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100 舞蹈學院的規劃

葉明鏡坐在書房的桌前,周圍窗戶拉得很死,臺燈朦朧的亮著,苗工筆畫花鳥圖的燈罩將橙色的光束束成一圈,在紅色的桌面上落下一個空明的圓影。銀州重機收購的問題遇到極大的阻礙,原本以為能接宋夏之亂,能渾水摸魚,沒想到宋文迪不但沒被夏翔擊垮,還收復了銀州的半壁江山。
  銀州重機上市辦經過大清洗,原本自己精心拉攏的幾個人全部被調離核心崗位,這不禁讓葉明鏡皺起眉頭,因為有幾個人被藏得很隱蔽,宋文迪是如何知曉這幾人的底細,讓葉明鏡苦思不得其解。
  等了十來分鐘,書房被敲開,張國鑫面色凝重地走了進來,葉明鏡親自給他泡了茶,張國鑫用舌尖挑開懸浮在上面的茶葉,泯了一口,輕聲道:“葉三爺,銀州重機已經完全被宋文迪控制在手中,他親自聯系了一家港資公司,通過港資公司收購銀州重機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然后由港資公司包裝,在美利堅進行上市。而且銀州重機已經準備改名為秦淮重機,等資產重組徹底完成之后,開始投入生產。”
  2004年國外一些先進的金融理念已經滲透進華夏,宋文迪原本是研究經濟領域的高級人才,對于金融市場的了解,遠勝于其他人。因為足夠了解經濟,所以宋文迪作為市委書記才會一步步染指政府工作,如此才引來夏翔的忌憚。
  銀州政府的經濟工作被宋文迪牢牢控制在手中,已是勢在必然,葉明鏡皺起眉頭,手指在桌面上重重地敲了兩下,低聲道:“現在你可是銀州的代市長……”
  夏翔落馬之后,張國鑫作為三把手,往上升了一級,成為代市長,這其中也有葉家在背后推波助瀾的緣故。
  張國鑫唏噓一陣,如實交代道:“我現在只是傀儡而已,重要部門已經被宋文迪的人全部占領。原來泉安幫的人,也因為夏翔違規,而遭到牽連,大部分被擠到了二線。我現在有心無力,還需要再等一段時間方可有還手之力。而銀州重機改制已迫在眉睫,如今想要阻止宋文迪,根本沒有肯能。”
  葉明鏡目光中透出復雜之色,輕聲嘆了一口氣,沉聲道:“既然對抗不成,只能退而求其次。”
  張國鑫微微一怔,疑惑道:“妥協?”
  葉明鏡換了一個詞語,“平衡!”
  平衡是暫時保住葉家勢力的方法,若是葉家承諾泉安幫積極配合宋文迪的各種活動,這樣或許能使地頭蛇和過江龍暫時保持井水不犯河水。
  銀州剛剛經歷過那么大的一次震蕩,相信宋文迪也不希望轄區內再生波瀾,絕對會認可葉家的降表,這樣也能讓葉家保留火種,以期東山再起。
  張國鑫現在雖然是代市長,若是轉正的話,省里必然要參考宋文迪的意見,所以張國鑫也不想在轉正之前徒生波瀾。他微微頷首,輕聲道:“我會盡快與宋文迪表態的。”
  葉明鏡送走張國鑫之后,又給瓊金的二哥葉明遠打了個電話,葉明遠也認同葉明鏡的想法,畢竟如今宋文迪占據上風,若是他借勢而為,葉家即使能與他爭鋒得勝,勢必也要大傷元氣。
  政治斗爭向來講求平衡,若非涉及到根本性利益,沒有必要刺頭見紅,拼個你死我活,導致兩敗俱傷,反而白白便宜了坐收漁利之人。
  葉明鏡翻了翻腕上的手表,站在別墅門口的大院內靜靜地站立片刻,未過多久,一輛黑色的商務轎車緩緩停靠在不遠處,從后排走出一個漂亮可愛的少女,她拉著門,隨后又走出一名年紀二十出頭的女子。
  少女拉著女子的柔夷,笑瞇瞇地來到葉明鏡的身前,嘟著嘴得意道:“老爸,我將美姿姐順利安全無誤的接過來了,你覺得該怎么獎勵我?”
