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1002 你下面少了東西

樂樂已經睡著了,方志誠將她抱入自己的房間,剛才吃飯的過程,方志誠大概知道這棟別墅的歸屬,主要是由杜兮出資購買,但所有權樂樂占據百分之九十九,也就意味著,這棟別墅的真正主人實際上是樂樂。
  樂樂成為童星之后,參加影視制作、廣告拍攝獲得了不少廣告費,收入已經遠遠超過謝雨馨。杜兮并沒有將樂樂的實際工資告訴謝雨馨,作為經紀人,將這筆錢給存起來,最終購買了這棟別墅。
  起初謝雨馨難以理解,但最終經過杜兮的說服,倒也接受了。謝雨馨很意外,因為沒想到樂樂的成功,讓生活有了很大的改變。當然,因為別墅區是宏達集團投資建設,所以購買這棟別墅的時候拿了很低的折扣,如果現在放到市場上賣,完全可以翻倍賺取利潤。
  樂樂的房間是粉色公主風格,一米五的床上鋪著草莓圖案的被褥,綢制的床單與可愛的卡通動物枕頭相映成趣,方志誠將樂樂放在床上,她下意識地將手臂依舊環在脖子上,方志誠無奈地笑了笑,小心地將樂樂的手放開,然后幫她蓋好被子。
  雖說方志誠有璇兒這個親生女兒,但在他的內心,樂樂也是自己的女兒,而且經歷了那么多事,感情更加深厚。從樂樂的身上,方志誠看到自己的影子,一樣的單親家庭,導致小時候的自閉與內向,盡管現在已經改變很多,但方志誠還是小心翼翼地守護著樂樂,不讓她受到傷害。
  而方志誠也知道,樂樂的心中,方志誠早就是父親的身份。
  從樂樂房間出來,麻將室內依然開展得如火如荼,方志誠笑問:“我的房間在哪里?”
  謝雨馨瞟了他一眼,似乎有點不太在意地說道:“二樓左邊的那個書房,早就已經給你準備好了。”
  方志誠感覺自己被冷落,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蕭索地上了二樓的書房。書房的面積大約有二十平米,床褥和被單都是白底藍色條紋,方志誠倒了下去,發現很有彈性,然后閉上眼睛,很快進入夢鄉。
  也不知過了多久,朦朧中,方志誠覺得房門被推開,女人輕嘆了一口氣,然后躺在他身側。方志誠原本以為是做夢,但很快完全清醒,意識到有人偷偷地進入。
  是誰呢?
  趙清雅很高傲,即使那么愛自己,想必也不愿意放下尊嚴,做這種鬼鬼祟祟之事;秦玉茗很謙和,也不會這么做;唯一可能,那就是謝雨馨。這個女人,外柔內剛,奔放如火。方志誠身子一歪,將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同時一股似有似無的香氣鉆入鼻子,讓他嘴角不自覺地露出一絲弧度。
  “把你的鬼爪子拿開!”女人用力地拍開方志誠,“你能不能老實一點。”
  方志誠張大嘴巴,趕緊坐起,驚訝道:“杜兮,你怎么會在這兒?”
  杜兮既羞且怒地罵道:“還不是被你的那群夫人軍團給陷害了。上桌之前,她們就加了賭注,若是
  誰輸了,那就晚上得跟你同床共枕,并說這是給輸家的額外補償。誰知道,我這么倒霉,成了最大的輸家。”
  方志誠終于反應過來,暗忖原來其中還有這個原因,笑道:“這也辛苦你了。你還是回去睡吧,只是玩笑而已,不要太當真。”
  杜兮瞪著眼睛說道:“愿賭服輸,我可不愿意被她們笑話。況且,如果我也是故意膈應她們一下,那三人恐怕都想爬上你的床,我偏偏要占著這個位置,怎么?你難道想入非非。我告訴你,我不喜歡男人,所以別想打我的主意,乖乖地躺好,等天明我就會離開。”
  方志誠感覺無言以對,他雖然欣賞杜兮,但知道她是個對男人不感興趣的女人,所以也就不會有什么非分之想。方志誠長嘆一口氣,苦笑著躺下,道:“真是傷腦筋呢。”
  杜兮見方志誠安分下來,心情頓時也沒有那么緊張,剛才看上去邏輯清晰,其實不過是偽裝出來的,說到底,她還真擔心方志誠變成人面獸心,狠狠地朝自己撲過來,自己又能如何呢?這棟房子里,除了自己和樂樂之外,都是方志誠的女人。
  方志誠下意識地往角落挪了挪,讓杜兮可以睡得更舒服一點,杜兮并沒有困意,反而覺得越來越清醒,方志誠雖然不打鼾,但他每次呼吸粗重有力,讓她感覺很煩很煩。
  “你能不能小聲一點?”杜兮抗議道。
  方志誠剛準備睡著,被驚醒,苦笑道:“我已經盡量控制自己了。”
  杜兮嘆氣道:“男人都很討厭。”
  方志誠打了個哈欠,困意濃濃,但仍不忘反唇相譏道:“像你這樣的女人一點也不可愛。”
  杜兮不屑地說道:“你可以幫我當成男人。”
  方志誠嘲諷道:“你有胸,有屁股,臉蛋姣好,怎么把你當成男人。”
  杜兮道:“那你把我當成人妖。”
  方志誠笑道:“你下面少了東西。”
  “流氓!”方志誠略低俗的笑話,竟然讓杜兮笑出聲,“我知道你們都排斥同性戀,但這是天生的,誰也沒法控制。”
  方志誠搖頭道:“我一點也不排斥,只是覺得氣憤,為什么長得那么好的女人要選擇出軌呢?華夏的男女比例原本就極其不平衡,現在還有女人跟自己搶對象,這不是不讓男人活了嗎?”
