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1005 終場前的絕殺球

方志誠之所以讓趙清雅買下球隊,并非自己是狂熱的足球愛好者,只是因為足球運動有足夠的魅力。體育和音樂是兩個沒有國界的項目,也是打開跨境貿易的一把金鑰匙。宏達集團現在已經不滿足省內及國內市場,想要走出國界,就必須要有一個通道,從近幾年國內的一些投資方向來看,足球是不錯的領域。
  不過,一切投資都得水到渠成,如果宏達集團在本土投資一家國內企業,獲得成功,然后再轉投歐洲一些豪門俱樂部,如此一來就顯得水到渠成,同時可選擇性更強,成功概率更高。
  趙清雅顯然能讀懂這其中深層次的意義,所以投入大量資金。收購一家華夏超級聯賽俱樂部并不需要太多的資金,包括訓練基地等一系列,大約投資了8億元。但更關鍵是每年的運營商,一家華夏超級聯賽俱樂部的年度經費將在7-8億元左右,尤其是球員之間的流通與轉會,需要職業足球經理團隊運營。
  趙清雅聘請的是一家在國際上極有知名度的足球經理團隊來負責新團隊的建設,預計在兩年內要實現突破。
  淮南這家的華夏超級足球俱樂部在2009年沖超成功,但一直在聯賽排行榜單中游徘徊,雖然每年保級沒有太大的問題,但從未進入過一線陣營。所以現在俱樂部將大量的精力投入在足協杯賽上。
  足協杯是足協舉辦的另外一項賽事,與聯賽的積分制不一樣,足協杯采取的是淘汰制。足協杯的前身是全國足球錦標賽,除了超級聯賽和甲級聯賽的球隊參與之外,還有八家乙級聯賽、四家業余聯賽、二家大學生聯賽球隊和兩家亞足聯城市聯賽球隊。
  今天與淮南宏達足球隊對陣的是來自于甘州省的一家業余球隊,他們是以亞足聯城市聯賽冠軍的身份晉級第二輪,在過去的幾屆足球杯賽上,上演過多次黑馬的角色,上輪淘汰掉一家湘北的甲級聯賽球隊晉級,所以實力不容小覷。
  看上去今天是一場等級相差懸殊的比賽,但實際不然,像這種業余球隊,他們聘請的都是擁有職業實力的球隊。
  在趙清雅的安排下,四人乘坐一輛商務轎車,很快來到了位于瓊漢同城區域的新奧體育館。新奧體育館是瓊漢同城化瓊金部分的核心項目之一,燕京已經成功舉辦過一次奧運會,而在淮南省領導人的規劃中,瓊金也具備競選奧運城市的實力。新奧體育館則是為了這一目標而建設起來的體育場所,設計理念及規模不亞于鳥巢。
  踏入體育場之后,方志誠就感覺到一股熱鬧的氛圍,藍色的球衣很顯眼,初步估計大約有一萬多人,對于現在并不算熱門的華夏足球而言,這種上座率已經實屬不易。
  趙清雅笑著解釋道:“足球隊的比賽日,就是宏達員工的企業文化日,宏達集團大約有兩千名員工會在球場給主隊加油。”
  方志誠聳了聳肩,笑道:“人看上去不少,但很多都是托。”
  趙清雅微笑道:“也不能這么說。現在集團已經成立球迷協會,這些人可不是偽球迷,他們是球隊的堅實擁簇,無論球隊到哪里,他們都會跟到哪里。”
  方志誠笑著點了點頭,道:“有點意思了。”
  因為趙清雅一行的特殊身份,所以早已在會場內設置好了專門的位置,方志誠注意了一下,盡管前排仍有幾排靠前的位置,但這一排的位置全部都是真皮沙發座椅,顯然是為了貴賓設席。在每個位置上擺放好了礦泉水和望眼鏡,還有幾頁紅色的卡紙,方志誠翻閱了一下卡紙,上面是兩隊的初賽隊員名單以及本場球賽的裁判員名單。
  方志誠之前在大學時代也觀看過類似的球賽,哪里享受過這等待遇。不過,這也是能理解的,宏達集團的大老板帶著朋友看球賽,這可是莫大的榮幸啊。
  一聲尖銳的哨聲響起,足球從中圈開始不斷地移動,宏達隊相比較對面的業余球隊,明顯占據優勢,所以雖然是甘州業余隊有開球權,很快球已經到了宏達隊的腳下。不過,宏達隊在后場得球之后,沒有進行地面傳切配合,而是選擇了長傳沖吊的策略,直接將球打入對方的后半場,依靠前面的高中鋒拿下球權,然后就地開展進攻。
  方志誠對足球比賽的規則并不是特別了解,所以除了秦玉茗、趙清雅之外,俱樂部還安排了一名女性解說員,在給三人解說比賽。
