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1006 現場版功夫足球

故事并沒有結束。“滴……”終場哨聲響起,漢州業余球隊的隊員有人沖到淮南宏達球員的身前,飛起一腳,踹中了那名球員的背部。隨后球迷之中也出現混亂,與球隊同來的球迷協會,往球場內涌入。
  “發生球場暴力!趕緊疏散人群,同時保護好隊員。”方志誠快速反應道。
  趙清雅并不慌亂,掏出手機撥打電話,電話那邊的是俱樂部總經理,盡管按照趙清雅的要求,沒有親自陪同,只是安排了一個足球解說員,但時刻關注著這里的一舉一動。
  總經理孟依繁道:“安保人員馬上就會出動,相信動亂會及時平息。賽前我已經要求過這些球員,一定要保證克制,因為對方是業余球員,如果違反了足協的相關制度,即使被處罰了,那也無所謂。而我們是職業運動員,一旦涉及違規,會得不償失。”
  秦玉茗見孟依繁處理問題的思路明晰,也就放心,道:“趕緊處理吧,一定要保護好我們的隊員。”
  現場的安保力量已經全部到位,控制住了球迷與球員,淮南宏達球隊的隊員也被保護著送入更衣室。
  方志誠笑道:“難怪華夏足球搞不起來,足協杯就是一場十足的鬧劇,在這樣的氛圍之中,如何能培養出優秀的人才呢?”
  秦玉茗點頭,嚴肅地說道:“此事我們會與足協申訴!”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若只是申訴,那是沒用的。作為主辦協會,只會大而化之,否則會讓球賽丑聞放大,影響他的權威性。而且這幕后,恐怕沒有那么簡單。為何甘州業余隊在最后關鍵時刻被絕殺,會出現惱羞成怒的情況,原因還有待挖掘。”
  在工作人員的安排下,方志誠等人順利地離開了新奧體育場,但事件已經開始發酵,在網上的貼吧論壇內出現大量此次事件的評論。輿論出現一邊倒,都是聲援淮南宏達隊,抵制足球暴力。
  方志誠道:“我剛才翻閱了一下甘州業余隊的資料,早在2008年,他們就曾經有過類似的情況,在自己的主場煽動球迷,威脅主裁判,讓裁判改變了判罰標準,后來因為足協的追究,被罰款兩萬元,同時禁止參加足協比賽兩年。”
  秦玉茗點了點頭,道:“公關部門已經開始動作起來,相信很快會有結果。”
  方志誠道:“靜靜地等待事件發酵吧。”
  在這件事上,淮南宏達隊還是保持很克制和理智,盡管在主場,但面對對面的毆打,還是保證了隱忍。否則的話,真要回擊,事件就要上升到斗毆的屬性。
  如果深入去分析,方志誠越發覺得其中有陰謀的屬性。他看了一眼趙清雅,她的臉色始終保持凝重,恐怕也品出了其中的玄虛。
  “志誠,你覺得會是誰?”趙清雅平靜地問道。
  方志誠伸出手指,分析道:“不外乎兩種可能,宏達集團的敵人,或者是宏達足球俱樂部的敵人。宏達集團今年將手探入足球領域,這讓競爭對手感到不安,而一路高漲的股票勢頭,更是催化劑,所以他們希望引用這次風波,讓宏達集團陷入困境,至少在投資足球上是一個敗筆。另外,宏達足球俱樂部今年憑借你們的入駐,資金實力雄厚,從引援的投入來看,已經與其他球隊產生了激烈的競爭,所以有其他球隊,想用這種方式給宏達足球俱樂部施加壓力。”
  趙清雅覺得方志誠的分析很到位,道:“那我們必須要反擊!”
  方志誠笑道:“像這種事情,甘州業余隊肯定是拿了好處,幕后黑手潛伏在暗處,沒有辦法找出是誰,所以只能先給甘州業余隊足夠的壓力。”
  趙清雅道:“足協那邊,我會安排人施加壓力!”