  葉明鏡伸手撫摸著葉輕柔黑亮的頭發,瞇著眸子夸獎道:“做什么事都要獎勵,老爸總有一天滿足不了你這個機靈鬼。”
  葉美姿乖巧地走到葉明鏡的身前,頷首笑著打招呼道:“三叔好,不好意思,要打擾你一陣子了。”
  葉明鏡擺了擺手,笑道:“談不上打擾,這兒本來就是你的家。這幾日讓輕柔陪你好好玩玩,銀州的變化很大,與幾年前相比,大變樣了。”
  葉明遠在八年前從銀州調入瓊金,所以葉美姿已經有數年沒有回到銀州。銀州對于她而言是一個充滿回憶的地方,同時也是當下最適合療傷的圣地。
  與林壑的婚事告吹,讓這個純凈的女人陷入痛苦之中。葉明遠是何等精明的人物,知道林壑那小子是爛泥扶不上墻的渣滓,又如何能安心將一塵不染的女兒交給他?所以葉明遠強力反對兩人的婚事,當葉美姿飛國外航班的時候,與林家取消了婚事。
  葉美姿回到國內之后,才知道這件事情,受到如此打擊,自然難以接受。不過葉美姿是一個極有教養與分寸的人,既然父親不同意這門婚事,她也只能暫時將痛苦藏在心底。葉明遠知道葉美姿若是留在瓊金,說不定會受到林壑的騷擾,便想了一個方法,將葉美姿送到了銀州,讓自己的三弟葉明遠代為看管。
  保姆早已準備好午飯,盡管只有三人吃飯,但長桌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美食。葉美姿心情不佳,淺藏輒止,葉輕柔故意說一些學校里的笑話,勉強令葉美姿暫時轉移注意力。
  葉明鏡喝著果汁,瞅著兩位樣貌近似的姐妹,心中升起一股暖流之余,又有淡淡的隱憂。葉家第二代三人,均事業有成,但都婚姻不幸,而且都生了一名女兒。葉家龐大的家業,竟然沒有一名男性來繼承,這是一種何等諷刺。
  所以二哥葉明遠才會對甄選女婿十分嚴格,當得知葉美姿的未婚夫林壑人品道德敗壞之后,毫不猶豫地悔婚了。
  葉明鏡柔和的目光在姐妹倆絕美的面容上逡巡,最終還是停留在自己女兒的臉上,暗自嘆了一口氣,自己以后的女婿該是什么樣的呢?絕對不要是自己這種,因為他談不上一名好丈夫和好父親。
  葉明鏡放下筷子,突然問道:“輕柔,聽說陸老師不來了?”
  葉輕柔點點頭,早已想好了如何應付,笑道:“陸老師最近新交了個男朋友,光顧著談戀愛,哪里有時間教我?”
  “哦?”葉明鏡眉頭微微一皺,暗忖那陸婉瑜很漂亮,有男朋友也是理所應當,心里有些失落,話題一轉,笑道,“你美姿姐,那可是瓊金大學的高材生,正好由她給你輔導功課,省得我再為你找家教老師了。”
  葉美姿連忙搖手,謙虛道:“我畢業快一年了,書本上的知識怕是早忘光了!”
  葉輕柔親昵地拉著葉美姿的手,將頭埋在她高聳的胸口如同貓咪般蹭了蹭,撒嬌道:“美姿姐,你就不要再拒絕了。若是你不教我,還不知老爸會找什么人來折磨我!”
  葉美姿用中指點了點葉輕柔的腦門,笑道:“若是讓我當家教老師,說不定會比其他老師更為嚴格呢。”
  葉輕柔嘻嘻笑著,挺了挺含苞未放,稍顯青澀的胸脯,雀躍道:“美姿姐,你這么溫柔的人,嚴肅起來,也讓人如沐春風呢。”
  葉明鏡見姐妹倆關系融洽,灑然笑了起來,將工作的煩心事,暫時拋諸一邊。
  吃完飯后,葉輕柔帶著葉美姿參觀為她精心準備好的閨房,葉美姿知道三叔家條件很好,見到宛如公主待遇的房間之后,難免還是暗自心驚。葉輕柔拿著一張兩人的合照,笑道:“姐,這是五年前咱們拍的照片,我把她做成了相框,你喜歡嗎?”
  葉美姿點點頭,與葉輕柔笑道:“謝謝你,我很喜歡。”
  葉輕柔將葉美姿的手捏在手中,輕聲安慰道:“林壑的事情我也聽說了,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男人還不比比皆是?若是你覺得無聊,我可以在銀州給你介紹男朋友,絕對比他帥一千倍一萬倍,如何?”
  見葉輕柔挑到了心中的刺,葉美姿難免神傷,但瞧出葉輕柔是好意,她嘆了一口氣,笑道:“輕柔,你還太小,不知道感情是什么。有時候深入這個漩渦,明知他是個壞蛋,也會為他所困擾。”
  葉輕柔不知為何腦海里閃現出方志誠的身影,連忙打消那個念頭,背脊出現一陣冷汗,因為自從那晚在床上被方志誠逆襲后,她總是會時不時地想起方志誠的聲音與樣貌。
  葉輕柔忍不住暗自心驚,莫非那就是所謂的感情嗎,盡管對自己兇神惡煞,但還是止不住地想起他的舉止神態。
  葉輕柔撇了撇嘴,不屑地與葉美姿輕聲嘀咕道:“誰說我不知道什么是感情,也就是見到他時會臉紅心跳,見不到時又如擺爪撓心!”
  葉美姿盯著葉輕柔看了一陣,打趣道:“咦,莫非我家的輕柔有心上人了?”
  葉輕柔輕哼一聲,得意道:“我的心上人可多了,比如美姿姐,你就是其中之一。”言畢,她探出小手,伸入葉美姿的腋下軟肉,摸了一陣,隨后葉美姿也給予反擊,這對年輕的姐妹花在床上滾作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