  “因為足協杯有要求,所以在這場比賽中,我們的外援都沒有上場,全部依靠本土球員作戰。”女解說的聲音很好聽,也有穿透力,即使在人聲鼎沸的球場上,也是一種美妙的享受,“不過對方球員采取的是密集防守策略,現在十一個人都圍在禁區內,適當地再打一下反擊,所以想要短時間內有戰果的難度很大。”
  裁判的哨聲響起,一名甘州業余隊的球員痛苦地倒在地上,裁判作出進攻犯規的手勢,女解說嘆氣道:“雖然在主場,但裁判員并不一定站在我們這邊,因為他們也有同情弱者的心態,所以當出現身體對抗的時候,我們的隊員雖然能占據優勢,但裁判的判罰尺度會更偏向于業余隊。”
  方志誠道:“他似乎傷得很嚴重,已經有擔架上來了。”
  女解說笑道:“這只是障眼法,也是他們的慣用伎倆,明知正面應敵不是對手,所以就頻繁地制造傷情,來拖延比賽的時間。足球比賽如果一旦長期中斷,那么就算我們球隊的實力再強,恐怕也沒什么太多的辦法。”
  方志誠也品出了其中的奧秘,甘州業余隊知道自己不是淮南宏達隊的對手,所以在身體對抗的過程中會故意營造被侵犯的假象,如此一來裁判會頻頻地中斷比賽,并將球權交還給甘州業余隊。與此同時,甘州業余隊利用拖延戰術,可以有效地把時間耗掉,如果比賽最終以平局的形式進入點球賽,那就不僅僅是實力的問題,還將考驗運氣。
  方志誠感慨道:“我倒是有點欣賞甘州業余隊了。”盡管這樣打比賽不會很光彩,但也是以少勝多的策略,如果正面硬碰硬肯定會輸掉比賽,為何不另辟蹊徑呢。
  不過,進入三十分鐘之后,球場上開始傳出陣陣的噓聲,球迷開始要求退票了。
  趙清雅也直皺眉,雖然場面上占優,但一只超級聯賽的俱樂部球隊,被業余隊弄得沒有絲毫辦法,這顯然也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秦玉茗喝了一口水,卻道:“沒想到足球比賽這么有趣。”
  方志誠苦笑道:“你這是外行看熱鬧了吧?”
  上半場時間很快就過去,比賽依舊是零比零,結局讓人出乎意料。
  方志誠取出手機,通過瀏覽器搜索甘州這支業余隊的資料,結果發現共同之處,在此前的幾屆足協杯比賽上,甘州業余隊也以拖延比賽的方式,將超級聯賽的俱樂部拖入加時賽,盡管最終點球大戰還是輸了,但他們還是獲得了很高的贊譽。
  中場休息時間,一群穿著藍色露臍短袖T恤和牛仔褲的拉拉隊跑入中央,伴隨著動感的音樂跳起了拉拉舞,隊員們都已經陸續進入更衣室。
  十五分鐘之后,球員再次進場,很快又陷入對方的陷阱之中,球員開始頻繁倒地,甚至沒有接觸就躺在地上開始抽筋。
  方志誠苦笑道:“這又是什么情況?”
  女解說無奈地說道:“他們的理由是職業隊球員,適應不了這種高強度的對抗,所以體力不支,容易腿部抽筋。”
  “這還真是個理所當然,卑鄙的理由呢。”連秦玉茗的好脾氣也有點看不下去了。
  進入七十分鐘,對方開始頻繁的換人。換人上來之后,也是之前的“臥草”戰術,所以基本上下半場四十五分鐘,加起來根本沒有順暢地踢完五分鐘,而宏達隊的球員也開始焦急起來,即使有了機會,也沒有足夠的耐心倒腳,而是直接往禁區內送,然后就被混亂的禁區給擋了回來。
  七十五分鐘的時候,甘州業余隊的守門員正準備踢出球門球,才走了幾步,突然腿部一彎,倒在地上,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然后裁判員無奈地吹了一聲哨子,朝教練席作出收拾,很快有醫療隊人員,快步進入球場,開始處理守門員的傷勢。
  “守門員也能抽筋!”女解說干脆地翻白眼,露出無語之色。
  方志誠嘆道:“一場比賽打到這個地步,已經不再是比賽,恐怕還有其他的故事。”
  女解說點了點頭,道:“這支甘州業余隊身后的實力不同尋常。”
  球賽一分一秒的過去,因為大量的垃圾時間,導致球賽進入加時階段,電子屏的時間已經顯示九十八分鐘,宏達隊在前場獲得了一個角球的機會。
  一個高速下墜的拋物線在空中劃過,最終找到了后點潛伏的人員,他高高的躍起,球折射而出,最終沉入網內。
  “絕殺!球進了!”全場開始沸騰!
  這就是足球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