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1003 惡魔貪婪不知足

摸到一樓的廚房,喝了一杯涼水,方志誠沒那么激動了,放下水杯,來到一個房間,他輕輕地擰動門把手,不出意外的話,這應該是謝雨馨的房間。屋內雖然昏暗,但依稀能看得出有兩人躺在床上,方志誠有點驚訝,無外乎三種可能,謝雨馨和秦玉茗、秦玉茗和趙清雅、謝雨馨和趙清雅。第一種和第三種的可能性極大。
  方志誠發現現在這個場景很像島國某些愛情動作片的場景,床上兩位美女玉體橫陳,色狼悄然入侵,然后用暴力手段,一舉拿下。
  方志誠在黑暗中摸到了床沿,酣睡中的女人驚醒,正準備呼喊,方志誠連忙捂住她的嘴巴,低聲道:“是我!”
  “你這是做什么?”等方志誠松開手,謝雨馨壓低聲音啐道。
  方志誠笑道:“你們怎么安排杜兮到我房間呢?”
  謝雨馨咬著方志誠的耳朵,笑道:“這樣不挺合適的嗎?不然,你怎么夠分呢?”
  方志誠沒好氣道:“將我劈成三瓣兒,不就行了?”
  謝雨馨笑道:“那還能用嗎?”
  方志誠頓時流汗,道:“在你眼里,我怎么成工具了?”
  謝雨馨咬著嘴唇笑了兩聲,低聲道:“你還是趕緊離開吧,若是茗姐發現了,那得多么尷尬?如果你真不愿意和杜兮睡一個房間,那么我去樂樂房間睡,你和茗姐睡在這里吧?”
  方志誠心頭一熱,一把按住準備起身的謝雨馨,低聲道:“床挺大的,三個人睡的話,應該也還好。”
  謝雨馨臉紅耳熱,又不敢動作太大,弄醒旁邊的秦玉茗,只能順著方志誠的力量就勢躺下。方志誠得逞地一笑,伸手搭在謝雨馨的肩上,與她正面而臥,伴隨著謝雨馨均勻呼吸,不時地有一股香甜的風,惹得方志誠將臉湊得更近一些。
  謝雨馨干脆閉上了眼睛,不搭理方志誠,暗忖他既然要睡在這里,那就睡吧,等方志誠睡著之后,自己再偷偷地去樂樂房間,也好給他倆騰個地方。
  只是還沒過幾分鐘,謝雨馨就感覺到胸口一燙,方志誠將手掌伸入,覆蓋其上,故意捉弄式地揉捏出各種花樣,謝雨馨睜開眼睛,低聲警告道:“再亂來,我就生氣了啊。”
  方志誠壓低聲音道:“玉茗,我很了解,她睡覺很踏實,輕微地動作,弄不醒她的。”
  謝雨馨哪里相信方志誠的鬼話,道:“你這是不尊重我倆。”
  方志誠愣了愣,道:“我只是想跟你做個游戲而已。”厚著臉皮,手上的動作并沒有停止。
  謝雨馨沒好氣道:“你這是完全沒救了。”她感覺自己身體變得燥熱起來,就在不遠處的秦玉茗雖然閉著眼睛,但她知道,恐怕秦玉茗早已醒了,只是故意佯作沉睡,讓彼此沒有那么尷尬。
  方志誠的手掌在她身體上游走著,謝雨馨內心很享受這種感覺,尤其床上還有一人,更是讓她感覺到莫大的刺激,盡管知道這樣繼續下去不好,但體內的荷爾蒙如同滾沸的熱水一樣,不斷地咕嘟咕嘟翻涌著,讓她難以抵抗。
  方志誠摸到了謝雨馨腿下一片膩滑,湊到她耳邊,咬著柔軟的耳垂,輕聲道:“要不,咱倆試試?”
  謝雨馨連忙搖頭,喘氣拒絕道:“別亂來,你把我和茗姐當成什么了?”
