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第1章命運安排的奇遇


  于霖畏畏縮縮地上了飯桌,唐天宇用小碗給于霖盛了一份素湯,笑道:“你是叫于霖吧,我以后就喊你小于吧……”唐天宇開始反思自己的行為,對這個女人的確有些不公平,從天而降的自己,打亂了她原本平靜的生活。
  “小于?這名字怎么聽得有點怪怪的?”唐天宇看上去不過二十來歲,但語氣和裝束卻是老氣橫秋,讓于霖感覺很怪異。
  于霖見唐天宇的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不知為何汗毛孔全部豎起,她突然放下了剛剛拾起的筷子,眼圈一紅,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唐天宇微微一怔,連忙搖手道:“我不想做什么,你是不是誤會了……”
  于霖盯著唐天宇那張清秀俊朗的面孔,感覺到頭皮一陣發麻,越發覺得詭異,從椅子上站起,往后退了兩步,盯著滿桌的飯菜,臉上露出了驚恐之色,輕聲道:“你想讓我搬走,那我就搬走,沒必要這么做吧?”
  于霖腦海里突然翻起《知音》雜志里的某個故事情節,男房東在飯菜里下了春藥,把女房客給迷暈,然后做了禽獸行為。
  見于霖充滿警惕地盯著自己,唐天宇聳了聳肩,解釋道:“最近這段時間我不在家,你幫我看家守屋、打掃衛生,這頓飯算是感謝你。你想到哪里去了……”
  于霖的面部表情很精彩,讓唐天宇感到莫名的喜感,竟然差點笑出了聲。幸好唐天宇沒笑出聲,不然于霖怕是真要拔腿便跑,以為遇上變態了。
  兩人雖然在一間屋子里“同居”過,但彼此的交流不超過十句話,陌生感讓彼此無法信任,所以才會造成這種交流不暢的感覺。
  于霖感覺難以置信,她猶豫道:“我沒搬出去,你不覺得惱怒嗎?”
  唐天宇攤開手,輕聲道:“事情得分開說,你沒有按照約定搬出去,是一碼事,主動幫我打掃房屋,是另一碼事。先坐下吃飯吧,放心,菜里面沒有下藥……”
  言畢,唐天宇取過于霖的碗筷,夾了飯菜吃了起來,同時將自己原本準備使用的碗筷,推到了于霖的面前。
  于霖意識到自己太過多想,猶豫了一下,坐在唐天宇的對面,略有些拘謹地吃了起來。唐天宇做的飯菜讓于霖感覺很詫異,她遠沒有想到唐天宇廚藝驚人,有種獨特的味道,讓人齒頰留香,說不出的可口。
  唐天宇吃了一小碗飯,取過紙巾擦拭了一下嘴巴,便離開了餐廳。于霖加快進度,吃完之后,自覺地收拾了飯桌,把餐具給洗好,才轉回客廳。
  唐天宇正坐在沙發上目不轉睛地看著電視新聞,于霖嘆了一口氣,硬著頭皮坐在唐天宇右側的沙發上,低聲道:“我想跟你再商量一下……”
  唐天宇“嗯”了一聲,淡淡道:“說吧……”
  于霖再次鼓起勇氣道:“請問能不能再給我一點時間,想找到合適的房子不太容易……”言畢,她從皮包內翻出了銀行卡,遞到了唐天宇的身前,又道:“因為急用,我取了五百塊錢,等這個月發工資了再還給你。”
  唐天宇瞥了于霖一眼,只見她雙手揪住衣角,兩條纖長的細腿部下意識地抖動,顯然緊張之極。他咂巴了一陣嘴,低聲道:“錢倒是次要的,主要你在這個房子里住著的不太方便。我是從外地過來工作的,已經結過婚,還有一個漂亮可愛的女兒,試想如果讓老婆知道,我新買的房子里多了一個姑娘,你覺得我該怎么辦?”
  于霖面色一紅,暗忖自己倒是多想了,原本以為唐天宇是一個生性冷漠的人,現在看來有自己的苦衷,若是換做不三不四的男人,恐怕早已起了歹意,但唐天宇卻是處處為自己的家人著想,回想以前的諸多誤會,她感到雙頰微燙,輕聲道:“對不起,我只顧著自己,沒有替你考慮一下。”
  于霖現在換位思考,發現自己實在有點自私。唐天宇已經是這間屋子的主人,他有權趕走自己,但是唐天宇不僅沒有立即趕走她,還給她一張銀行卡,作為她尋找房子的資金。現在想清楚了一切,她陡然發現自己遇見了難得一見的大好人。
  唐天宇見于霖的眼圈泛紅,淚珠在眼眶里打轉,輕嘆道:“如果你實在不想搬的話,那也可以,但咱們必須要約法三章。”
  于霖微微一愣,輕聲問道:“請說……”
  唐天宇彈出了三根手指,道:“第一,不允許帶你任何朋友來家里做客,這是為了保護我的隱私;第二,如果我有朋友過來的話,你必須要出去住,這也是為了保護我的隱私;第三,房間里所有的家務活,都得由你來包辦,房租每個月十號以現金形式給我。如果沒有異議的話,這里有紙和筆,咱們立個字據,彼此署名,便算是生效了。”
  于霖有點反應不過來,猶豫道:“你的意思是,我可以住下來?”
