿了特殊的氣質。
  湘南省政府位于城東南位置,當初為了促進此處經濟,建設東南商圈,所以將省府南遷,事實證明,效果不錯,因為省政府的帶動,周邊的房價上漲不少,同時還配套大量商業娛樂基礎設施。
  下了動車之后,在南站便有人迎接,接待之人是湘南省政府秘書長曹耀坤,正廳級干部,這屬于是破格接待標準。方志誠是地市級常委,所以一般由副廳級干部來接待,就算得上給足面子了。
  當然,這不能按照官場的常理來看,畢竟方志誠的舅舅是湘南省二把手,同時方志誠此行的目的,也是省委一號人物的要求。
  曹耀坤熱情地與方志誠握手,笑道:“志誠,歡迎你來到湘南。”
  方志誠微笑道:“曹秘書長,沒想到您來親自接我,真是受寵若驚。”
  曹耀坤擺了擺手,道:“不需要這么客氣,咱們上車聊吧,蘇省長剛才還打來電話詢問,就怕晚點。”
  方志誠點了點頭,吩咐其他人上了后面幾輛奧迪車,自己跟著曹耀坤坐入最前面的那輛奧迪車。方志誠心知肚明,這樣的接待標準,已經到了正部級標準,即使副部級干部前來湘南,未必能享受到這等待遇。
  進了轎車之后,曹耀坤給蘇摩撥通了電話,說了幾句之后,遞給方志誠,方志誠笑道:“我已經安全抵達了,接待的標準有點高,受寵若驚。”
  蘇摩淡淡笑道:“我這邊還有點事要處理,等下見面再聊吧。”
  從火車南站到省府只需要半個小時的車程,方志誠和曹耀坤一直聊著,曹耀坤此人很善談,用不太標準的星州普通話說起趣事,多了幾分幽默與詼諧。
  時隔數月,終于見到了蘇摩,他比上次見面憔悴了很多,眼角多了細微皺紋,鬢角有點斑白。方志誠給同行的人做了介紹之后,便由曹耀坤安排人帶入其他辦公室。而方志誠留在蘇摩的辦公室,兩人斷續聊天。
  蘇摩正在處理一些公務,他也不瞞著方志誠,批改的過程中,不時地提問,方志誠知道這是蘇摩在故意考自己,倒也認真嚴肅地給出自己的處理意見。蘇摩雖然沒有說什么,但看得出來,對方志誠的意見還是很認同。
  “湘南省的經濟狀況,你也看到了,遠遠比不上淮南,雖說星州城市規劃不錯,但事實上若是到了其他地市,恐怕就會出現極大的差異。”蘇摩放下筆,將鋼筆擱好,揉了揉眉心,輕聲說道。
  方志誠感慨道:“湘南舉全省之力,打造星州一城,這種方式已經初見成效。星州是湘南的門戶,以核心城市為中心,帶動城市群發展,這是正確的思路。”
  蘇摩點頭,暗忖方志誠應該是做過功課,對湘南的發展有過仔細研究,道:“這是唐書記在任期內,重點推進的發展策略,并取得了成功。盡管湘南省的經濟總量沒達到一線陣營,但城市影響力穩居前列。這幾年經濟也在持續增長,更關鍵的是,我們的財政并不建立在房地產泡沫上。”
  湘南地處華夏中部,地理位置局限了其發展,但在這么個前提下,湘南的媒體在全國位居前列,這讓人感到驚訝。
  同時,現在湘南的房價被控制得極好,在全國所有的省會城市中,可以說是最低的。房價與當地的消費水平有關系,但同時也是因為政府在控制房價上給出了諸多舉措,所以湘南的房地產行業曾經受到國家領導的高度認可。
  蘇摩和方志誠又聊了一會現在全國的時政情況,甘州省鬧出的動靜,已經逐漸平復下來,華夏足協的負責人因為此事也被國家領導人傳召,據說當場表態,簽下軍令狀,在三年內整頓足球行業的風氣,為規范足球發展提供良好的基礎。
  座機響了幾聲,蘇摩站起來,微笑道:“走吧,唐書記等會兒有三十分鐘的時間,咱們過去吧。”
  方志誠心情頗為激動,唐家妖孽可是近幾十年來,官場公認的天才人物,能與這樣的人物見面,不亞于見到國家元首的心情。
  唐家妖孽,不僅戰略眼光超卓,而且為人處世滴水不漏,任何人與他交流,都會被他的魅力所感染及影響。方志誠有種心跳加速的感覺,想從他身上學習到那種特殊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