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1008 球場暴力之后續

隨著紀委部門的深入,甘州省以徐進為首的,一伙有黑色屬性的社會關系的人員被清除,這在全國范圍引起極大地反響。不僅是甘州省,在各地也掀起了一波反黑熱潮,公安*部順勢打出組合拳,對全國的治安環境進行整頓。誰都沒有想到,連鎖反應僅僅是因為足協杯賽后的短暫十幾分鐘導致的。
  蘇摩坐在省委書記辦公室內,年輕的唐書記慢慢地抽著煙,緩緩道:“甘州那邊,我已經安排人處理了。現在已進入法治昌明的時代,政府以前暗中推動的那些事情,必須要清理一下,否則后患無窮。”
  蘇摩點頭,淡淡道:“徐進的確是危害一方的厲害人物。仗著在省委有支持,平時行事飛揚跋扈。”
  唐書記道:“我與磊聲同志通了電話,他也愿意用此事,整頓一下甘州的官場。甘州這幾年來,經濟發展一直之后不前,當然地理位置有原因,但我們還是需要幫他解決一下難題。”
  蘇摩知道唐書記這是在希望蘇家能夠輸入一些資源,他嘆氣道:“陜州和甘州緊鄰,屬于難兄難弟的關系,盡管陜州這兩年經濟勢頭略微好點,但畢竟想要給甘州太多的支援,那還不太現實。”
  唐書記點點頭,目露深思之色,道:“一帶一路,必須要納入國家戰略規劃。”
  蘇摩道:“這是勢在必行的一步。”
  盡管兩人都身處湘南,但他倆代表著唐家和蘇家,所以在戰略合作上,絕對不僅僅限于湘南。
  唐書記站起身,在辦公室內來回走了兩步,道:“湘南因為地理位置的原因,想要在經濟上有突破,必須要推行自己的特有競爭力。所以我們必須要另辟蹊徑,經過多年的培育,湘南的傳媒還是展現出了強大的競爭力,已經形成了獨特的省級名片,但我們下一步還需要挖掘和開拓更多的領域,這需要我們共同去設計和規劃。”
  蘇摩道:“我建議在移動互聯網建設上,投入精力。湘南傳媒集團準備近期投建移動互聯網文化產業基地,這是一個前瞻性的項目。互聯網的產業布局已經基本成熟,想要重新搭建新的架構,就得在移動互聯網上做文章。現在手機發展的速度很快,在一些發達省市,移動流量費已經超過電話費,當運營商降低成本,削減資費,下一步肯定是移動互聯網的春天。”
  唐書記微笑道:“這恐怕是你那外甥出的點子吧?”
  蘇摩愣了愣,笑道:“他雖然年輕,但在產業規劃上,有自己的想法和創意。”蘇摩此言沒有明說,但基本也默認了,是方志誠提出的點子。
  方志誠在國家發改委磨練了一年多的時間,對于政策規劃這一塊更加熟悉,所以他現在可以說是華夏最優秀的戰略規劃師之一。
  唐書記點點頭,道:“上次就曾與你提起過,想與他見一面。”
  蘇摩連忙道:“這還不簡單?讓他下個月以交流的方式,以帶團的方式來視察,即可!”
  唐書記道:“到時候我會騰出時間,與他好好聊聊。”
  蘇摩見唐書記如此看重方志誠,心中也是頗為高興。按照現在唐蘇兩系的關系,至少在這個五年內會保持良好的合作關系,若是方志誠能夠受到唐書記的賞識和栽培,這對于蘇家十年之后的發展有著很大的助力。
  不過,蘇摩對方志誠還是很有信心,論晉升速度和方式,很多人都將方志誠與唐書記進行對比,認為方志誠是繼唐書記之后,百年難得一遇的人才。
  兩人又溝通了一下對于幾件比較重要的事情的意見,蘇摩才主動告辭。
  唐書記是一個極其敏感的人,他能夠感受到,盡管蘇摩比自己年長十多歲,但在心態上,對自己還是表現出了足夠的尊重與支持。
  雖然蘇摩的戰略眼光只是一般,但蘇家安排這樣一個相對中庸的人物與自己對接,這或許是聯盟的保證。猶如三國演義中,以魯肅來平衡吳蜀之間的關系,這需要一個中規中矩的人來承擔該角色。
  唐書記從渭北省一個小小的鎮黨委書記慢慢爬起,利用二十年的時間,成長為封疆大吏,這堪稱黨內的奇跡。官場歷練,讓他的心態變得極為平穩,雖說少了年輕時代的熱血方剛,但看待問題更加透徹,處理問題也更加得心應手。
  唐書記從五年前開始關注那個姓方的年輕人,以他的閱歷,能夠瞧出他的諸多不同之處,唐書記甚至懷疑,他跟自己是否是同類的人群,與其他普通人相比,腦海中有另外一段人生記憶。
  在幾年前,唐書記就有意在湘南布局互聯網產業,但效果欠佳,而方志誠卻在漢州創造出了讓人共同矚目的成績。唐書記從那一刻就意識到,方志誠絕對不同尋常。
  唐系與蘇系的結盟,根本的原因,其實就是因為唐書記關注到了方志誠,因為方志誠這種可以勘破未來趨勢的人物存在,所以唐書記才會選擇與蘇家結盟。
  在很久之前,唐書記就想與方志誠見一面,但他害怕見面之后,會發生其他化學反應。若真是如同猜想的那樣,他們都曾經有過另外一段人生記憶,看過了時代發展的趨勢,那么相遇的時候,會出現什么樣的效果呢?會不會讓整個歷史變得混亂?