  方志誠并不是請求謝雨馨,因為知道捅破這層窗戶紙很難,干脆用行動來暴力地突破,所以一把拽下了謝雨馨內褲。謝雨馨意識到即將發生什么,她手忙腳亂,不知所措。
  在方志誠的眼里,謝雨馨和秦玉茗都是自己的女人,即使她們在一張床上,那也沒有什么關系。但對于謝雨馨和秦玉茗而言,兩人不過是因為方志誠而聯系在一起的情人同盟,她們還沒有熟悉到可以**相對的地步。
  不過,方志誠此刻根本不聽勸,謝雨馨又不能讓掙扎地動作變大,影響到身邊的秦玉茗,只能默默忍受,在這種極盡私密的環境下,謝雨馨開始了漫長的掙扎、沉淪、救贖之路……
  回憶著與謝雨馨相知之路,方志誠早已將她視作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從謝雨馨身上,方志誠看到了自己養母的影子,作為一個單親媽媽的強大與堅毅,深深地讓方志誠感動。
  謝雨馨身上充滿一個知性、成熟、優質女人的魅力。她用獨立自強的個性,征服了方志誠。
  當然,謝雨馨對方志誠信任,那是建立在許多經歷之上,兩人雖沒有合法的身份,但方志誠用自己的肩膀扛起了她與樂樂的人生,如果缺失了這么一個關鍵環節,母女倆的人生也不再完整。
  足夠的信任,所以才有足夠的包容,才會任由方志誠胡作非為。
  兩人從一開始的壓抑到后面肆無忌憚的釋放,粉碎了道德的束縛與禁錮,將彼此毫無保留地坦陳在世俗的眼中。
  “如果再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你還會對我和樂樂這么好嗎?”謝雨馨在混亂之中想要尋找到救命稻草。
  方志誠肯定地說道:“為什么不呢?如果有無數次選擇,我依然會選擇保護你和樂樂。”
  謝雨馨得到了方志誠承諾,開始變得瘋狂,方志誠在黑暗中似乎看到一縷光纖射入自己的心臟,讓他感到欣喜若狂。
  ……
  時間過得看似漫長,卻又短暫,謝雨馨無力而無奈地望著方志誠,精疲力盡地說道:“真是太丟臉了,我現在是尊嚴掃地了。”
  方志誠在她的額頭親吻了一下,笑道:“你休息一會兒吧,我找玉茗聊聊。”
  謝雨馨經過剛才的釋放,早已不再那么羞澀,反而慫恿鼓動道:“嗯,我太累了,需要休息,絕對不會打擾你們聊天。”
  等方志誠摸過去的瞬間,謝雨馨能夠發現秦玉茗的眼皮跳動了一下,心中有些惡作劇的想著,千萬不要存著僥幸心理,惡魔是貪婪的,他永遠不知道什么叫做滿足。
  當方志誠將手放在秦玉茗的胳膊上,她早已忍不住,噗嗤笑出聲。方志誠故意問道:“你笑什么?”
  秦玉茗睜開漂亮的眸子,道:“你就像貪吃不厭的小老虎,勸你還是休息一下,不要弄壞身子了。”
  這激起了方志誠的好勝之心,他不屑地說道:“不過對付你和雨馨兩人而已,只能算是小事一樁。”
  秦玉茗威脅道:“若是你動了我,那我可要去找清雅。雨露均沾才公平哦。”
  方志誠知道秦玉茗是故意嚇唬自己,笑道:“那你晚點請她下來吧,我一定要證明,我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也是最幸福的男人。”他伸手往下摸去,發現秦玉茗的底*褲早已濕了大片,剛才方志誠和謝雨馨的激戰,絲毫不拉地落在她的眼中,那宛如一股熱蒸汽,將她身體烘烤得水潤而豐盈。
  秦玉茗在自己的影響下,不斷地成長著,從一個大學女教師變成一個成功的企業家,現在身價已經超過三十億,而且她的玉茗傳媒集團儼然成熟,成為能夠影響到全國文化產業的巨頭。作為一個民營企業,能做到這一步實屬不易。
  秦玉茗沒有太多的野心,即使如今也是如此,她甘于站在方志誠的身后,充當一個隱形的角色。玉茗傳媒集團可以完全視作方志誠的私有資產,這也是秦玉茗當初想要從事這一行業的原因。
  無論方志誠在官場之中走到哪一步,秦玉茗都占據著不可或缺的那一部分,比家人更親近的關系,甚至要超過寧薔薇的重要性。自己一步步從青澀到成熟,秦玉茗作為旁觀者也是參與者,與自己共同經歷了一切,如果沒有秦玉茗在一旁鼓勵,方志誠也不知道自己如今變成什么樣子。
  秦玉茗依然保持初見時的樣貌,一顰一笑都牽著自己的心跳,盡管這幾年來兩人為各自的事業,聚少離多,但那種精神維系,早已超過了一切。
  秦玉茗將一顆心徹底地交給方志誠保管,有時候方志誠覺得自己很殘忍,比如在沈薇的事情上,但秦玉茗能夠忍受這些,讓方志誠感到無比慚愧。
  身體的感知將思緒拉入黑洞,仿佛風吹過麥浪,掀起層層的金芒,方志誠沉浸在美妙的氛圍中,不知疲倦地奔跑起來。
  而秦玉茗感覺自己變成了蒼茫的大地,一匹身上冒著火焰的烈馬,從草原的近處,奔飛至遠方。
  ……
  方志誠平躺在秦玉茗和謝雨馨的中間,慢慢閉上眼睛,這是一個刺激的夜晚,也是個無比滿足的夜晚,他感謝兩個生命中重要的女人縱容他的野蠻與粗暴。
  人生有此紅顏知己,夫復何求呢?
  方志誠頓時想到了一些武俠小說里的情節,等到主角功成名就時,帶著一眾紅顏,選擇一個海外小島隱居余生,這也是一種幸福之事。
  若是有一天,等到自己厭倦了官場的生活,每天與她們打情罵俏,也是個不錯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