  方志誠擺了擺手,嘆氣道:“光給球隊壓力沒用的,他們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最嚴重的后果,無外乎俱樂部解散。那些球員大部分都是兼職,有其他的工作,大不了不踢足球罷了。”
  趙清雅憤然地說道:“還真是一批足球流氓。”
  方志誠嘆氣道:“之前鬧出黑哨、黑球風波,導致足球產業一蹶不振,所以華夏足球想要振興,必須要重視此次事件,放心吧,此事會有高層插手的,據我所知,足球已經成為下一個國家元首會介入的領域,會成為一個朝陽產業。”
  趙清雅點了點頭,道:“體育與政治向來有著密切的關系,當初華夏與美利堅關系融冰,也是因為體育的緣故,并被政治界引為美談。出現這么嚴重的事情,上層肯定會關注到的。”
  方志誠道:“此事我會幫你關注一下。”
  原本是一個味同嚼蠟的比賽,但因為最后十幾分鐘的暴力事件,變成了一道隨風而散的新聞,不僅淮南的各大媒體介入,其他諸省的媒體也跟風而動,一直沉寂多年的足球一時間再次甚囂塵上,只可惜的是,并非什么好消息,而是因為負*面消息而帶來的關注度。
  這家足球業余隊的俱樂部,有甘州省會朝興市政府的支持。其董事長為名叫徐進,是省人大代表,他原本是朝興市開發區龍溪村的村黨委書記,后來朝興市進入開發快車道,龍溪村作為主城區拓寬的核心區域被征收,而徐進借著拆遷過程中積累的資源,成立了洪武市政土方工程有限公司,繼而發展成投資管理集團。下屬有二十多個公司,管理包括龍溪村在內的三個村村民財富,而徐進也成為董事長,其主營業務還是拆遷。
  網民的力量不可小覷,在深扒之下,業余俱樂部的老底基本已經掀開,同時還有相關的線索,徐進在開賽之前,曾經承諾,如果贏下與宏達俱樂部的這場比賽,球隊將可以獲得300萬元的獎勵,同時也有人爆料,可能與賭*球有關。
  因為如果在正賽過程中,出現平局,那么就出現爆冷的情況,有人若是投機的話,可以獲得豐厚的收益,而這筆巨額獎金也是來自于賭*球的部分。
  事情在不斷地變化,其他消息也紛至沓來,同時還出現業余俱樂部當天比賽的球員,出現了冒名頂替的情況,他們從其他職業球隊“租借”了二線隊的球員。
  足協不斷被打臉,但處罰結果就更加的慎重,畢竟這其中牽扯了復雜的問題。
  方志誠關注著網絡上該消息的發展,手機震動了幾下,正是趙清雅打來的,他接通之后,趙清雅笑道:“如同你所猜測的,徐進主動找到我,準備用錢解決問題。”
  方志誠手指在桌面上點了點,淡淡笑道:“你比他有錢多了吧?”
  趙清雅道:“主要他感到害怕了,沒想到事情弄得這么大。”
  事情發生之后,宏達集團很低調,包括球員統一保持緘默,這種緘默導致對手找不到任何破綻,以至于才會慌亂針腳。
  “沉默的狼才是最可怕的。”方志誠道:“后面會有各方的人員來聯系你,想讓事情從輕處理。”
  趙清雅道:“如果不交出幕后操控者,我又豈能善罷甘休?”
  方志誠暗嘆了一聲,從趙清雅身上嗅出老佛爺當年殺伐果斷的味道,她外表看上去優雅,但在從事商業判斷的過程中,往往會孤注一擲,所以這幾年宏達集團都是以野蠻式發展,不斷地往外開疆擴土。
  從某種意義上而言,現在的宏達集團已經有了國內一流民營巨無霸的實力,已經遠遠地將其他淮南企業甩在身后,它不僅僅投資某個領域,而是成為了綜合體,幾乎在每個新出現的領域,都會有宏達的身影,這是百年集團能夠長久發展的根本原因,不再從事某個簡單的領域,而是廣撒網,從趨勢中尋找財富的影子。
  與趙清雅掛斷電話之后,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二舅蘇摩打來的電話。如今蘇摩已經成為湘南省二號人物,一旦唐家妖孽離開湘南,那么蘇摩將會接過權力棒。與唐家妖孽的相處,并不是特別好受,蘇摩在湘南一直在蟄伏,為蘇家與唐家的同盟提供支撐。
  “足球暴力的事件,是否有你在背后推動?”蘇摩語氣凝重地問道。
  方志誠沒想到此事會傳到蘇摩這里,如實說道:“我的確推波助瀾了一下。”如果不是方志誠動了手腳,消息早就被控制住,不會變得街頭巷尾都在熱議的話題。
  “徐進此人在官場上還是有不少資源,有個老朋友希望你能留點情面。”蘇摩頓了頓,“當然,此事最終的決定權還是在你。”
  方志誠腦海中梳理頭緒,甘州省委書記汪磊聲是唐家的嫡系人馬,莫非徐進與汪磊聲有什么關系,若真是如此的話,事情還真就難辦了。
  現在唐家和蘇家正處于蜜月期,為了此事,破壞兩者的關系,實在有點太微不足道了。
  但是就這么將事情從未發生過嗎?
  方志誠覺得自己無法做到視若無睹,因為他感覺到有些責任,當自己有能力承擔的時候,必須要去承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