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1007 新媒體的滲透力

新媒體的力量是可怕的。新媒體區別于傳統的電視、廣播、報紙、雜志,而是在互聯網上進行升級,根據相關機構的調查,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沒有使用電視機的習慣,而將更多地精力放在電腦上。比如喜歡看一部電視劇,直接在某個視頻網站上,就可以看到,而且不需要每天等待,視頻網站可以提供全部劇集。
  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之下,輿論的傳播形式已經開始轉變,想要推動一個事件的發展,往往利用互聯網新媒體更加便捷。因為互聯網超越地理界限,傳統媒體有嚴格的地域界限,意味著只能在某個領域進行傳播,而互聯網打通了信息互通的壁壘,使世界變得扁平化。同時,個人的主觀性也得到加強,每個人在接受和傳播信息的效率上是公平的。
  每個人都有自由發聲和自由傳播的權力。以至于現在出現很多自媒體平臺,他們在一些在比較有名的公眾互聯網平臺上建立個人站點,以發布某種類型的新聞,吸引流量,逐漸變成輿論把關者,這種變化極大地顛覆了原有的傳播理論。
  宏達集團旗下在互聯網端的布局開始初露端倪,利用投資的方式,實際控制了多家互聯網平臺,平時可以利用這些互聯網平臺為空中超市網輸送流量,在特殊時期,也可以引導輿論,進行品牌形象的維護與公關。
  所以宏達集團已經展現出了一個綜合性集團的屬性,它是與社會融合在一起的,只要你能想得到的領域,都可以見到它的身影,這種多元化的投資手段,為長久發展提供源源不斷的動力。即使某個產業因為時代的發展,逐漸走入低谷,多元化的投資方式,也能保證在趨勢中找到機會。
  隨著商業地產和房地產遭到國家政策掌控,宏達集團的主營業務或多或少的受到些許影響,但對于大局而言,依然在掌控之中。
  方志誠在此事引導上,利用了宏達集團在互聯網上的幾個平臺,利用置頂新聞的方式,加強了事件的傳播速度和影響力,以至于在發生后的兩三天之內,引起全國的關注。這也逼使足協不得不正面應對此事。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此事對于華夏足壇的影響,已經不亞于多年前黑哨和假球事件。
  原本甘州業余隊認為這只不過是一次簡單的足球事故而已,但沒想到已經上升到政治問題,因為許多網民自發地挖掘出了這家俱樂部的老底兒。
  方志誠掛斷蘇摩的電話,然后用互聯網查閱了一下現在對于此事的評論,發現輿論已經出現一面倒的情勢,央視的體育頻道用專題的形式解讀了此事,同時新聞頻道也對此進行關注,甚至黨報也對此作出定性,將之判為足球暴力。
  在這樣的輿論壓力之下,徐進不得不重視此事,開始到處奔走,甚至還請動了自己的二舅說服自己。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雖然對華夏足球沒有太多的好感,但因為他現在有能力改變,所以決定還是用力量,讓華夏的足球不要過度的偏離正軌,回歸理性一點。
  方志誠掏出手機,給國家發改委的同事撥通電話,此人名叫李浩,是分管體育文化改革的負責人,副司級干部,在系統內有很好的人脈關系網,當初方志誠與之關系相處得不錯。
  李浩聽明此事,笑道:“這件事情已經受到首長的關注,已經安排中紀委介入,所以事情肯定不會小。”
  方志誠道:“我關心的是,國家發改委下一步針對足球該如何進行改制,此次是一個不錯的契機。”
  李浩點了點頭,道:“我心中有數了。”
  ……
  一輛銀灰色的轎車駛入位于甘州省東郊的別墅區。此別墅區與現在流行的商業別墅區不一樣,風格統一為華夏風格,八角飛檐,綠瓦紅磚,同時保證十步一崗的安保力量。
  從轎車內踏入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他穿著白色的襯衫及藏青色的西褲,黑色的皮鞋發亮,他下車之后,抹了抹額頭,面露凝重之色,快步走入其內。
  別墅的客廳內,茶香裊裊,汪磊聲坐在茶幾前,抬頭看了一眼他,道:“小徐,請坐!”
  徐進勉強擠出笑容,道:“汪書記,您好!”
  汪磊聲給徐進遞了一杯茶,道:“雖然已經過了九月,但天氣還是很熱,喝杯茶解解渴吧。”
  徐進受寵若驚地接過茶,并沒有喝,擺在了一邊,道:“謝謝。”
  汪磊聲擺了擺手,眉頭深鎖,道:“足球隊的事情,如何解決?”