  唐天宇點了點頭,道:“我不在這幾天,你把家里打掃得很干凈,以后我可能會經常出差,家里也需要一個保(姆)……人來照料著。”
  于霖吸了一口氣,掩飾興奮的情緒,道:“那么租金呢?”
  唐天宇反問道:“之前是怎么談的?”
  于霖輕聲道:“一個月一百五?”
  唐天宇琢磨了一番,道:“那你一個月給七十五吧,對了,簽好字據后,你明天還得給我一張身份證復印件。”
  于霖皺眉道:“你不相信我?”唐天宇不太計較錢,但對一些很隱蔽的細節考慮得卻是面面俱到。
  唐天宇擺了擺手,道:“人心隔肚皮,當然,為了表示公平,也會把我的身份證復印件交給你一份……”
  于霖眉鎖解開,嘆氣道:“好吧,我同意!”言畢,于霖在唐天宇從筆記本上撕下來的那兩頁字據上簽了自己的名字。
  等于霖簽字完畢之后,唐天宇才簽好自己的名字,然后交給于霖一份,輕聲囑咐道:“小心保管……”
  于霖盡量壓抑著情緒,平靜地接過了字據,這么多天的陰霾心情一掃而空。人就是這樣,被逼到絕境之后,等遇到了短暫的晴天,會快速消除傷痛所帶來的負面情緒,她一點也不責怪唐天宇憑空出現破壞了自己的平靜生活,對于這個長得不錯,但偏愛裝老成的男人,心中竟然升起了一股好感。
  礙于唐天宇在客廳里看電視,于霖簡單洗漱完畢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不知為何心怦然跳躍,她閉上了眼睛,很快進入夢鄉。
  唐天宇看了一陣電視,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陳忠打來的電話,他在那端興奮的笑道:“終于可以來星州了,真想立刻走馬上任,大展手腳一番。”
  唐天宇踱步走到窗前,看著稀朗的星空,嘆道:“星州的公安系統沒你想象中那么簡單,上任之后,你還得要小心應付才是。”
  陳忠嘿嘿一笑,低聲把自己上任之后的計劃跟唐天宇透露一番,唐天宇瞪大了雙眼,半天才嘆道:“你小子沒想到變得這么聰明了,我原本以為你還得大鬧一場,都做好給你擦屁股的準備了,有這么一個計劃,倒是我白白擔心你了。”
  陳忠訕訕笑道:“能得到你的贊賞,那是一種榮幸啊。放心吧,這次我來星州,可是帶著真槍實彈過來的。”
  唐天宇滿意地點了點頭,擔心道:“愛麗那邊怎么辦?”
  陳忠微微一怔,暗忖唐天宇果然對自己了如指掌,苦笑道:“我也不知該怎么安排她,我讓她跟我來星州,她死活不同意,唉……”
  唐天宇好奇道:“她為什么不愿意?”
  陳忠嘆道:“她習慣了原來的工作環境,厭倦調動了……”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羅愛麗對于陳忠調動工作,心有埋怨,這也是在所難免的。
  唐天宇猶豫了片刻,安慰道:“好好做做她的思想工作吧,若是她愿意來星州,我會為她找一份合適的崗位……”
  陳忠點頭道:“暫時先讓她在渭北呆著吧,等湘南這邊安定下來之后,再考慮她的工作問題。”
  唐天宇對陳忠還是感到有點虧欠的,他的人生在圍著自己旋轉,以至于原本穩定的家庭,如今面臨著分散,但這是人人都會面臨的問題,“魚和熊掌”,只能選其一,不能兼而得之。
  當然,從陳忠的角度來看,他并沒有埋怨這種生活狀態,自從相信了自己師傅艾先生的批語,唐天宇是自己的貴人之后,他便認定要跟著唐天宇的腳步在仕途上奔走。結果令他暗自慶幸,唐天宇給予了他很多驚喜。他現在也就四十出頭,已是副廳級干部,如果不是唐天宇的仕途之路太過璀璨,掩蓋掉身邊人的星光,陳忠跌宕起伏的宦海生涯,也足夠令人咂舌了。
  與陳忠掛斷電話之后,唐天宇洗漱一番后,上床給曹芳菲打了半個小時電話,聽著小妍妍的咿呀學語聲,他面帶微笑,擁被而眠……