  所以唐書記的內心,是猶豫且糾結的。
  當然,再不愿意面對,唐書記還是選擇要與方志誠見面,因為這是自己必須不可躲避的問題。
  處理公文的期間,汪磊聲打來電話,道:“徐進已經主動向紀委交代了自己的問題。”
  唐書記點了點頭,道:“在這件事情上,還請您不要太在意,對于我們而言,我們很需要蘇系的支持,如果沒有他們鼎力相助,我們很難邁出最后一步,盡管現在局面已經基本定下,但越是這個時候,我們需要謹慎與堅忍。”
  汪磊聲對于唐系年輕的領袖充滿了欽佩之情,唐家雖然底子雄渾,但想要問鼎華夏,難度還是頗為不易,但隨著唐家妖孽的橫空出世,唐家每一步都走得扎實而且精準。唐家妖孽雖然身處湘南,但實際上是整個唐系的靈魂人物之一。
  汪磊聲淡淡笑道:“甘州這邊的情勢,我會牢牢掌控,放心吧,我們不會給唐首長拖后腿。”
  年輕的唐書記眉宇舒展,道:“西部開發,陜州和甘州聯手推動新絲綢之路,將成為國家戰略。甘州的情況,你我心知肚明,離成熟還缺少許多元素。相信徐進的問題,并非簡單的個例,在推動新絲綢之路前,還請您務必妥善解決遺留問題。”
  汪磊聲凝重地說道:“這是我不可推卸的責任。”
  掛斷了汪磊聲的電話,唐書記掏出了一支煙,站在窗口許久,過去這幾年,他試圖好幾次戒煙,但最終還是失敗。他自認為是個很有毅力的人,但香煙的誘惑,卻是難以自禁。手機響了起來,他看了一眼,是國際長途電話,接通之后,對面傳來清甜的聲音,女兒已經長大,如今在美利堅與老媽一起生活。
  簡單聊了幾句之后,唐書記開始處理文件,湘南的局面暫時也只是控制住而已,想要解決其發展的問題,至少要花費三到五年。華夏的問題,自東向西,逐步變難,湘南處于中部,與西部城市接壤,只有將中部的問題解決,才能為解決西部問題打下良好的基礎。
  ……
  甘州那邊傳來的消息,讓方志誠感覺很意外,處理問題態度很堅決,除徐進之外,還有一名實權副部級官員受到牽連,合計落馬十幾人。與此同時,蘇摩還傳來消息,讓他下周到湘南調研,唐家妖孽想要見自己一面。
  方志誠也一直想與唐家妖孽見面,因為唐家妖孽在官場上創造了太多的神話和奇跡,以他曾經主政過的渭北銅河為例,如今已經成為改革開放的模范成熟,從工業時代邁入現代副業的經濟結構,財政收入已經進入前三。因為城市人口的原因,經濟總量雖比不過合城、蕪州等城市,但人均財富穩居第一。
  宋文迪也稱唐家妖孽為同齡人中的唯一,四十歲上下,就已經邁入正部級序列,有望成為共和國歷史上最年輕的國家領袖。
  曹堯經過前段時間的磨合,內部如今基本已經穩定,以調研的名義,到湘南走一趟,倒也是沒有太多的問題,要學習的話,還得借鑒湘南在傳媒上做出的成績。
  張曉亮在外面敲門,方志誠讓他走入。張曉亮匯報了一下王國岳、曲康方面的動態,大家都進入了靜默期,沒有太多的動作,只是常夢圓最近主動聯系上他,“常夢圓有意想進入我們這邊,最近頻頻示好。”
  方志誠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道:“既然他這么執著,那就收下他的橄欖枝吧。”
  張曉亮驚訝道:“你準備接納他?”
  方志誠搖了搖手指,笑道:“不是我,而是你。”
  張曉亮苦笑道:“我哪里有這個本事?”
  方志誠道:“現在是他有求于你。”
  張曉亮恍然大悟,笑道:“我懂得該怎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