  杜兮冷冷地說道:“現實很殘酷,男人也可以把自己掰彎嘛。”言畢,她笑出聲,覺得自己說得太過于猥瑣了。
  方志誠長嘆了一口氣,道:“要不你試試,很多人有雙性戀傾向,她們看上去喜歡同性,但事實上也會對異性有好感。”
  杜兮機警地問道:“怎么試?你別想占我便宜。姐,可不是好惹的。”
  方志誠見杜兮不上鉤,嘆氣道:“罷了,就當我沒說過,趕緊睡覺吧,我太困了。”
  杜兮頓了頓,歪過頭望著閉上眼睛的方志誠,
  覺得大腦特別清醒,在這樣的狀態下,她根本難以入眠。
  杜兮低聲道:“要不讓你試試?”
  方志誠嗯了一聲,嘆道:“跟你開玩笑了,現在沒興趣,我真的很累了。”
  杜兮輕哼一聲,將方志誠的手拽到自己胸口,粗暴地讓方志誠的手掌走了一圈,道:“有興趣了嗎?”
  方志誠長嘆一口氣,道:“大小姐,你趕緊睡覺吧,如果再這樣折騰下去,我可沒法保證,始終保持謙謙君子哦。”
  杜兮譏諷道:“差勁的家伙。”剛才方志誠的手掌在她胸口游走的時候,一陣酥麻的感覺散開,這讓她很吃驚,因為她原本以為自己會跟憎惡其他男人一樣,憎惡那個動作,但事實并非如此,杜兮似乎很享受那種刺激的感覺。
  杜兮開始反問自己,這是怎么了?難道真對方志誠重新升起好感了嗎?這不可能的,杜兮一想到男人,就感到無比的惡心。
  所以她想繼續驗證一下,剛才那種感覺,是不是錯覺。所以她重新牽起了方志誠的手,心中對此非常排斥,覺得方志誠很臟,這就對了,自己一點也不喜歡男人。
  但當方志誠的手掌接觸到自己柔軟的小腹,那種被電流擊中的感覺再次席卷而來,一種溫暖的感覺包圍著自己,自己仿佛躺在平靜的水面,和煦的陽光照射在自己的體面,讓她感覺由內及外,慢慢被融化似的。
  突然那手掌一滑,脫離了杜兮的控制,在她驚訝的瞬間,手指已經往下游走,來到了一片茂密的叢林。
  杜兮的身體弓起,驚訝地輕呼出聲,想要扒開方志誠的手臂,卻未曾想,手指變成了靈蛇,只想深入幽密的洞穴探險。
  “看來你并不排斥男人,而且還很享受這種感覺。”方志誠感受到杜兮逐漸消失的反抗意志,慢慢抽出了手掌,指尖一陣膩滑,拇指與食指粘合,會拉出一條長絲,“不過,你似乎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當有一天你覺得男人其實很美味,到時候再來找我吧。相信今天剛才短暫的瞬間,會讓你永遠念念不忘。”
  方志誠從桌上抽了紙巾,將手指上的粘液給擦拭干凈,然后推門出了書房。杜兮將頭埋在被褥里,她感覺特別的懊惱與羞恥,回想著剛才發生的一切,她竟然有種難以啟齒的恥辱感,自己這是怎么了?竟然非常享受那個惡心的男人指尖帶來的刺激,自己是變態嗎?
  杜兮將手探入身下,那里早已泥濘一片,甚至還在源源不斷的溢出。或許真如方志誠所說,自己其實對異性還有眷戀,只是因為心靈防線始終沒有打開,如同放下了水閘,壓抑多年的情感,就這么毫不顧忌、肆無忌憚地迸涌而下。
  方志誠跨出書房的瞬間,就覺得今晚要準備大鬧一場,剛才杜兮已經挑逗起他體內的燥熱,如果繼續留下,恐怕杜兮即使反抗,自己也要強硬上壘。現在只能把火撒在別人身上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