  徐進得到通知,汪磊聲要親自見他,讓他極為忐忑。對于汪磊聲而言,徐進只是微不足道的人物,在這個金字塔上,汪磊聲處于塔尖,而徐進只能五六層,中間隔著好幾層關系。
  徐進面露苦笑道:“我們昨天已經召開了應急預案,面向社會召開新聞發布會。”
  汪磊聲搖頭,不悅道:“你們的那個新聞發布會,不開還好一些,現在是越描越黑。那個負責人說,因為受到了宏達球員及球迷的挑釁,在被絕殺之下,才會出現這種惡性的事件。這種將責任推給對方的輿論公關,不是正確撫平民憤的方式。”
  徐進抹了抹額頭的汗水,低聲道:“我們也開始與宣傳部門聯系,讓他們幫助引導輿論。”盡管徐進這么說,他也是極為心虛的,因為也只有甘州省內所有的媒體保持了沉默。
  汪磊聲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淡淡道:“小徐,此事太過于莽撞了,宏達集團在淮南是排名第一的民營企業,在全國民營企業中,也能位居前五,這樣的商業大鱷,在宣傳輿論上的影響力,遠在你之上。”
  徐進道:“我們初步的意見,將開除所有球員,同時足協無論開具多少罰單,都可以承受,另外對于宏達球員的傷者,我們也愿意每人提供十萬元的補貼。”
  汪磊聲暗忖徐進還沒有看清楚事情的嚴重性,對于宏達而言,十萬元又算得了什么?
  汪磊聲淡淡道:“宏達集團的董事長名叫趙清雅,她的哥哥原本是淮南省常務副省長,現在商務部擔任副部長,這已經不是光靠錢能解決的問題了。”
  徐進聽到趙清雅的來頭,臉上露出震驚之色,沒想到宏達集團還有這么深厚的背景。他感覺自己的手掌在不停地顫抖,苦笑道:“我們當初建立這家俱樂部,主要是因為村內有不少年輕人都愛踢球,讓他們空閑下來有事情做,所以才出資籌建。沒想到竟然惹出了這么大的禍事。”
  汪磊聲看出徐進有后悔之意,淡淡道:“小徐,這么多年來,朝興市能夠順利發展,你的公司功不可沒,可以說承擔了大量苦活、累活、臟活,老百姓對你也是頗有罵名,你都全部承擔下來。如今我接到消息,中紀委恐怕要介入此事,調查你的公司與朝興市政府之間的關系。”
  徐進眼中露出驚容,低聲道:“汪書記,您得救我!”
  徐進是村委書記出身,一個村級干部,從拆遷工作開始干起,后來建設了一個資產超過數十億的集團,他享受了功成名就的人生,但歸根到底,畢竟只是一個村委書記,基本素質智能算是一般。
  汪磊聲站起身,緩步走到稍遠處,背身說道:“事情的發展遠遠超過你的想象,明天市紀委會采取行動,所以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徐進步履蹣跚地走出客廳,汪磊聲親自見自己,這算是間接地下了一個死命令,他早在幾年之前,就將兒女送出國,因為他早就想到會有這么一天,畢竟這么多年來,用拆遷這種手段,賺得都是一些昧良心的錢。
  那家足球業余俱樂部,是徐進為了讓拆遷人員平時無事可做的時候,用足球訓練調劑一下生活的產物,在后來因為逐步加入投入,竟然在城市聯賽中獲得了不錯的成績,同時,徐進開始迷戀賭*球,利用球隊的比賽,在業余聯賽中用賭*球的方式,與身邊的好友賭博。
  隨著時間的發展,城市聯賽因為名氣不夠,已經沒法讓徐進的賭*球嗜好滿足,所以他開始利用名氣很大的足協杯進行賭*球。
  為了能讓自己的球隊進入足協杯,徐進與當地的一家甲級聯賽足球隊私下達成協議,在城市聯賽的選拔過程中,把名額留給自己的球隊,同時在相關的比賽中,租用對方的二三線球員。
  因為華夏的足球制度并不完善,同時足協的控制力也很薄弱,所以在過去的幾年內,這種方式讓他的球隊不斷成為足協杯的黑馬,甚至還創造過業余隊打敗超級聯賽俱樂部的奇跡。
  在本場比賽之前,徐進也給出了高額的獎金,因為若業余隊只需要在九十分鐘內打平比賽,他將可以利用賭*球獲得十倍以上的收入。
  “老板,現在去哪兒?”司機低聲問道,他看得出來徐進的心情很糟糕,這么多年來,他從來沒有見過徐進這么頹喪過。徐進可以說是朝興市的土皇帝,傳言連市委書記也得給他三分薄面。
  徐進道:“隨便去哪兒,能讓我安靜片刻,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